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软妹慎入:能控制宿主大脑的寄生虫……

2016-03-21男人装

又到了祸害朋友圈的时间了.....



看动画片《幽灵公主》已经受不了的朋友,现在关掉还来得及……


蚂蚁爆头王(真菌)

在热带雨林里有一种叫做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 的僵尸真菌,通过在高处散播孢子繁衍后代。无奈无足无手,这些真菌只能搭蚂蚁的顺风车——是的,它们能够入侵任何蚂蚁的身体,并控制其大脑。


被感染的蚂蚁先是在植物之间疯狂地爬上爬下,最终停留在某片离地面大约25cm的叶子背面,在真菌的指示下誓死紧咬叶脉不放。


几天的等待之后,一股僵尸真菌流便如触手般从蚂蚁头中爆裂而出,四处播撒的孢子重新潜伏在雨林中,等待下一轮牺牲品的到来。


动次打次鱼制造者(吸虫)

加州鳉鱼广泛分布在南加州和加利福尼亚半岛,是一种名叫Euhaplorchis Californiensis吸虫的理想寄主,钻进大脑后,这些虫子就会像脑细胞一样安静下来(上图)。


这种吸虫的感染机制非常神奇,受害鱼不再甘心安静地在水中潜游躲避猎食者,而是像飞大了一样不由自主地摇摆摇摆,携带吸虫越多的鱼,跳得就越high。这种动次打次的剧烈运动只有一个目的,吸引苍鹭等空中猎食者前来捕捉。


公螃蟹绝育师(线形虫)

藤壶蟹奴虫,心比较狠,虽然也能感染雌蟹,但明显对雄性手段更残忍:它们先会把雄性阉了,再进一步控制其大脑(这两步都是靠嘴)。


虽然长得一点都不像藤壶,但是这种虫子绝对比藤壶难缠。它们生长在雌蟹产卵处,由此鸠占鹊巢,享受着蟹爸蟹妈的无私抚养。天性使然雄蟹对于照顾孩子往往不太上心,所以会被施加特别的惩罚:寄生虫会直接将雄蟹娘化,让他们像雌蟹一样尽心尽力照顾后代,然而实际受益的确是蟹奴虫自己的子子孙孙。


让蟋蟀变成性瘾者的病毒


(注:高清无码.avi中的蟋蟀并不是Gryllus texensis品种,只作为蟋蟀交配示范教学视频使用。)


交配行为对动物来说妙不可言,然而通过交配感染的寄生虫尤其希望自己的寄主能更加频繁地啪啪,最好直接过劳死,一石二鸟。



被感染后,靡乱.avi的场面是这样的……


拥有如此前卫思想的寄生虫名叫“昆虫虹色病毒 IIV-6/CrIV”,会在感染一种叫做Gryllus texensis的蟋蟀后升华它们的灵魂:雌蟋蟀停止产卵,雄蟋蟀丧失基本生存技能变成废物,两口子双双混吃等死。不仅如此,在它们杀死寄主的前一天晚上,会使寄主比以往更频繁地交配,享受最后的晚餐。通常情况下被病毒感染的动物交配欲望会降低(人类同理),由此推断,被感染蟋蟀的行为异常只能是寄生虫入侵的副产品。


让蜗牛眼睛巨大化的扁形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 是一种寄生在蜗牛体内的扁形虫,通过鸟类排泄物传播的它们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抵达鸟类消化道。和前文提到的加州鳉鱼寄生虫一样,这种扁形虫需要使寄主最大可能地被捕食


Leucochloridium双管齐下:首先它控制蜗牛爬到叶子表面暴露的地方,使它们有更大的几率被吃掉,接下来(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它会使蜗牛眼部感染囊状幼虫病,并将卵一个个产进其灵活而丰腴的眼柄中。


卵在生长过程中不断颤抖鬼畜,眼柄便随之蠢蠢欲动,远看像柔软多汁的毛毛虫,能大大吸引捕食者的注意。蜗牛只能接受自己被吃掉的宿命,成为扁形虫繁殖路上无辜的垫脚石。


能让宿主溺死的线形虫

Spinochordodes tellinii ,一种生活在水中的线形动物,可以感染蚂蚱和蟋蟀。成年寄生虫会翻滚成密密麻麻的一大团进行交配。蟋蟀和蚂蚱在饮水时稍不注意,便会将这种寄生虫的微小幼虫送入体内。


茁壮生长的幼虫最终能释放一种强烈的神经控制毒素,麻痹寄主的中枢神经系统,迫使其跳入最近的水域内溺亡。对外宣称寄主是自杀的成虫之后便重新回到水体内开始新的犯罪之旅。


可控制鼠脑和人脑的线形虫

Toxoplasma gondii 在控制大脑方面可谓是寄生虫界的翘楚。这种单细胞生命体几乎能感染所有的温血动物,尽管如此,低调的它们只选择猫作为繁殖终极介质,深藏功与名。在传播过程的前期,这种寄生虫先是感染小鼠,使其对猫的毛发和排泄物更感兴趣,降低其对猫这种天敌的警觉,甚至会出现主动接近天敌的个体。


而科学家更感兴趣这种寄生虫对人类的影响。许多研究都探讨了被感染人类行为上的微妙变化,还有论文直接表明了神经过敏症的严重程度和被Toxo感染的人口比例的关系,结论是:这种寄生虫能使男性更内向,女性更热衷于社交,从而间接影响人类的社会文化。


让蜘蛛“代孕”的蜂

Hymenoepimecis argyraphaga 是一种哥斯达黎加寄生蜂,专门攻击名为Plesiometa argyra的蜘蛛。一到繁殖季节,成年雌性寄生蜂便会出动寻找目标,麻痹某只可怜的路人蜘蛛,然后将卵产在其腹部



这是受感染的蜘蛛逐渐把自己和蛛网献祭给寄生蜂的过程


蜘蛛一觉醒来,浑然不知自己此生注定为他人做嫁衣裳。经过几周悄无声息的疯狂嗜血,由卵孵化出的幼虫会在蜘蛛体内注入一种化学毒素,控制其织出奇怪的网。这种网虽然形状无感,但胜在结实耐操,足以为寄生蜂幼虫遮风挡雨。之后寄生虫就用毒液杀死完工后留在网中麻木等死的蜘蛛,榨干其最后一滴血,马不停蹄地在蜘蛛最后的杰作上开始自己茧室的建造。


能控制生物链的肝吸虫

柳叶刀形肝吸虫(Dicrocoelium dendriticum)往往业务繁忙,其成年寄生虫生活在牛等草食性动物的肝部并在此交配产卵,大量的虫卵随着寄主的粪便排出体外。之后会有蜗牛前来进食排泄物,此时卵便借机入侵,长驱直入蜗牛的消化腺定点进行无性繁殖。之后的它们若无其事地回到蜗牛表皮,触发机体抵御机制,蜗牛也就自然而然地将其围在包囊里,通过咳出的粘液排出体外。这一切都在肝吸虫的掌控之中。



一些品种甚至达到肉眼可以分辨


随后而来的蚂蚁靠吞食蜗牛吐出的粘液为生寄生虫由此进入蚂蚁体内并攻占大脑,然后就等待夜幕降临伺机而动,夺取蚂蚁身体的主动权。这种肝吸虫能控制蚂蚁在夜间爬到草叶上,安静等待被食草动物捎带吞食。当太阳升起它们则释放傀儡蚂蚁允许其自由行动,因为白天草地气温过高,很容易导致寄主和宿主双双暴毙。这样的昼夜交替会一直持续到蚂蚁成为草食动物的盘中餐,寄生虫完成最初的梦想,开始新一轮的循环。



文章来源:Business Insider / 编译=薛录取(洋芋科学)

首发于《男人装》官网enrz.com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分享到朋友圈才是义举....

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兄弟们可以帮我们留意一下,抄袭我们文章的家伙可以举报一下)


我们的微信号:nrz200405

真实、趣味、性感、实用

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意思就是说:一个人要是连《男人装》微信都没关注,简直不知道他还能干什么.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男人装官网

那儿有一些我们无法放在微信的内容...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男人装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男人装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