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风靡美国的约会软件哪个最好用? 其中很多竟然与爱情无关……



文/扣抠眍(日报作者)


年夏天,日报曾撰文介绍过北美用户最多、活跃度最高的dating app (约会软件)—— Tinder,在文中分析过Tinder的用户群和此app称霸市场的制胜关键。然而,如今的市场已不再是Tinder一家独大了。无数约会如大学生的midterm一般短时间内疯狂地涌进了人们的生活。“向左划,向右划”的游戏依旧在进行着,游戏规则却总在改变——变得越来越精细,越来越复杂,变得越来越与“爱情”无关



Bumble


午间休息,和一个美国妹子吃饭。她是dating app重度上瘾者。看她一边优雅地喝咖啡一边激烈地左右划拉着手机屏幕的样子,我讳莫如深,如同街头对暗号一般低声说道:“玩Tinder呢?”谁知妹子翻了个白眼给我,将手机递来:“都什么年代了,还玩Tinder呢?我玩的Bumble。”


我接过她的手机大眼一扫——熟悉的界面,熟悉的profile,熟悉的陌生男人的面孔在对我露出熟悉的傻笑。“这和Tinder有什么区别?”我问。

 

她耐心解释——Tinder是男女双方互相寻找对象,Bumble却是要求女方必须“先发制人”。如果女生在配对后不主动给男生发信息,配对的男生就会在24小时之后消失于人海。妹子兴奋地表示,比起在Tinder上默默等待男生先约她,Bumble让她更有一种掌握主动权的感觉。

 

就是利用这点小心机把女生的主动权变成卖点的变相Tinder,2014年底推出之后迅速得到了百万人的关注,目前固定用户有80万人。有趣的是,Bumble的开发者是Tinder的创始人之一,因为被同为Tinder创始人的前男友不断性骚扰而愤怒之下离开了原公司,转而开发新的dating app。她声称从自己的经历中了解到女人在恋爱关系里经常处于弱势地位,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于是推出Bumble,把决定权放在女人的手里。



这下网友们约着约着,还约出了点女权主义的味道。Business Insider还将Bumble评为“最佳手机约会软件”,赞扬它尊重女性,给予了女生更大的权利。


然而,再怎么变相的宣传自己的正能量,Bumble终归只是另一款来和Tinder分猪肉的约炮软件。过了两个星期,再见到美国妹子,我问起Bumble的事。她很潇洒地说,“不玩Bumble了,约了三个男生都感觉不太理想,其中一个还中途跑路,把场子搞得很尴尬。”现在她玩DOWN。

 

DOWN


安全,是约会软件用户、尤其是女生最关心的因素之一。Tinder把方圆百里内的适龄男女送到你面前,却不能保证他们没有犯罪前科、不是神经病、不患直男/女癌。和陌生人见面约炮的刺激,有时候也会沦落为一桩狼狈的丑闻。虽然还没有新闻大肆报道和约会软件有关的刑事案件,用户们也是经常人人自危。

 

于是DOWN横空出世,主打“约炮要从好友下手”的理念,把你的profile和Facebook账户捆绑,只让你和自己的Facebook好友、你的好友的好友配对。对于大学生来说,这无异于在校内建立起一个高效快捷的约炮网络——在校内小范围的活动,多安全,多方便;在宿舍楼之间跑几步就到了,也不费汽油。不仅如此,说不定你想约的Ben和你的好友Jelena之前好过,Jelena还能给你提供点丰富的小道消息和私人建议。



如果说Tinder、Bumble都是大型捕捞作案,DOWN就如同在自己家后院的池塘里钓鱼。从Tinder一步步演化而来的DOWN,赤裸裸地表达着自己对大学生约炮能力的信心,丝毫不怀疑自己会在高手林立的dating app市场里扑街。

 

于是DOWN真的火了,火势蔓延至全美的大学校园,短短几年内收割了二百五十万用户。DOWN的“安全约炮”模式也不断被复制,类似的Friendsy也迅速出道。


Pure


反其道而行的人亦有之,那就是Pure。这个名字起得很简洁大气,也很呼应此app的中心思想——出来约的,不要讲那么多弯弯绕绕,我们直奔主题。

 

Pure不要求你填写复杂的简历,不要求你充满小心机地展示自己的美好。几张照片,一个名字,就是你所能提供和得到的信息。你的档案还只存在1个小时,1个小时内如果你勾搭不到人类,那就一切数据清空重来。



此app适合深夜欲望难填、饥不择食、死马当活马医的约炮小能手。它连语言交流——比如男女推拉之术——都统统放弃,比Tinder还要极端。如果说不少人还抱着能找到心灵伴侣的幻想在玩Tinder,那么Pure的用户可以说无一人天真纯洁。

 

下载好Pure之后,系统弹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不以玩Pure为耻”仿佛在提醒用户,出来约的,就不要装X了,速战速决吧。结果,陌生人之间的关系被拆解为最原始的欲望模式,一步一步,从Tinder到Pure,像是信息时代的进化,又像是人类感情的退化。

 

于是,被各色dating app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大学生们约炮的约炮,不知不觉间约得手机内存都被陌生男女们的图片缓存占完了。有人还独立建一个文件夹存放所有的dating app。我认识的美国妹子送走Bumble旧爱,又迎来DOWN新欢,过两天又讲她发现Coffee Meets Bagel这个软件很小清新:每天只推送一个配对给用户,两个人配对后去喝下午茶还可以打个小折(此app是韩裔美女三胞胎联手开发的,其中两个还有哈佛和斯坦福学历)。

 

我的基佬闺蜜也提起此话题,表示他的福音是Grindr,一个根据地理位置远近推荐用户的仅限gay使用的约炮软件。去年homecoming家长访问日的时候,他还在软件上发现了同学的爸爸……



我的另一个朋友,为了不让自己玩dating app上瘾,只在上厕所蹲坑的时候刷一刷。在浓烈的消毒水和排泄物混合的味道里,他紧盯着眼前的屏幕,一边身下发力,一边手指跃动。无数金发、红发、黑发妹子来了又走、配对了又消失。跟强烈的气味成对比的,也许是他麻木的心。

 

每一个配对背后,看不到心动,听不到小鹿乱撞,感觉不到有爱情的发生。

 

像我们使用的动词“玩”一样。玩Tinder,玩Bumble,玩DMS……都是在“玩”。尚且年轻,何必严肃?他们嘴角带笑地回答我。但如果配对后的对象不给自己主动发消息、见了面双方不满意,他们又要大张旗鼓里抱怨一番,觉得无人懂得欣赏自己。好像找到了欣赏自己的人,就能开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果似的。



本文一直没有介绍到的一个软件Okcupid,用户数也直逼Tinder,然而它却受到年轻用户的冷落。原因,无非是它“太严肃了”

 

比起速战速决、不讲究趣味相投的Tinder,OkCupid要求用户准备一份又臭又长的Profile。它会问你的兴趣爱好,你的业余生活,你的感情经历,你的身高、体重、家庭状况……颇有一种东海公园の退休大妈为你贴心准备相亲简历的感觉。这份相亲简历召来的对象,也在不自觉中带了一份严谨和真挚。

 

“我又不想结婚。”这是我的朋友提起OkCupid说的第一句话。多数大学生的态度,都是如此。他们拒绝严肃,拒绝谈真感情,小心翼翼地躲避着简介里写上“寻找爱我的另一伴”的男人/女人。


在性的海洋里,他们自由自在地裸泳着。

 

OkCupid的创始人在采访里坦白:“约会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我们的用户总在抱怨,怎么跟对方搭讪,怎么做到妙语连珠?见面了去哪里吃饭,又要吃几顿再提约炮比较合适?……所以,我们的软件年轻用户少是有原因的。他们没有读用户profile的耐心。

 


个时代,人人还在憧憬爱情,期待爱情。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将爱与性剥离。Dating app的dating,是约会的意思,是在暧昧中你看我我看你,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喝茶……双方贡献着同等的热情与时间。然而这些dating app的用户——这些约出花样、约出精彩的大学生们——却只想拥有一晚上的温度。

 

热情和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消耗品。透支完了,似乎就没了,也再找不回来。因此他们吝啬。

 

我不用Tinder很久了。自从听说了我朋友在厕所隔间里约美女见面的励志故事,每次再想起那些软件,鼻尖似乎都飘过淡淡的厕所味。然而,Dating app永远不缺用户,大学生们还在乐此不疲地用学校wifi下载各式各样的软件。老手们都在抱怨Tinder越来越无聊、Date My School又用户太少;初出茅庐的同学都做崇拜状围在资深用户身边取经。财经杂志整版整版地报道着此行业的蓬勃发展,企业的迅速崛起和创始人的励志故事……

 

俗话说得好,有需求,就有市场。目前,还没有人预测dating app会如何衰落。只要人们躁动不安的心和身体还在,“约”的需求还在,仿佛游戏,就永远不会结束。


最后,照例是投票时间





推荐阅读


50元亚马逊电子礼品卡、小米手环、新东方留学指导书、柯林斯雅思词典……


想获得这些奖品吗?来参与《2016中国留学白皮书》有奖调研吧!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有奖调研


回顾过往的毕业演讲,嘉宾们均使出浑身解数,或感人肺腑,或幽默逗趣,为广大学英语的孩子们留下了《最值得背诵的十大毕业演讲》、《奥巴马毕业演讲优秀语录》等宝典。2016年毕业季,各大学校也开始陆续公布本年度邀请到的演讲嘉宾。

回复“毕业演讲”,看今年都会有哪些重磅嘉宾在美国大学毕业典礼上演讲?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北美留学生日报,留学生自己发声的媒体,中国最大的独立留学生新媒体.讲述留学生自己的故事,分享有趣而真实的留学生活,中立、真实、有味道,你值得关注!官方网站:www.CollegeDaily.cc

北美留学生日报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北美留学生日报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