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十个能让你的无形资产增值的好习惯

2017-02-18伯凡时间

语音丨吴伯凡



这是一份针对老板、职业经理人

和白领在工作和生活中

常见病和多发病的处方。

 


伯凡时间的朋友们,大家周末好!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篇看上去不像是篇文章,反倒像一个清单的“文章”——这就是冯唐写的《十个好习惯》。


他提出的十个好习惯,主要针对的是在商业和财经领域里忙碌的这样一群人。冯唐是当代中国作家中应该说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回想一下,我发现我几乎读了冯唐所有作品,除了冯唐之外,我好像还没有读完过任何一个当代作家的全部作品。


说起他的作品,冯唐不是为所有人写作的这样一个作家——尽管所有的作家都不是为所有人写作的,但是有很多作家都是暗中期待所有人来阅读自己的文章的,而在冯唐写作的时候,他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晰,就是他只针对部分人写作。



几年前冯唐写了一篇文章,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论调:同样是文字,但是在文学和非文学之间有一道“金线”,他认为喜欢韩寒的朋友可能对冯唐不感兴趣,因为他认为韩寒的作品是没有过这条金线的,他认为韩寒的作品不是文学作品,而是一些文字而已。


当然这样的话很容易引起争论。冯唐的作品里面透露出一种很“拧”的味道,读他的作品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在谈一些事情、描述一些场景时是津津乐道的,但同时,他也很明显透露出对某些事情强烈的排斥,或者说透露出一种拒绝的姿态。


冯唐这个人有点矛盾。他是一个很入世的人,几乎所有的潮流他都没有落下,虽然他是学医的,但他后来放弃了医生这个职业,转而从事了跟医生很不一样的职业。而说到作家,他的作家身份又是业余的,虽然他的水平很专业,但是从职业角度来讲,他是一个业余作家。


他做过麦肯锡的管理咨询顾问,后来又在一个大型国企的医疗业务部门做总经理,可以说他是一个商界精英,同时他对商业领域、对财经领域有一种近乎本能的距离感,他对商业表现出一种有限度的投入。


所以在他很多作品里面,尤其是在一些散文和随笔里头,他都表现出对于商业的重视,同时又看到了他对于商业的限度,他很有分寸的将他的工作与他的生活分离开来。在现代商业社会里,能够意识到并且很好在这二者之间建立一个隔离带,这是很不容易的。


很多人在商业领域里头是全身心投入,而且认为商业就是一切,把自己在商业在职业生涯上的成功等同于自己一个人的成功,这样的人可以说比比皆是,包括那些很不成功的人,他们也认为商业上的成功以及职业上的成功,就是个人的成功。


当然,也有一些人——以广大的文艺青年和文学青年为主的这样一个人群,他们总是表现出一种对商业时代、对商业社会的排斥和厌恶,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面对商业社会,做到“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但冯唐做到了。



我喜欢冯唐的作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作品当中透露出一种作为医生的冷峻,甚至是某种冷酷,并且这种冷酷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冷酷。


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冷酷,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素质。虽然作为医生也要怀着一颗爱心去面对病人,但是一个合格的医生,他心里头一定是有一种超越情绪、超越好恶的人生态度。


一个医生每天面临的都是各种的不完美,甚至是血淋淋的、污秽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作为人最不情愿向别人展示的那些东西,都让医生看到了,如果医生太容易动情的话,他就没法从事他的工作了。久而久之,医生就形成了一种很冷峻的观察他人和观察世界的方式,他们就具有了一种不受情绪所左右的行动力。


我有一个做医生的朋友,他是这么来定位他的工作的,他说:“我们的职责是治病救人,我们在很多时候实际上是在给火葬场打前站,因为在医院里,病人里头有相当一部分是进了医院以后下一站就是火葬场。”


这是一个很严酷的事实,所以我特别能理解鲁迅的那句话:“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鲁迅还有一句话是:“我的确时时刻刻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的解剖自己”——我们从鲁迅的这两句话里面就已经能够切身感受到鲁迅曾经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学医的经历。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不少作家都是医生出身的,比如说鲁迅、郭沫若,而在中国当代作家里,也有不少是医生出身的,比如说曾经赢得众多读者的池莉,以及毕淑敏,包括余华也曾经当过牙医。


当然,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冯唐他也有过学医和做医生的经历。很多年前我就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文学和医学到底什么关系?因为那时,我读的文学作品当中有两部也是跟医生有关的,一部是《日瓦戈医生》,一部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两部作品的主人公日瓦戈和托马斯都是医生,这两部作品的共通点都是一个医生在用他的目光去观察这个世界,他们描写的都是一个医生在动荡年代里的命运、反抗以及希望和绝望。


中国古代有一句话叫:“不为良臣,即为良医”——意思就是要么安邦定国,经世济民,否则,救之于民。不管是当大臣还是当医生,他们做的工作都是面对一堆问题,来实施各种救治的手段,从这个意义上说,做医生和做管理是同一件事情,哪怕我们从事的不是医疗这个行业,但我们也不妨拥有医生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就是冷峻、客观,不回避问题,并且尽最大努力去解决问题。


冯唐所说的这十个好习惯,我们可以看做是他开出的一个个人管理的处方,或者说它是针对老板、职业经理人和普通白领在工作和生活当中出现的常见病和多发病而给出的一个处方,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个处方到底包含哪些内容:


比如说,收到邮件24小时内一定回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网络覆盖不好,不是借口;约好了会议没及时赶到,说是北京交通堵塞、闹钟没响、妈妈忘叫我起床了等等都不是借口。


冯唐说的是即时,但我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东西——不找借口。不找借口的的确确是一个好习惯,或者说找借口是一个相当常见的坏习惯,我们在工作当中,有时会不知不觉染上找各种借口的坏习惯。


最近我看到有一种日历很有意思,名字叫“请假日历”,每一天它都给你一个请假的理由,比如说一号是:老板,我要请假,因为我们家的老母鸡死了,我要回去喝鸡汤;第二天又请假说,老板,我昨天晚上吃了德芙巧克力,今天早上我发现我什么衣服都穿不上了……


当然,这样的日历肯定不是为了帮助你怎么去写请假条的,只是为了给你在繁忙的工作当中提供一点小乐趣而已,而且它还有一个意外的功能——告诉你找理由请假是一件很无趣也很无用的事情。


所谓的近俗,就是不要让自己显得很高大上,不要老是紧跟潮流,而是要学会做一些很落后很不入世的事情,比如说现在人人都拿着手机,整个工作和生活都是围绕着手机来运行的,包括阅读,而且现在有很多人都已经不再读书了,而是在看手机。


他所说的“近俗”其实就是要我们远离数字化浪潮的裹挟。比如说要长期阅读两种以上的专业期刊,知道最近什么是大奸大猾大痴大傻,知道最近最新最潮最酷最屌的事情是什么——请注意,他说的是专业期刊,他希望我们的入时、新潮带有一种专业的底色,这叫“近俗”。


大家可能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都笑了,心想这还需要你来提醒,我们天天都在学习,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学习并不是真的在学习,而是一种向别人表现出来的这样一种浮在表面的伪学习姿态。


学习是一件很苦的事情,而不是装给别人看的事情,但我们现在很多人的学习,是为别人之学,而不是为己之学。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我们今天很多人的学习都是为了让别人觉得自己在学习,让别人觉得自己有知识,而不是为自己去学习去专注的这样一种“伪学习”。


真正的学习有时候甚至是痛苦的,是试图解决探究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爱因斯坦说:“游手好闲的学习并不比学习游手好闲好”。当我们在说到学习的时候,可以问一下自己,我们的学习是不是一种游手好闲式的学习?


冯唐提出的建议是:一年至少读四本严肃的书籍,他给出的严肃书籍的定义是:不是通常能在机场买到的,不是近五年出版的,也不是你看了能不犯困的那样一种书籍,这样下来一年读四本,才意味着你是在真正的学习。


你要明白你已经得到了很多了,再要就是贪婪,时间太少,好玩儿的事情太多,从尊重生命的角度,不必纠缠,我记得冯唐以前说过一句类似的话,他说:“有时我们会感到焦虑,有时候我们的欲望会不断的肿胀,然后你就会觉得你挣的钱不比盖茨多,你和老婆的年龄差距太小,比不上杨振宁,你的名气不如迈克尔•杰克逊大。当这种欲望开始肿胀的时候,你可以到医院的重症病房去看看,那里面有的是比你年龄大的,有的是比你挣钱多的,更有的是老婆比你老婆年轻的。那是一个命悬一线的地方,因为当你看到各种呼吸器等等设备时,你就会意识到,健康的活着,自由的在地上走来走去,即使是买不起车也是一件很值得欣慰的事情,甚至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这个习惯也可以概括成四个字面:向死而生,学会让自己想象性的置身于某个最终的结局,然后站在终局看现在,这对于治疗你的焦虑,治疗你过度膨胀的欲望很有好处。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有感触。前一阵我有一个感叹,就是现在能够写通顺句子的人都是人才,有太多本科、硕士甚至是博士毕业的人都写不了通顺的句子,都写不了人话,说不了人话,哪怕是写一张通顺的,言简意赅的便条都渐渐成了一种稀缺能力。


我们在买各种书,报各种班,订阅各种热门节目的时候,一定要想一想,我有没有一种最基本的技能——动笔。冯唐说:“能想明白、写清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眼高手低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所以一年至少要写四篇文章,每篇至少两千字。写作的过程,也是沉静思考和凝练的过程,仿佛躲开人群,屏息敛气,抬头看到明月当头”。


动笔写,尤其是写超过两千字文章的时候,跟我们自己在朋友圈里发几句感叹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把写作比喻为思想的核算,有些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明白了很多事情,懂得了很多,但是当你坐下来,想把你自鸣得意的那些观点写下来,却发现根本都不能形成文字。我们对自己有很丰富的思想,有很丰富的知识的那种幻想,在你动笔写作的时候,可能一下子就破灭了,如果你不动笔写,这个幻想就一直存在。


所以做企业一定要有财务部门,要有专门的人来记账,但是我们平常做事、想问题的时候却常常想不起来记账,由于不记账,我们就会产生各种幻觉,也会不知不觉流失很多我们自己认为属于我们自己,但很快就会流失的那些智力资产,所以动笔写作是一个好习惯。


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在朋友圈里晒自己每天的步行里程数,有些时候我看到那个数字的时候都感到特别的自卑甚至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我看到我的一个朋友经常能走到8万步甚至到10万步,如果他的家里没有招财猫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来的。


我说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要学会自己去健身,而不要为别人去健身,不要做健身秀,健身不一定就是去跑马拉松,你哪怕是用特别土的方式,比如说站桩、静坐甚至做广播体操都是在健身,我们要知道身体是自己的,没必要去忽悠别人和忽悠自己去健身。


也就是培养一个真正的爱好。什么叫真正的爱好呢?就是那种哪一天你没有做这件事情,你会感觉到若有所失,甚至会很着急,比如说你在出差的路上,鉴于条件,不能去从事这种爱好,你会很着急,一旦有条件你就会马上去做这件事情,不这样做,你会觉得很难受,或者说已经形成了某种瘾,不是你想起来要去做这件事情,而是这件事情会时不时来提醒你:你该做什么了。


这种爱好不一定要多高雅,看上去不那么高雅的爱好也是爱好,比如说你学会倒立,现在一般的人没有勇气去做这个运动了,比如说真正的发呆,还有如果是大家都会的那种爱好,你要做到让自己都觉得很佩服自己,那也可以是一种爱好,比如说自拍,这是一件很俗的事情,如果你的自拍水平已经发展到拍出来的照片不像是自拍的,那就是一种很好的爱好。


至少这能证明你在这件事上真正的花了时间和花了精力,最重要的是你花了心思,爱好常常是这样,你在上面花的时间越多,花的心思越多,你就越来越会被这样一种爱好所暗中“绑架”,那是一种愉快的、幸福的被绑架的感觉。


冯唐还说了一种爱好就是:扯拖。能够在某些事在某些局里面能够迅速的脱身出来,比如说某个人一但遇到一点事情,遇到某个自己不同意的观点,马上就会据理力争,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如果发现自己有这种习惯的时候,你不妨培养一种新的习惯,就是立即闭嘴的习惯,你在争吵的时候,能不能马上说,我现在不争了,一句话都不说了,然后你回到房间里发会儿呆,或者玩玩自拍,你很快就会发现这种争论其实完全没必要。


什么叫不好的习惯?就是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觉得津津有味,但是你真正停下的时候却发现它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我们要学会养成一种习惯,这种习惯可以用禅宗的话说叫“截断众流”——当你的头脑中的观点犹如万马奔腾,当你要应酬的各种局纷至沓来的时候,你能不能有一种给自己突然叫停,并且能马上停下来的能力?


这种习惯主要是跟工作有关,除了在睡觉的时候手机要开机,要让你的同事能找得到你,如果和上级一起出差,你的手机几乎要时刻攥在手上,手机没电不是理由,因为即使你用的是iPhone,也是可以配一个外挂电池,这就叫常备,这样一种常备的习惯能够让你在职场上建立一种可信赖、可依靠的形象。


值得做的,现在立即就去做,见到事马上就开始做。相反,一但拖延,这件事情的思绪就会占据你大脑的很多内存,当你的大脑当中关于这件事情该不该做,该怎么做等等这些念头越来越多的时候,你做这件事情的兴致、动力就会越来越少,见了就做,做了就放下,“了无不了”,这就是佛家的说法,一件事情见了就做着。


有人可能会说,这样会不会太累?恰恰相反,见了事情不做反而更累,因为你的头脑当中有太多关于要做还是不做,该怎么做等等念头,当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多的时候,一方面,任务一点都没有完成;另一方面,你的整个头脑,你的整个精神状态都会被那些你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所困扰,这种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的困扰甚至会让你的整个身心一刻都不得放松,这种状态其实是一种最累的状态,要让自己不累,最好的办法就是见了就做,做了就放下。


什么叫收放呢?我们常常说收放自如,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身为中国人,生下来不久就会接受一种苦役,那就是受教育。在受教育的过程中,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都会被一种应试的思维所绑架。


说到考试,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把辛酸泪,考试让我最难受的一个特点就是排名次,如果你是一个极致的考试级的学霸,说不定你会喜欢考试,因为每一次考试都是对你荣耀的彰显。但可惜,不是每个人或者说几乎每个人都不是学霸,而每一次考试对他们来说都意味着是一种羞辱,就算你这次名次侥幸没有下降甚至还提高了几名,但是你心里头的那种阴影是挥之不去的。


久而久之,我们就会以一种考试竞赛的心态看人看事,我们甚至会把我们整个的人生都变成了一种考试,到了该找工作的时候,又马上会比较他找的工作比我找的工作是不是要好,他的工资是不是比我的工资高,到了该买车的时候,我是不是买的起车或者说我买的是什么车,这又是一次考试,更不用说每年过春节回家的时候,那更是一次七大姑八大姨对你实施的各种考试。



久而久之,我们就变成了一种考试化生存的人,即使我们已经离开了学校,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生活时时刻刻都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考试,同时也就意味着面临着对各种各样的恐惧、各种各样的焦虑、各种各样的羞辱、各种各样的失败挥之不去的担忧。


我自己有一个观察,不知道是否片面,请大家指正。我发现,我认识的得抑郁症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好胜心特别强。他们习惯于从别人的角度来审视自己,他对自己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简单的说是不懂得“收放”,不懂得人生不是考试,不懂得要学会为自己活。


长此以往,你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就会变成一种巨大的无形的压力,会使我们突然有一天对种种竞争,对种种人们孜孜以求的事情产生一种强烈的幻灭感和彻底放弃的欲望,这样就会很麻烦,可以说对于世界会产生这种厌倦,打不起精神以及一切都没意思的状态,这就是那种持续的、稳定的、强烈的竞争意识所导致的物极必反的结果。


所以我们要学会收放自如,学会给自己拉一个清单:哪些东西从长远来看是真正重要的,而又有哪些东西从长远来看是根本不重要的,有些事情在当时看,事大如天,过后想,细枝末节,看似很重大,实际上没有意义。


不要去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习惯性的争强好胜,而是要识别发现哪些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什么叫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年后看五年以后看、十年以后看甚至是在生命的尽头看,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到底有哪些,自己写下来,写一个有层次的清单。


比如我在生命的尽头没有做而感到特别遗憾的事情有哪些,20年以后回头看,我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有哪些?按照这样的逻辑,按照这样的顺序,甚至是一周以后,写下来,你就知道真正重要的事情以至于到了非做不可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写下这些清单,每天将自己的经历和心力平均分布在那些重要性完全不同的事情上,而不要让自己像迷宫里的老鼠那样,没有方向感的乱窜,这样除了让自己精疲力尽以外,真正重要的事情反而被耽误了。



这里面有一个很简单很容易操作的方法,就是坐下来问自己说,我现在焦虑吗,我现在恐惧吗,让我最恐惧和最焦虑的事情有哪些?然后写下来,放在抽屉里头,一个星期以后再来看,你会发现这个清单里面有很多焦虑的事情,其实你已经不再焦虑了,或者根本不值得焦虑,这样一个小小的方法就能够让我们逐渐养成收放自如的习惯,也就是让那些忙忙叨叨而碌碌无为的状态逐渐的远离我们,以及逐渐的远离考试化的人生。


冯唐的这个清单加起来也就不过1000来字,我们说得已经太多了,建议大家把这十个习惯写在纸上,每天对照一下自己。


习惯,其实是我们每个人的无形资产,这个资产里面有正资产也有负资产,当我们在习惯上拥用了越来越多的正资产,与此同时,我们的负资产越来越少,越来越被剥离的时候,我们首先会觉得很轻松,因为习惯不过就是一种思维和行动的自动化,我们养成良好的习惯以后,我们用不着那么努力的去做事,而是被一种好的习惯悄悄驱使着,不知不觉就把事做成;相反,坏习惯就是那些不断绑架着我们,驱使着我们去做形形色色无用功,以至于让我们的成本最大化而收益最小化的那样一种习惯。


读了冯唐的十个好习惯以后,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来重新管理自己的个人资产,这是一种最省钱,可能也是收益最大的理财方法。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周再见。


伯凡时间周末阅读推荐


每周,吴伯凡老师都会在《伯凡时间》里为您解读一本深刻独到的书,或者一篇内容精辟的文章,如果您也有觉得应该与伯凡时间的朋友们一起分享的好书,或者值得与大家一起品读的好文章,那么欢迎您推荐给伯凡时间,请您将推荐的书名或文章链接,以及您的推荐理由一起发送给我们。

· 参与方式
您可以选择直接在本文下方评论,

或者在伯凡时间公众号后台留言

或者发送邮件到bofanyunying@163.com。

(本次活动长期有效)


如果您的推荐入选,那么您推荐的书或者文章,将有机会在之后的推送中被吴老师来分享和解读,快来参加吧!


————————  推荐阅读 ————————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即可收听本文音频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伯凡官方账号,分享吴伯凡老师的真知与洞见.

伯凡时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伯凡时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