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十个去了还想再去的旅行胜地

2017-02-16新周刊


学会发现,喧嚣的大都会也有迷人的小风景。

 

文/张家明

 

中国广袤的国土上,很多景区都沦陷在人山人海里了,风景多多少少已被人为带来的垃圾——喧嚣声、不文明行为、各种垃圾——所污染了。丽江失去了一米阳光的宁静,拉萨也挤满了吃高原安洗涤心灵的波西米亚小清新,还有哪里可以让人好好享受旅行的乐趣?

 

著名的小说家、不为人知的旅行家谷崎润一郎也常有这样的苦恼:“近来我屡屡萌生出一种想法,想要跑到完全听不到电车、火车声响的地方,就算是一天也好;我想要能悠哉地大睡一场,想要能静静地思考。虽然为此燃起旅行的欲望,但搜索枯肠,却总也想不出一个符合条件的地方。”日本铁道四通八达,如毛细血管一样遍布全国大小城乡。旅行的普及,导致富士山变成了“阿猫阿狗都往上跑的山”,那些人烟罕至的幽兰空谷也越来越少。

 

既然全民旅行的时代无可阻挡,我们只好寻找新的旅行方式。不如,从更多的角度,重新进入那些旅游胜地。“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喧嚣的大都会也有迷人的小风景。


皖南:中国最温文尔雅的地方

 

绩溪。


徐霞客说“黄山归来不看岳”,去了皖南,你会发现这里可能是中国最温文尔雅的地方之一。地灵人杰,若不是皖南的文人和工匠,则中国的文学、戏剧、建筑、篆刻等传统艺术至少逊色三分。

 

皖南有太多地方,可以一去再去。去歙县找徽墨,去宣城买宣纸,去芜湖赏铁画,去绩溪则可以看民居与人文。人人都知道我们的文脉发自黄河,可很少人知道,穿过皖南地区的练江也为中国的文化增添了许多灵气。

 

登高看绩溪,这个村落仿如坐落在一个山水画廊间:翡翠色的练江从黄山和天目山的山谷中穿过,把县城一分为二,民居错落有致,两边的农田上开满了油菜花。村中的每一栋徽派建筑,都能够和周围的自然环境相得益彰。江南多河流湖泊,但只有这些黑瓦白墙的民居,能够和温柔的水乡组成一幅天然的水墨画。


杭州:四季风物总相宜

 

西湖雪景。


杭州的一半灵气都在西湖。不同的季节到杭州,都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西湖。

 

春日去杭州环湖,时时可见山色空蒙的景色。夏天没有雾霾的时候,西湖的夕阳恐怕是你这一辈子看过的最美的夕阳。秋色会把西湖染红,红叶穿梭在湖水和森林中,难怪欧阳修肯用二十四桥月换西湖的十倾秋。冬日西湖最美的时候自然是下雪,“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平时足迹遍及西湖每一寸地方的游客,这时也温柔了下来,不大忍心踏雪打扰这片雪湖——都在等雪落下,然后拍照。

 

另一半灵气,也在西湖众山。灵隐寺如今名气在外,不再隐了,可灵气仍在。飞来峰和北高峰之间的灵隐山麓,每到秋天,红叶和黄叶远飞的景致不输东洋的京都。从朱生豪和宋清如就读的之江大学开始,进入九溪烟树,慢慢步行至龙井村问茶,也是一次不错的人文徒步。很少人知道,陈寅恪的父亲,诗人陈散原先生的墓就在九溪中的某处茶园。

 

对中国的新中产来说,这种自然与人文环境可能是他们愿意一去再去杭州的原因,甚至希望在杭州定居。

 

苏州:中国人的温柔乡

 

苏州的河巷。


在苏州,自然要去看园林,但拙政园已经修修补补好几回,每日游人如织,委实体会不到园林的妙趣了。苏州是能让人变“小”的,最好去一些名气不大的小园子,留园的奇趣,网师园的小巧,艺圃的古朴,曲园的澹静,才是私人园林的精粹。

 

苏州值得反复去的原因,还有它的多情。有人说绍兴是男性的,而苏州则是少女的。吴侬软语从太湖之滨一直流到上海的苏州河,也在苏州的河巷中回响飘荡。找一日清闲,去城中逛逛苏州的河巷,乘着小舟从河巷中滑过,低头穿过一道道小桥,两边多是青砖、粉墙、黛瓦的两层小楼,才知道什么是“小桥流水人家”。

 

不同于其他温柔水乡的是,苏州还有一份寒冷的孤独。你可以晚上到寒山寺,悬想一千年前客船上的愁眠,作一回见月起行的闲人。


成都:中国最懂闲适的地方

 

成都的露天茶馆。


成都和重庆,是两难的选择。最近那首《成都》唱的并非真实的成都,成都并非只能容纳一种想象的小城。跟重庆比,成都胜在体量更大,除了城中的去处,附近的几个县也颇可一观。

 

人们常说成都是“闲适之都”,说的是它的自由感。你去听听露天茶馆里的麻将声、望江楼公园树上的鸟鸣、家庭教会里的圣歌、川大旧书店的翻书声……如果说这个城市有一种代表性的生活方式,那就是自由。几年前笔者在望江楼公园茶馆听着竹林上的鸟鸣和师友谈论以赛亚·柏林的《自由论》,去金堂县慈云寺一边爬云梯一边读马克斯·韦伯,也曾在那间小酒馆和朋友聊起学生时代的梦,那恐怕是这辈子不多的最自由时刻。


香港:扫货之余顺便过周末

 

香港赤柱。


虽然当地的一个“废青”乐队把香港称为大商场,但是除了这些无聊的购物场所,香港还有许多种存在。这座华洋杂处的城市提供了一种繁复的魅力,就像香港街头的广告招牌,尽管层层叠叠,但每个字体都赏心悦目。

 

在香港,不到郊野,不知道这个弹丸之地还有山川湖海,值得你一去再去。从城中乘坐小巴去郊野,每次都是重新发现香港的惊喜旅程。一路上,你会看到绵密幽深的森林、晃悠着水牛的湿地、拥挤而平静的小渔村、坚硬的水库和吹皱了的水塘,最后总会在香港的高处和边际,看到蓝色的大海。

 

即便是购物,香港也不止广东道和海港城。临近香港的广东的人最有福,扫货之余还能过一个高质量的周末。因为这座看似单调的石屎森林,提供了极为多元的文化生活方式。去二楼书店买书,唱片铺买黑胶,戏棚欣赏粤剧,剧场看实验话剧,百老汇看最新大片和艺术电影……在香港,旧的文化生活没有被淘汰,而且随时过来,你都能第一时间接触到国际最新的文化产品。


台湾:教我们像呼吸一般生活

 

龙山寺。


台湾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看得见的,一部分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台湾,在台北故宫、101大厦、中研院、各具特色的大学、原住民的生活风俗、绿油油的无边稻田、海边日式的铁道、大山大海应有尽有的风景……

 

看不见的台湾,是那些春风化雨的生活方式。坐在台北的地铁上,光是听着周遭的人用台湾话讲话,耳根子便觉得很舒服。在老城区艋舺,台北建城之初的生活方式还在这里延续着。所有的人都会笑,走路的节奏不疾不徐,连骑着机车匆匆飞过的商贩看起来都很自在。这里的生活就像黄庭辅镜头下的龙山寺,白天也有川流不息、人声鼎沸的混乱,晚上或雨季则进入一种散漫无为的状态,人、神与物在这里各安其所。最重要的是,它包容所有阶级来这里追求心灵的安慰。

 

游览台湾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它当成一次经历台湾现代史的旅程,一次两次是走不完的。去台北,是为了寻找近代中国的脉络。而南下到山地的原住民生活区,你才能发现台湾还有更多的起源。不要忘了,找机会去去绿岛,吹吹太平洋的风。

 

甘南:汉藏边界的秘境

 

甘南。


如果你觉得拉萨已经太拥挤,却又想去藏区看看,甘南会是不错的选择。虽然离拉萨很远,但甘南的气候和地理却很像西藏中央的小城。处在汉藏地区交汇处,甘南的风景也兼有两种味道。

 

进扎尕那的时候就如闯进一个世外桃源,窄窄的山门处是裸露着岩石的青山,山谷内则豁然开朗,村庄坐落在山腰上,下面是金色和绿色相间的农田,上面是白色和黑色杂陈的雪峰。这里的地貌比拉萨更丰富,甘南高原东西侧的山谷和河谷,还隐藏着很多秘境一般的藏族村落。

 

敦煌:最古典的中国

 

敦煌月牙泉。


作为唐人(广东话谓“中国人”),如果想要寻找中国中古时期的遗迹,最适合的地方不是古都西安,而是沙漠中的敦煌。

 

每当过腻了软绵绵的城市生活,敦煌就是一个能够让你找回壮怀的地方。蓝天、沙漠、城垣和佛窟,随处一看都是从魏晋到唐代诗文中的边陲景色,刚劲,辽阔,浩大,自有一种沉默的力量。

 

单是佛窟里的塑像和壁画,敦煌就值得我们一去再去。宋代以后,佛教的塑像和画像越来越无趣,在敦煌,你才能找到中国人失去的一种艺术想象力。尽管网上已经有很多敦煌壁画的高清扫描图,可站到佛窟里一看究竟,那种震撼可能只有其中的一种壁画的名字可以形容——飞天。

 

大理:云南最后的乐土

 

大理。


大理没有虚假的古城,也没有庸俗的艳遇。在这里,你只会和阳光相遇。所以,在城市中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在大理死宅的人是可悲的。

 

在大理,你一定愿意骑上一辆小绵羊在阳光中随处闯荡。大理会让你重新慢下来,在苍山洱海之间,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


丽江已经沦陷,大理可能是云南最后的乐土。

 

林芝:中国真正的桃花源

 

林芝。


西藏最美的地方,不在青藏铁路沿线的任何一个地方,在藏南地区的林芝。“西藏江南”的称号远远不足以形容林芝,也没有准确地概括林芝的美。江南任何一个地方恐怕都找不到这样的雪景:粉红的桃花雪布满了河谷,远处的雪峰被大风刮起一阵阵雪霰,中间淡蓝色的尼洋曲淌过石滩时也碰撞出一片片白色的雪花。

 

非要找一个地方来比喻林芝,那应该是阿尔卑斯,但林芝的景观比阿尔卑斯山区更为丰富。林芝的天空既有刀削斧劈的凌厉冰川,深山中也有沉静如镜的神湖。在巴松错湖畔醒来推开窗,雪山和青山的交际处云雾缭绕,山谷里春暖花开,村落中鸡鸣狗吠,谁都会认为成都“窗含西岭千秋雪”的景致实在有点可怜兮兮,这才是真正的桃花源。





提交公众号
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新周刊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新周刊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