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相貌丑陋到连个异性朋友都没有,所以一听说有人要娶我立马就答应了,谁知后来……

2017-01-24书橱小说



 

我叫念如初,三个月前大学毕业,分配到晋城殡仪馆,在殡仪馆开始实习,自从我在殡仪馆上班后,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梦见那些经过我化妆之后的尸体在我的梦里和我说话。

 

而且,最近这一个多月来,隔三差五的我就能收到快递,快递里的东西也特别的奇怪,不是戒指就是鞋子,要么就是大红色的嫁衣。

 

这不,我刚刚又收到一个包裹,看着手里面还未拆封的包裹,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拆。

 

“念念,怎么又有包裹了?”就在我对着手里面的包裹发愣的时候,殡仪馆里的同事,月如,对着我使劲的眨眼睛。

 

“念念,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人追你?最近这两天你的包裹很频繁啊,多的我都妒忌了,快拆开看看这次那人送的是什么东西!”

 

月如是个急性子人,而且性子也直,她要是认定你是她的朋友,一点都会跟你客气,这不我还没回过神,月如就把手里的包裹抢了过去,从我的化妆包里翻出来剪刀,三下五除二的把包裹解开。

 

“念念,追你的人是富二代啊!”月如把包裹里黑色条绒盒子打开,一枚闪着荧光的绿宝石戒指躺在里面,滢滢的绿色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我看着那枚绿戒指,抓着脑门,烦躁不已,上次就送来一枚绿色的戒指,被我丢在殡仪馆办公室的抽屉里,这次又是一枚戒指。

 

我想不到,到底是谁这么无聊,更不知道他要送这些东西给我是什么意思。

 

月如抱着那枚戒指发呆,我犹豫了一下,把月如手底下的包裹拿了过来,拼接好上面被剪成两半的单子,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的确,这单子上收件人确实是我,就连我的手机号,还有我的地址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那人写字的时候好像没有停顿过,写得特别的顺畅……

 

所以,那个人没有把东西寄错……

 

我顺着单子往下看了过去,看到我的名字,电话,甚至是地址,却没有在旁边寄件人的地方找到任何的信息。

 

因为寄件人的地方是空白,一个字都没有。

 

“念念,你就老实交代,追你的人到底是谁啊!都这么长时间了,送了这么多礼物,这次戒指都送来了,人还不露面,也太没诚意吧!念念,你不会是担心我会抢你的男人,所以故意藏了起来不让我见吧!要真是这样,那咱们两个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月如阴阳怪气的口吻让我心里头不舒服,我看着她苦笑:“我还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呢!你觉得就我这样,还有人能喜欢吗?满脸雀斑麻子,右脸还有这么大一块胎记,我要不是长成这样,也不会来殡仪馆给死人化妆了!”

 

其实,小的时候我长得不丑,也就是上大学后,脸上开始长这些东西,而且一直很淡的胎记,也越来越明显,就连体重也开始蹭蹭的往上涨,涨到现在都快一百三四十斤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之前的我长得不算漂亮也算清秀,突然长成这样,我都快疯了,我试了N多种去斑的方法但是都没有成功过,N多种减肥方法我也试过,同样也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如果不是我的皮肤还算白皙,恐怕大白天我走在大马路上,人家会指着我说‘长得不好看,还出来吓人’。

 

以前的我爱说爱笑爱臭美,而且身边还有三五个异性朋友,自从长残了之后,别说异性朋友,就连同性朋友都没有了,我的性格也开始变得内向自卑,甚至不喜欢和人说话。

 

就我这样自己连自己都看不下去的人,如果还有人能看上我的话,除非那个人眼瞎!要不然就是脑子有问题!

 

月如被我的话逗笑,盯着我那一脸的雀斑好像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是,就你这样的女人,我要是男人,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不过要是那人只想玩玩的话,那我还挺羡慕你的呢,哎,念念,你要是真的不认识那人的话,你就把这戒指给我呗,反正那个人还会给你送……你也不缺这一个是不是……你看我戴上还挺好看的呢……”

 

月如把泛着滢滢绿色的绿宝石戒指套在了左手无名指上,脸上的花都快笑了出来。月如人长得很漂亮,个子高挑,皮肤白皙,又会穿衣打扮,所以我们殡仪馆仅有的几个男同事都是月如的追求者,戒指套在她的身上,衬得她的手指越发的好看。

 

我看月如是真的喜欢那戒指,而且戴在她的手上也合适,再加上月如在这殡仪馆里混的如鱼得水,以后有事情的话免不了要找月如帮忙,所以我也没犹豫,大方的把戒指送给了她,连同那黑色的条绒盒子一并给了她。

 

“念念,你真的送给我了?送给我了,就不能再要回去了?”月如把戒指放回到盒子里,紧紧的抱在怀里,一脸戒备的看着我,生怕我在把这东西给抢了回去一样。

 

我笑着看她一眼:“不会,既然送出去的东西,我就不会再要!好了,不和你说了,下午还有一个尸体要火化,我先去忙了!”

 

说完,我把桌子上的包裹袋子随手仍在垃圾桶里,然后又把月如从我化妆包里拿的剪刀放回在包里,提着包出了门。

 

给死人化妆其实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因为每一个送到殡仪馆来的人,大多数都是横死的,所以他们的死相都非常难看,偶尔遇上什么车祸,或者大火烧死的那种,我必须先要找个地方调解一下自己的情绪,要不然提前一天,我就会什么的都不吃,把胃给空了出来。

 

一会要火化的人据说是溺水身亡的小伙子,对于这种脸上没有伤痕的死人,我心态还是比较平和的。

 

拎着我的化妆包在化妆间里整理了一下东西,把一会要用的东西都一一拿了出来摆在化妆台上,我才让我的同事把那个要化妆的人从冰柜里抬了出来放在水泥石台上。

 

同事把人抬了上来就都走了,我盯着男人看了几眼,男人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脸上也没有什么伤痕,安静的躺在那里,就跟睡着了一样。

 

看着看着,思绪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月如拿走的那枚戒指上,莫名的就打了个激灵,我感觉这屋子里好像从哪里不停的灌着冷风一样,躺在水泥石台上的男人明明闭着眼睛,可我就感觉他的眼睛好像猛然睁开了一下,然后闭上。

 

这么诡异的事情我是第一次遇到,吓得我脊背都发麻了,拿着剪刀的右手不停的颤抖着。

 

叮铃铃……叮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手里的剪刀直接落在了地上,差一点点就扎在了我的脚背上。

 

我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剪刀,双腿都软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缓了好一会,才把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盯着还在不停的重复尖叫的手机,我喘着粗气,心想这电话挂了就把铃声给换了,要不然迟早有一天我会被这个电话给吓死。

 

自己安慰了自己一会,觉得气也喘匀了,我才慢吞吞的按下了接听键:“喂,您好。”

 

我这手机是我上个月刚买的,所以手机上面没有几个人的电话号,刚刚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的是个陌生号,所以我的态度不冷不热的。

 

“老婆,你怎么可以把我送给你的戒指送给别的女人呢?那可是我们的结婚戒指!”我刚准备问是谁,电话里就传来一道沉稳有磁性的声音。

 

我一听这话,有点懵,双手攥紧了电话,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我这屋子因为是给死人化妆的,大家都觉得晦气,很少有人会进这个屋子,就连月如有事找我,都是站在门外喊上一嗓子。

 

“先生,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抓着电话,不但手抖,就连心都开始抖了起来。

 

那边人好像低低的笑了一会,然后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就在我以为那个人已经挂了电话的时候,磁性的男声又响了起来:“老婆,难道你对我送你的戒指不满意?可这是我们的家传宝贝,只能委屈你一下了,嫁衣还有婚鞋,我都已经给你寄了过去,等过两天我把凤冠做好了,也给你寄了过去!”

 

我一听这话急了,感情这么多天不停的给我寄包裹的就是这个人:“你到底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再给我寄东西了!”

 

“念念……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一直都记得你……”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孤寂而又幽怨,而我已经怕到说不出话的地步。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我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我坐在地上,抱着电话,身体僵硬的就跟冰块一样,脸色也应该是煞白煞白的。

 

“念念……念念……”院子里月如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意识才渐渐回了神。

 

“念念……念念……”

 

月如一声比一声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着,我在地上缓了一下,觉得自己腿上有了力气,能站了起来,顾不得给水泥台上的人盖上白布,就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

 

“念念,你……你见到你送我的那枚戒指了吗?”月如看我出来,冲了过来,双手抓着我的手,着急的说着。

 

刚才跑得太快,出门的时候被门槛跌了一下,膝盖正疼的慌,一听月如的话,我直接跪倒在地上:“月如,你……你的意思是戒指不见了?”

 

月如看见我跪在了地上也吓了一跳,连忙把我扶了起来,皱着眉头不相信的看着我:“嗯,刚刚我就找放在办公室的,我就出去了一下下,等我再回来的时候,那戒指就不见了!”

 

“办公室就你和我有钥匙!”月如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到我波澜不惊的表情,月如有些生气,直接松开了扶着我的手:“念念,你要是不想送给我,你就直说,刚刚明明都说要送给我了,怎么还可以拿了回去!”

 

“戒指不是我拿的,我从办公室出来就一直在这边待着,王哥他们刚把尸体给我抬了出来,我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呢!”说实话,说这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心虚了起来。

 

尤其是刚刚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让我不得不把丢失的戒指和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念念,真的不是你拿的?”月如一点都不相信我的话,双眼直直的盯着我的手指头,最后还朝着我的口袋里飘了过去。

 

我知道今天这事要是不给月如一个说法,月如一定会对我心有芥蒂,说不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所以我就大大方方的把衣服所有的口袋都翻了出来,还把套在身上的白大褂给脱了下来:“我真的没拿那戒指!”

 

月如看我都这么做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很是尴尬,愣是扯出了一抹虚假的笑容:“好吧,既然你没拿那我就再去找找,念念你不要生气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

 

“我知道,如果换做是我,戒指刚送出去就不见了,我也会多想!你再去好好找找吧,我真得要进去忙了,不然一会来不及了!”说着,我习惯性的抬腕想要看时间。

 

结果,手腕光秃秃的,我才想起来刚才洗手的时候,顺手把手表给摘了下来。

 

月如依旧有些怀疑的看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我转身看着工作了三个多月的地方,突然有些害怕了。

 

心抖得厉害,站在阳光最的地方暴晒了几分钟,觉得身上暖和许多,我深吸了一口气进了房间。

 

那个男人还在台子上躺着,所有的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上放着,我盯着那个男人看了几秒,确定他的眼睛是闭着的,才松了口气。

 

把地上的剪刀捡了起来,刚准备要放在化妆包里的时候,我眼尖的发现,化妆包里躺着一枚绿色的隐隐预约还发光的东西。

 

心里咯噔了一下,盯着那发光的东西看了好几秒,伸手慢慢的把那东西拿了出来,等我把东西拿了出来,我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这……这不就是刚刚送给月如的那枚戒指吗?

 

我不停的吞着口水,大脑快速的转动着,我敢保证这戒指在我出去之前是没有在这里的,肯定在我出去后被人放进去的,可是刚刚我和月如一直在门口站着,如果有人进去,我一定能看见。

 

可事实上我什么人都没看见,这屋子除了我一个大活人,另一个勉为其难能称得上人的就是水泥台上躺的那位……

 

哗啦一声,化妆抬上的化妆包突然掉落在地上,我抬头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那个男人的身体上飘了起来,动作极为缓慢的往起坐着。

 

我觉得是我眼睛花了,这几天的看的鬼片太多,所以才会看见脏东西,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然后闭上又睁开,那个男人的影子还在那里。

 

我从来不信鬼神,大学上课的时候,老师也说这世界上压根就没有鬼,如果一个人能看见鬼,那肯定是她心里有鬼,因为看鬼片太多,再加上那个莫名其妙的快递包裹,还有电话,我心里真的有鬼了,看着那个一点点坐了起来,马上要飘了起来的鬼影,我在心里不停默念着地藏王菩萨经。

 

我希望是我多想了,所以我不停的重复着,闭上睁开眼睛这一个动作,可不管我什么时候睁开眼睛我都能看见那个鬼影,就在我吓得已经浑身都哆嗦了起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男人朝着我缓缓的飘了过来。

 

对,就是飘了过来!

 

因为,我是坐在地上的,他是悬在半空中的,而他的脚离地至少有十公分。

 

我吓得大喘着粗气,双手撑在地上不停的往后推着,那个鬼影却是一点点朝着我这个地方飘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尽到我几乎触手就能摸到他的影子,而我自始至终都不敢抬头看他。

 

这一刻的恐惧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的,眼泪就跟漂泊大雨一样哗哗的往下流着。

 

我不敢看他,因为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奶奶说鬼的眼珠子黑白两色特别的分明,而且还往外凸出来的,这个男人本身就是溺水而死,而且还在水里面泡了好几天,浑身都浮肿着,更别说他的眼珠子。

 

可是我不动,那东西却在不停的动,我一直盯着地上,看着那东西的脚离地面越来越近,最后直接挨在了地上,他的脚尖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阴冷的寒风从我的前方吹了起来。

 

我的下巴好像被什么东西捏着一样,被迫抬起了头。

 

下巴被抬起的那一刻,我刷的一下的把眼睛闭上,由着眼泪哗哗的流着。

 

那个男人好像盯着我在看,而且是在看我的眼睛,他好像是偏了一下脖子,因为我能听见他脖转动脖子时嘎嘎的响声,特别的渗人。

 

简直比看鬼片时,那些鬼转动脖子的声音还要渗人。

 

被捏着的下巴好像一个开口一样,刺骨的冰凉不停的从下巴往我的四肢百骸灌着一样,身体渐渐的没了温度,就连眼泪都变成了冰块。

 

又是一股阴冷的风吹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是吹在我的眼睛上,那股阴风一过去,我闭着的眼睛被迫睁开。

 

眼睛睁开的那一瞬间,我看见眼前的鬼影,咧着嘴,露出了一口獠牙,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就好像随时要掉了出来一样……

 

“阴阳眼,阴阳眼,我要你的眼睛,我要你的眼睛……”

 

那鬼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不停的舔着嘴唇,冰冷的口水从他的唇角滑了下来,滴落在我的脸上,随之而来的就是刺骨的疼。我惊恐的瞪着他,不停的摇头。

 

“你……来……来人啊……救……”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他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扯着露着一口獠牙对我硬生生的笑了起来,下一秒,他就张开他的手掌,尖锐的指甲朝着我的眼珠子上伸了过来。

 

因为恐惧到浑身血液都停止流动的我,想要闭上眼睛,却怎么都闭上,眼泪也停止了流动,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点的靠近我,一股浓烈的腐臭味猛烈的袭击着我的鼻腔,看着他忽然变长的舌头舔了一下唇角,似乎笑了一下,尖锐的指甲夹杂着一股凌厉的风就朝着我涌了过来。

 

这一刻,我觉得我必死无疑!

 

我满是恐惧的眼睛盯着那个鬼看,许久,却没看见那鬼动一下,那鬼好像是被人定在了半空中一样,然后就是砰地一声,那鬼像是被什么东西袭击了一样,腹部往里一凹,朝着他身后的那面墙壁就砸了过去。

 

嘎嘎……阴冷的声音从那鬼的嘴里面传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想要动一下下巴时,稍稍一扭动,惊喜的发现我的下巴竟然能动了。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朝着门口就跑,眼看着再有两步就能到了门口,那门砰地一声就被合上。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连我的女人都想动!”

 

夹着雷霆震怒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原本,明亮不已的房间突然一片漆黑,好像有一团黑雾包裹着什么东西缓缓的朝我走来,等近了我才发现黑雾里好像包裹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似乎还对我笑了一下,声音特别柔:“念念,等我一下,我把它收拾了!”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书橱小说为您提供最新、最全、完结的手机小说,找好看的手机小说就上书橱小说!

书橱小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书橱小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