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创新有多难?丨伯凡·日知录预告

2017-01-16伯凡时间

语音丨吴伯凡



创新最大的障碍不是能力不足,而是动机不足,而动机不足又恰恰是因为既有的资源过于充足。

 

 

本周的《伯凡·日知录》首先谈到了细胞的癌变。在细胞内有两种基因,一种是创新性基因,即原癌基因,一种是保守性基因,即抑癌基因。因为事先被植入了命令和程序,细胞才得以按部就班地分裂和代谢,生命体在一个预制的程序下生长,发育,衰老。

 

保守性基因监督、控制着细胞正常的生长和运行,而当生命体的外环境和内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时,创新性基因就被激活,让细胞发生某种改变,甚至突变,以适应环境的变化。

 



当身体的内外环境发生持续改变时,创新基因就会被过度激活,负责维护细胞稳定性的保守基因就会逐渐处于弱势,直到细胞的创新陷入完全失控的状态。所谓癌细胞,就是过度创新、被删除了预制程序和命令的细胞。

 

在今天这个黑天鹅满天飞的不确定性时代,企业时刻面临着创新求变和维持稳定这两种选择,而且,哪一种选择看上去都是充满危险的,二者的差别似乎只在于,不变是等死,求变是找死。这种状态,就是克里斯坦森所说的“创新者的窘境”。

 

本周我们通过几个案例的分析,让大家在各种场景下感受到真实的创新到底有多难。尤其是对成熟的公司来说,创新最大的障碍不是能力不足,而是动机不足,而动机不足又恰恰是因为既有的资源过于充足,既有的价值观过于明确和强势,既有的流程过于清晰和固定。在资源、流程、价值观的绑架下,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大型主流公司让新产业、新市场机会悄然流失,不自知地坐以待毙。



 

已经过去的柯达、诺基亚,死而不僵的索尼,以及今天面对特斯拉们上下失态、进退失据的传统汽车巨头,都是或都将在这种窘境中焦虑而死。它们担心企业的业务发生癌变,将已经出现的新业务切除掉或三心二意、不了了之地开展这些新业务,而没想到企业作为一个整体在逐渐被市场切除。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既防止了业务的癌变,又避免了企业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中逐渐老化,在大市场、大变局来临时完成了自我刷新,让企业不仅重获生机,而且大放异彩。这些企业是怎么做到的呢?请听本周的《伯凡·日知录》。



或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购买



————————  推荐阅读 ————————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伯凡官方账号,分享吴伯凡老师的真知与洞见.

伯凡时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伯凡时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