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千万不要跟这样的人发生关系!哪怕再喜欢!

2017-01-11星座爱情

每个城市总有那么几处灯红酒绿的地方。在它附近,都会有那么一、两条昏暗的小巷。巷子里,总是三三两两得站着一些穿戴暴露、打扮妖艳得女人。她们或是慵懒得站在路边,或是靠在楼洞内,注视着每个从她们面前经过得男人。这些男人,或是匆匆从她们身边走过,或是飞快消失在夜色中。

 

这些女人从事得是一种古老的职业,传说这种职业起源于商周。阿娇就是一个乐于做这种行当的女人。她很年轻,面容也算得上漂亮。所以,她站在这里,总会有不同的男人和她搭讪。当然,她也会有不错的收入。

 

今天,她和往日一样,和几个小姐妹无聊得站在巷子里等待客人。她们每天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她们的同伴也是固定的,甚至说,她们的工作场所也是固定的。虽然,那可能只是巷子深处,一间破旧平房里得一张脏兮兮的床。

 

“要按摩么?”阿娇看到一个男人从她的身前经过,她随意得跟男人搭讪。反正从这里经过得男人,除了那些住在周围的熟面孔,恐怕都算不得干净。所以,随意得问问,对自己或是对别人都没有任何得伤害。有些害羞的男人听了她的话,就会直接跟她到楼洞里去了。可惜这个男人让她失望了,他匆匆得走了。

 

“美女,上班么?”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主动得跟阿娇搭讪。

 

“上啊!”阿娇干脆得回答,“要服务么?”她瞥了男人一眼,从心底里说,她并不喜欢健壮的男人。因为,她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需要,而是为了解决别人的需要。所以,那些体格瘦弱的男人反而更能吸引她的注意。

 

“阿娇,让给我好么?”小美站在她的身边跟她商量。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出于无聊,或是被人诱骗出来做这个行当。她们当中,有阿娇这样的人,也会有小美这样的人。她做这个,完全出于无奈,也完全出于自愿。因为,她的家很穷,她缺钱,缺很多很多的钱;所以,她自愿来做这个行当。

 

“好吧!帅哥。看我后面这位美女怎么样呀?”阿娇的手随意得指向小美,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看吧!她可比我年轻,出道晚。你觉得合适,你们俩就去玩玩喽。”

 

“可以。”男人瞥了一眼小美,他答应下来。并不是每个来这里的男人都如恶狼般得迫不及待,当然,也不会有柳下惠那样得正人君子。他们来这里完全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需要,否则,谁会冒风险跑到这些地方来呢?小美感激得看了一眼阿娇,然后,就领着男人向她们背后的楼洞走去。“去吧!去吧!”阿娇的嘴里小声的嘟囔,“整天做那么多次,也不怕自己早早烂掉。”她的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并没有埋怨小美的意思。因为,客人是她同意让的,而且,她也同情小美。一个小女孩为了自己贫困的家出来做这个,也的确很不容易。

 

这个夜晚,仿佛特别得冷。小美走后,楼洞里只剩了阿娇一个人。“妈的!”阿娇骂了一句,“这天真冷。”她说着双手就在自己的大腿上肆意得摩擦了几下,然后,她又把双手叉回到胸前环抱了起来。唉!没接到客人是不好随意回房休息的。虽然,她并不缺这几个钱花,但是,她就是乐得站在这里做这份不体面的工作。或许,她为得一种快感,一种报复得快感,外加一种陌生人带来得愉悦。

 

“啊……呜!”一声年轻女孩的惊叫,而后,是一声人类深*喉中才能发出得怪异声响,它们一同从楼洞里传了出来!站在楼洞口的阿娇感觉头皮一麻,冷汗顺着她的脖颈迅速流了下来。是小美的叫声,这么凄惨?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心里一紧。随即,她冲楼洞对面一间虚掩着门的店面扯开喉咙大喊,“顺哥、铁哥!快来!出事啦!”

 

两个精壮的男人听了阿娇的叫喊,从店面里冲了出来。他们两个手里握了打架用得家式儿,飞快得跑进楼道;然后,在阿娇的指示下,转到了小美工作的房间。“咚!”得一脚,跑在前面的阿铁直接踹开了房门,然后,两个男人冲了进去。但是,房间内的景象立刻让两个见过大世面的男人傻了眼。

 

阿娇跟在他们后面跑进了房间。她来,不单是出于女性的好奇心,更多是出于对小美的爱。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不能再让男人肆意得欺负了!她心里愤愤得想着,也就从两个傻愣得男人身后,向前挤了过去。“啊!”当她看到房里的景象,一声惊恐得叫声从她的喉咙里发出;紧跟着她目光呆滞得靠了墙上,仿佛没了筋骨一般,直接贴着墙面瘫坐到了地上……半个小时,警察出现在巷子里。是阿顺打电话报得警。以前巷子里也出现过姐妹死掉的情形,但是,阿顺和阿铁从来没有报警。因为,他们与警察是老鼠与猫的关系。再说,这是一个特殊的行当,死个把女人是很寻常得事情。事后,找个偏僻的地方把死去的女人抛尸或是直接埋掉也就算了。她们原本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很卑贱了,所以,死自然也不会高贵,不会有人为她们风光大葬。既然这样,那就随意去了吧!

 

但是,这次情形不同。不仅是女人死了,客人也死了,他们两个都死了,而且死得很蹊跷。

 

警察蒋正楷是这个区片专门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察,或者说是分局刑警队的队长。虽然,他只有三十五岁,但是,他已经有了十六年的警龄。同样见过无数大世面的他,这次出现场也被房间内的情形惊骇得张大了嘴巴。

 

房间里面的情形很简单。没有任何血迹,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一男一女两具被人类皮肤包裹着得骨骸保持着人类嘿咻时的姿态,永远得定格在床上。男人的脑袋向上昂着,嘴巴微微张开;显然,他死得时候,还算不上痛苦。女人的嘴巴张得很大,眼窝也开得很大;显然,她死前受了急剧得惊吓。所以,从他们两个的形态上看,男人先死,女人后死,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现场有什么发现?”蒋正楷看完两具骨骸,问身边先到得其他警察。

 

“没有,蒋队。一切都很正常!”负责这个辖区的派出所所长张南回答,“从现场来看,脚印虽然很杂乱,但是,应该都是先前进来的人留下得。在受害人进入房间之后到报警人进入房间之前这一段儿时间,应该没人进入过房间。房间的窗户很完好,从里面插着;所以,可以排除有人从窗户进出房间的可能。另外,根据报警人讲,房门是他们踢开的。我们检查过门锁,应该也是从里面锁闭得。”

 

“那最先达到现场的同事在哪里?”蒋正楷听完张南的话,他点了点头。他的话跟自己的判断完全一致。关于衣服和财物这些事情,蒋正楷已经不需要再去问张南了,它们都完好得堆在一旁的桌子上。两名警察带着手套正在仔细得检查这些物品。

 

“他们已经回所里接受心理治疗了。”张南耸了耸肩回答,“两个新警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那报警人呢?”蒋正楷皱了皱眉继续问。看来现在的警察学历是提高了,心理素质是下降了。他的心里情不自禁得想。

 

“他们?”张南迟疑了一下,“都被带回所里了。”

 

“一共几个?”蒋正楷继续问。

 

“三个!”张南回答,“两男一女。”

 

“好!”蒋正楷挥了挥手,“走吧!我们回所里。”

 

这个辖区的派出所位于一条叫做居安路的街道上,那么,派出所的名字按照中国警察系统的惯例自然就叫居安路派出所。这是一个庭院式结构的院落。进去,先是一个可以充做停车场的院子,然后,就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在一楼背光的一侧有一排带有铁栅栏的房间,这里自然是临时关押嫌疑犯的地方了。现在,阿顺、阿铁和阿娇三人自然就被关在了里面。因为,他们既是报警人,同时,也是犯罪嫌疑人。谁让他们在从事一种特殊的行当呢?

 

两个男人的讯问是简单得。大家都是常客,自然也都熟络得很。阿顺和阿铁很配合得交代了当天看到的事情,反正,他们两个的职责就是看场子。你们警察就是再厉害,也拿他们没着。我们是助人为乐,踢开了门,发现了死尸。警察同志,您能拿我们怎么着吧?的确,蒋正楷不能拿他们怎么着。现在的中国,毕竟也是法制社会了嘛!

 

最后,就是这个叫做阿娇的女人。她从房间里面提了出来,两名女警跟在她的身后,三个人一同走进了问讯室。

 

“名字?”书记员韦馨问她。韦馨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她现在跟在蒋正楷的身边,也算是他的助手吧。

 

“阿娇!”阿娇回答。

 

“真实姓名?”韦馨继续问。

 

“不知道!大姐,他们都叫我阿娇。”阿娇有些不耐烦的回答。

 

“你老实一点!名字?”韦馨显然有些生气,她大声得对阿娇说。

 

“那就林阿娇吧!”阿娇漫不经心得回答。

 

“籍贯?”韦馨见阿娇回答了上一个问题,又继续问。

 

“大姐,我是目击证人,不是犯人,您是不是搞错状况了?”阿娇不耐烦得看着韦馨,随即,她的两条腿也搭了起来,前后颤动着,“吐鲁番!”

 

“你……职业?”韦馨问。

 

“卖得!”阿娇瞥了韦馨一眼,脸上带满了轻蔑得笑。

 

“卖什么的?”韦馨继续问。

 

“卖肉!”阿娇的声音明显放大了许多。不过,她的身体随即在椅子上扭动了几下,然后,就不再看韦馨了。

 

“噗!”蒋正楷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冲韦馨摆了摆手,示意下面的问题由他来问,“阿娇,我问你今天晚上9时许,你在干什么,都看到了什么?”

 

“干什么?”阿娇瞥了蒋正楷一眼,“上班呗。有个客人来,就跟我们两个搭讪,最后,他选了小美。然后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呗。”她没有讲那人先跟自己搭讪的事情。这事儿一旦被警察知道了,那么,警察罗嗦起来,自己会很麻烦的。

 

“那死去的女孩,也就是小美,她平时都跟什么人来往,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蒋正楷继续问她。

 

“跟什么人来往?”阿娇打量了一下蒋正楷,“我说警察同志,我们只跟人民币来往。至于人,记不得哟。那么多,长得又都不一样,怎么能记得下嘛!”

 

“呵!”蒋正楷冷笑了一声,他蹭了蹭自己的鼻子继续问,“那你说得那个客人长什么样?”

 

“他?”阿娇想了一下,“挺年轻,长挺帅,也挺结实得。别的没印象。”

 

“好吧!”蒋正楷点了点头,“那你再仔细描述一遍,你听到惊叫声之后到你进入房间这一段时间,你看到或是碰到得事情吧!”

 

“好的。我在小美走后,一个……”对于蒋正楷的这个问题,阿娇回答得很彻底,也很认真,虽然她只是个出来卖得女人,但是,她也想查出凶手,为自己的姐妹报仇。毕竟,那也是一条鲜活的人命。

 

“好啦!”蒋正楷认真听完阿娇的陈述,他把胳膊向前搭了桌子上,“谢谢你提供得情况。明天一早他们会放你们回去。不过……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他摆了摆手,示意女警可以带阿娇离开了。他本来想说好好做人,找份正经职业云云。不过,按照他从警多年得经验,他知道这些话,对于阿娇而言等于放屁;所以,他也懒得说这些废话了。

 

“谢谢,警察同志。”阿娇把高跟鞋重新穿了脚上,然后,晃晃悠悠得站起了身。坐这么久,难道你还期望阿娇讲究什么淑女形象?咱可是出来卖得!她转过身,在两名女警的护送下向外走去。到了门口,她扭过头看着韦馨,用挑衅得口吻对她说,“警察大姐,您还漏了一个问题,我今年22岁。”说完,她冷冷得瞥了韦馨一眼,走出了房间。

 

“呵呵!”蒋正楷见阿娇走出了讯问室,他回头刚好撞见韦馨那张气得像猪肝一般颜色得脸,他笑着对韦馨打趣说,“小韦啊,要是觉得受不了。我明天申请把你调扫黄组啊,你去把她抓起来,让她再牙尖嘴利!”

 

“哼!”韦馨气得轻哼了一声,“我才不跟她一般见识呢。”说完,她又一脸崇拜得看着蒋正楷,“蒋队,您觉得这个案子……”

 

“没头绪。”蒋正楷摇了摇头,“刚才物证科的同事已经来过电话了,他们在男死者的衣服里面没有找到任何身份证明。而且,这个死者也没有带手机。不过,从他的穿戴来看,他应该不是外来务工的人,他应该有正当的职业。”

 

“那您的意思是在他们死后到报警人进入之前这段时间,可能有人拿走了他的身份证明?”韦馨顺着蒋正楷的话,向下推理说。

 

“有这种可能。”蒋正楷点了点头,“但是,他是怎么进去,又怎么出来的呢?”他沉思了一阵儿,然后,又拨通了张南的电话,“张所,今天晚上我们有同事守在出事房子的周围么?”

 

“有的!”张南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过来。

 

“那你让他们注意监视房子的窗户。窗外那块儿区域,不要让任何人走动。另外,也注意监视每一个打算去窗子外面的人。”蒋正楷对张南说。如果,阿顺和阿铁没有撒谎;那么,杀人者进出的路径就只能通过窗户。因为,阿娇就站在楼洞内,有人上楼或是下楼,包括开关门,她站得位置都可以听到,或是看到。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大早,蒋正楷就带了韦馨再次来到了案发现场。他先是在房间里又仔细得检查了一遍户内的设施。最后,他仔细得查看了窗户,插销很紧,不用点儿力气,是不容易插进插槽得。随后,他转到房子后面;在这里,有两名警察正在守护现场。

 

“昨晚什么情况?”蒋正楷问两名警察。

 

“没有。”其中一名警察回答,“昨天晚上到现在没有任何人接近过窗户,也没有任何人企图接近窗户。”

 

蒋正楷听完点了点头,他走到窗户底下仔细得察看地面。韦馨这时也跟在蒋正楷的身边。“蒋队!您看!那儿……”韦馨指着窗外泥地上一个清晰得脚印,兴奋得说,“脚印!”

 

“不错!很好。”蒋正楷看了,也高兴得回答,“这可是个重大发现!赶紧通知物证科的同事。”韦馨听了,应了一声转身跑开了。或许,这个脚印就会成为破案的关键。

 

蒋正楷和韦馨回到所里,他们刚好碰上被释放得阿娇准备离开派出所。蒋正楷随即停住了脚步,他叫住了阿娇,“阿娇!你等一下,我问你个情况。”他说完,又看了看四周,再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窗户后面一般有人经过么?”

 

“警察大哥,您没干过扫黄吧?”阿娇撇嘴笑笑,随后,她目光轻蔑得看着蒋正楷,“干我们这行的,向来讲究不走一个门。”

 

“你的意思是?”蒋正楷虽然明白了阿娇的意思,但是,他还是不死心。

 

“我们上班那地方的窗户又不高。客人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七老八十的,自然是从窗台那里跳下去喽!”说完,她用轻佻得眼神看着蒋正楷,“好啦!大哥。要是没别的事情,小妹我可要回去睡觉了。不过,您要是白天想照顾我生意,我可以给您免费服务哟。”

 

“你……”蒋正楷恶狠狠得瞪了她一眼,“不要以为我不能抓你!”

 

“哎哟!难道,现在一夜情也犯法啊?”阿娇一脸媚态得看着他,“好啦,好啦!您别见怪!我好好怕啦!话说这是白天,也不算一夜情。您没给钱,你情我愿,也不算卖嘛!”她说着就扭动着腰肢走出了派出所的院子。

 

“真是一个骚到骨头的女人!”蒋正楷把一口唾沫吐到地上,他用脚在上面狠狠得踩了踩,然后,他向派出所的三层小楼走去。

 


时间过得飞快,半个月就这么无声无息得过去了。案件没有任何突破,没有人来市局、分局和各派出所报失踪。那么,这没了身份证明,只剩下一张皮和一副骨骸的男死者自然无从查寻了。

 

小美这条线,对于警局来讲,自然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后来,从阿娇的嘴里,蒋正楷知道小美每个月都要给家里汇钱,她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她的母亲身体不好,重病住院需要用钱;她的哥哥还在上大学,将来有可能也会成为一名警察。现在,母亲的药费,哥哥的学费都要这个可怜的女人来承担。小美死得前一天,刚刚给家里汇过了最近一个月的生活费。所以,阿娇在提供这条线索的时候,她央求蒋正楷不要透露小美已经离开人世的消息。她说她想让那个贫困的家庭再快乐一个月的时间。对此,蒋正楷也答应了。

 

案子就这么悬了起来,两个死者没有留下任何一条有用的线索。随着一周前,分局另一个辖区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的案件,这件怪异的杀人案就只好暂时放下了。如此一来,巷子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现在,女人们的生活又恢复到了正常得轨道上。毕竟,不管你是当官的,还是种地的,大家都要吃饭,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免费的早餐和晚餐也没有。

 

阿娇现在又晃晃悠悠得站到了巷子里等她的客人。她和她的姐妹们打扮得还是一如既往得妖艳。小美从这些女人的记忆里,似乎已经被完全得抹除了。不过,在阿娇的心里,仿佛添了一点儿心事。现在阿娇对客人看得比以前重了许多。很多姐妹们都在背后轻声得议论。

 

“看!阿娇今天都接了七、八个了。”

 

“是啊!她也不累。”

 

“看样子,她是想趁年轻狠赚一笔了。”

 

“哼!天天这么干,也不怕早早烂掉!”

 

不过,这些议论也只限于背后。毕竟大家都是出来卖得,敬业也是应该的嘛!而且,阿娇小太妹的性格,在这条巷子里面,也是出了名得凶悍,因此,也没有哪个姐妹敢当面惹她。就是看场子的阿顺和阿铁也要让她三分。

 

这天晚上,阿娇、阿花和阿惠三个姐妹聚在一起。她们三个一边聊天,一边靠在楼洞里等待客人上门。远远得几个青年人向这里走来,“嗨!妞儿,玩玩啊?”

 

“好啊!”阿惠先接了话,“怎么个玩法?一起?还是单独?”

 

几个年轻人看了笑笑。他们只不是老友聚会,大家多喝了点儿酒。然后,开心胡闹罢了。“走吧!”其中一个人说,“我明天还上早班呢!”

 

“就是!”另一个也接话说,“还真找小姐啊。”

 

“怎么?没钱呀?”阿娇听了“小姐”这两个字,感觉特别得扎耳,她就搭话说,“没钱就别来烟花巷,难道你们还想到这里来找一夜情?”

 

“你!你说谁呢?”其中一个明显喝多得人不高兴起来,“我告诉你,大爷,我有的是钱!我今天还就玩你了!”

 

“哎哟!爷。有钱,您就来呗。”阿娇撇着嘴说,“我就是干这一行的,还怕你玩呀?”

 

“好!这是你说得!”说着,这个人就走了阿娇的身边,他一把抓了阿娇的胳膊,“我今天晚上就你了!”

 

“张卫东!”其他几个人喊,“算了!”

 

“不行!今天晚上一人一个。”这个叫张卫东的醉鬼不依不饶得说,“我买单!谁要是走,谁就是看不起我!”

 

其余三个人面面相觑互相看了看,既然他这么说,那谁也不好走了。然后,他们又看了看对面的女人,只有三个。

 

“好啦!还有没有人想跟姐姐我玩得啦?”阿娇见状娇媚得问,“两个一百八!给你们打九折。”

 

“好吧!我跟卫东一起吧。”三个人当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那好吧!李春海。你可看好了卫东。”另外两个人说完分别揽了阿花和阿惠就要走。

 

“别着急嘛!”阿娇乜斜着眼看着张卫东说,“既然有人请客,那么就先把小费给了吧?”

 

“好!”张卫东也不含糊,直接从口袋里掏出四百块钱拍了阿娇的手里,他嘴里含混不清得说,“不用找了!小妮子。看我今天晚上不弄死你!”

 

“哎哟,谢谢爷的赏了!”阿娇妩媚得说了一句。她把其中的两百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而后,就把剩余的两百分给了阿花和阿惠。三个人就带了各自的客人向楼洞里走去。

 

经过小美出事的房间,阿娇向门那里瞥了一眼。她感觉那扇门冷冷得,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得盯着自己。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了自己的情绪,她毕竟不是个胆小的女人。而且,小美也不是她见过得第一个死去的姐妹。

 

阿花和阿惠选择了二楼的两个房间,她们两个带了客人一闪身走了进去。阿娇领着她的两个客人去了三楼,却发现房间里面有人。那么,现在剩余可去的就只有小美出事的房间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张卫东的脸上挂满了淫邪的笑容,他伸出手在阿娇的屁股上抠了一下,“如果不行,我们在楼道上也可以啊?哈哈!”

 

阿娇虽然脸皮很厚,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张卫东的话,让她的脸略略红了起来。“哎哟?还知道害羞呐?”说着,张卫东就向阿娇的脸上胡乱得吻了过来。

 

“你讨厌!”阿娇侧过了脸,算是躲开了张卫东的进攻。毕竟,张卫东已经喝醉了,所以,他的动作没有清醒时候那么灵活。“走吧!我们去楼下!”阿娇咬了咬牙,最后,她下定决心带了两个男人一起向小美出事儿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一股阴森的寒气向着阿娇扑来。现在,房间里面小美和那个男客人的骨骸早已经派出所的人清走了。那个曾经承载着小美和客人尸体的床,现在虽然落满了灰尘;但是,在昏暗的灯光下却并不显得有多脏。毕竟,小美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在她死得那天,她刚刚清洗过这条床单。

 

现在,阿娇又来到了这张床上。“好啦!大少爷,我帮……”阿娇的话还没说话,张卫东就直接把她扑倒在了床上,不仅这样,他的嘴里还对李春海说,“春海,帮我按住她!我要让她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说完,他直接褪掉了阿娇的内裤,骑到了阿娇的身上……房间里的灯光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两男一女在原始欲望的冲击下,正在做着某种金钱与肉体的交易。而这种交易已经有了千百年的历史,它虽然不被社会所接受,但是,却悄悄得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和隐晦得地方被保留下来。

 

房间里面不断传来三人“呃!呃!啊!啊!”的叫声,就在三个人在房间内酣战的时候,“啊!”得一声女人的惨叫从他们三个头顶的房间内传来。在小美出事房间里的三个人同时停住了各自得动作,他们一同抬头向天花板上看去!

 

被张卫东和李春海两个折腾得已经有些不成人样的阿娇,她虽然感觉到害怕,但是,身体的疲劳却超过了她对姐妹的关心与内心的恐惧。她见两个男人停止了对自己的折磨,她的身体无力得躺到了床上。最近这些天,她的确太累了。她虽然从事着这份特殊的行业,但是,她并不敬业。而她现在的改变,完全是为了小美,为了在这个房间内死去的那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贫苦的家……

 


一如半月前的情形,蒋正楷又出现在这里。不同的是,这次出事的房间位于上次出事房间的楼上。死去的男女主角这次换成了阿花和一个叫做尹涛的本市青年。

 

现场也如上次一般简单。房间内没有打斗,没有血迹。在床上,一男一女保持着做*爱的姿势,两个人都变成了人皮包裹着的骨骸。没有证据表明有人在死者进入房间后到接警前这一段时间进入过房间。一切似乎都很平静,但是,在这平静背后,一场新的血案又发生了。

 

相关的嫌疑人这次又被带回了派出所。一番询问过后,还是如上次一般没有任何有价值得线索。两起案件重合得是,两起案子的死者都与皮肉生意有关;两起案子的死者都全身赤裸得死在了床上;再有就是,都有一个名叫阿娇的女人参与其中。

 

蒋正楷坐在讯问室里,他感觉脑袋涨涨得痛。两起案件没有任何头绪可言。没有关联的两个人死在了同一座楼里得两个房间里。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他想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答案。

 

天快亮了的时候,他拍醒了趴在他身边睡着了的韦馨,“小韦,去!让他们把阿娇带来,我想再审她一下。”韦馨揉着惺忪得睡眼,离开了讯问室。

 

十几分钟后,韦馨带着阿娇还有一名女警一同回到了讯问室。现在是凌晨,值班的不会有那么女警察。“你好,阿娇。”蒋正楷瞥了阿娇一眼,“我想你再跟我说说昨天晚上的情况。”

 

“昨天晚上……”阿娇的嘴唇有些发白,头发也不像上次那般整齐;在张卫东和李春海两人的折腾下,她的身体明显有些虚脱了。“昨天晚上,他们四个人来找乐子。然后,阿花就到了那个房间,阿惠就去了对面的房间。而我就在楼下小美的房间。”

 

“楼下?”蒋正楷吃惊得看着她,“你是说你昨晚在上次出事的房间?”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阿娇的语气明显没了上次的乖张,她缓缓得说,“我没地方去。又要陪客人,不去那里,还能去哪里?”

 

“那……那个房间没有什么异常?”蒋正楷奇怪得看着她。为了钱,这些女人真是什么都可以干!他这么想着,又继续问,“你最近还去过那个房间么?”

 

“没有!”阿娇摇了摇头,显然,她已经很累了。如果,昨天晚上不是阿花出事,那么,今天死在床上的,恐怕就要换成她自己了。不同的是,阿花直接变成了骨骸,而她则是由于劳累过度被两个男人玩死。

 

“你是说房间没有异常,还是没有去过那个房间?”蒋正楷进一步确认。

 

“都没有!”阿娇摇了摇头,由于说话,她的嘴好象变得更加苍白了。

 

“给她准备点儿开水。”蒋正楷看了她的样子,对韦馨说。作为一个从警多年的老警察,他对阿娇这种女人是不会有太多同情心的。

 

“谢谢,警官。”阿娇低声说。原来,这个女人嘴里,也不是说不出好话。

 

“那你在那个房间里就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蒋正楷看阿娇喝了一点儿水,他又继续追问。

 

“或许……或许,那个房间很冷!”阿娇沉思了一会儿,她低声说,“我觉得那是我的错觉。现在天气不应该那么冷,但是,房间里面的确很冷。”

 

“是么?你的意思是你感觉房间里面很冷?”蒋正楷感觉有些奇怪,他又继续追问了一句,“然后,就再也没有其他异常了?”

 

“是的。”阿娇点了点头,“我想我是错觉。因为,我知道那里刚死过人。不过,您可以问下那两个男人……”

 

“好吧!”蒋正楷点了点头,“你可以出去了。”他是不会关心阿娇是和一个,还是两个,或是很多个男人一同做那种事的!那不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等阿娇走后,蒋正楷看着韦馨问,“张卫东和李春海两个,刚才在笔录中有没有提到过那个房间特别冷?”

 

“张卫东没有。”韦馨摇了摇头,“李春海好象说过类似的话,他说那个房间给人的感觉好象特别冷。不过,他说可能是由于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他的内心比较紧张造成得!”

 

“那就把张卫东再叫来问一问吧!”蒋正楷皱了皱眉,他用手敲打着脑门对韦馨说。现在,这个房间特别冷,似乎可以做为一条线索。但是,这又是一条怎样得线索呢,它又能说明什么?蒋正楷心里也没有底儿。

 

“蒋警官,您好!”张卫东走了进来,现在他的酒已经彻底醒了。

 

“再跟我说下昨天晚上的情况。”蒋正楷瞥了一眼张卫东。

 

“是!”张卫东答应了一声,然后说,“昨天晚上,我们同学四个聚会完了。回家的时候为了抄……”

 

“说后面!”蒋正楷打断了他的话,“你昨天跟那个叫阿娇的女人,还有李春海进入的是哪个房间?”

 

“哪个房间?”张卫东想了一下,“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当时,我喝得有点儿迷糊了。不过,从最后惨叫声的位置来判断,我们好象是在尹涛的楼下。”

 

“那你回忆一下,那个房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蒋正楷继续问。

 

“特别?”张卫东想了一下,“也没什么特别的吧?就是那个房间好象有点儿凉。我刚一进门的时候打了个寒蝉。所以,后面……我就没脱衣服……”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房间有些冷?”蒋正楷追问道。

 

“是的!”张卫东回答,“阴冷阴冷的!”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蒋正楷随后又对送张卫东进来的警察说,“等下,把李春海也带来。”

 

过了十分钟的时间,李春海也被带到了讯问室。蒋正楷看了看他,然后问,“在刚才的笔录中,你曾经提到过那个房间特别冷?”

 

“是的!”李春海肯定得说,“那个房间很冷。”

 

“那好。那你能判断出那个房间的方位么?”蒋正楷问。

 

“不好判断!”李春海摇了摇头,“不过,那个房间应该离楼梯口不远。而且,从最后的惨叫声来判断应该是在尹涛的楼下。只是那楼梯拐来拐去的,判断起来挺麻烦。而且,那个女的开始的时候,并不想带我们去那里。”

 

“哦?”蒋正楷盯着他的眼睛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很简单。”李春海笑笑,“她一走进楼道,就盯着那个房门看,好象很害怕得样子。那门上原先门锁的地方有个破洞,然后,门上挂了挂锁。我上楼时,注意到得。所以,再下来的时候,我根据这些判断应该是那间房间。”

 

“那房间里面除了冷,你还有没有其他的感觉?或是发现不寻常的地方?”蒋正楷听了他的话,皱皱眉。他不知道应该表扬李春海心细,还是应该把他归入楼痴的范畴。

 

“就是冷!阴冷阴冷得。”李春海回答,“别的就没有了。”

 

“那她本来想把你们带去三楼哪个房间?”蒋正楷考虑一下,突然问,“你还能找到那个房间么?”

 

“能!”李春海回答,“那个房间的门上贴着一个喜字,然后,门边上挂了一个灯笼。”

 

等李春海被带下去以后,现在,蒋正楷可以判断出两件事情。第一,有人在这次出事的当晚去了上次出事的房间;第二,上次出事的房间很阴冷。在这两件事上,叫阿娇的女人没有撒谎。但是,一个新的疑问也出现在他的脑袋里。在这次出事的时候,上次出事的房间里面也有人,为什么这些人没有变成骨骸,或是说这些人为什么没有任何变化?难道说,每次凶案都是逐层发生得?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深度揭秘星座运势,预测爱情缘分,解析命运走势~

星座爱情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星座爱情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