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小程序来了,一大拨推广人员要举着二维码上街了吗?

2017-01-10刺猬公社
导读

只消一天,关于小程序的讨论就降温了。关于大家使用中遇到的问题,和对内容生产者的意义,刺猬公社独家对话了一位重量级的开发者,和一名程序员,和他们聊了聊这“热得快”的小程序。

  

By 采访|刘晨阳 张星钰    整理、制图|张星钰



我用五种方式,赴你一年之约

 

2017年1月9日,微信小程序如约而至。

 

日子选得也很巧妙。昨天,张小龙在朋友圈里po出了乔布斯在2007年苹果发布会上的讲话。十年前的那一天,刚好也是1月9日。

 


张小龙的朋友圈截图

 

 张小龙的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一是致敬乔布斯,二是小程序要革命世界”。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小程序正如他在11天前的2017微信公开课Pro版上所说,很傲娇,不会主动到达用户,只能用户自发地去寻找。同期,微信官方也贴心地给出了5种方式,以方便用户能够尽早拥抱小程序——

 

1、线下扫码

 

二维码是进入小程序的最基本方式,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诸如微信支付等功能均可通过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而小程序只支持摄像头扫描。因此,网友便想象了一幅未来推广小程序的场景,说笑归说笑,说不准以后真的就是这样了呢?

 


网友对于线下扫码未来推广情景之想象

 

2、微信搜索

 

在微信的搜索框中输入已经发布的小程序名称,就能搜到相对应的小程序。据槽边往事、爱范儿等多家媒体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百余家小程序上线,涉及衣食住行等多个领域。值得一提的是,“国家队”的新华社作为新闻类小程序第一个上线了。

 


微信搜索界面(图:微信公开课)

 

3、公众号关联

 

同一主体的程序和公众号可以相互关联,这也就意味着用户可以从公众号里进入其相对应的小程序,亦可从小程序里跳转至相对应的公众号。

 


 
公众号关联界面(图:微信公开课)

 

4、好友推荐


由于小程序不能分享到朋友圈,因而分享至好友聊天界面或者群聊界面成了小程序的“惟二”分享方式。

 


 
好友推荐界面(图:微信公开课)

 

5、历史记录


在小程序使用后,在“发现”界面便出现了“小程序”入口,使用过的小程序都会被折叠收入其中。同时,与苹果用户相比,安卓用户还享受了一个特权,小程序的图标可以放至到手机桌面上。

 


历史记录界面

 

而刺猬君在体验小程序的过程中,亦遇到了许多网友提到的“初次打开略有卡顿”“滑动图片时不流畅”等使用问题。虽然小程序美是美了,小也小了,但用户依旧关心着体验、安全等方面的问题,因此,刺猬公社采访了参与公司小程序开发的技术人员陈元昊,希望通过程序员的视角,对大家使用第一天遇到的问题进行解答。

 

刺猬公社:为什么第一次进入小程序时会有卡顿、图片滑动时不流畅的问题发生呢?

 

陈元昊:这个情况是不存在于所有的场景中的。API是由微信系统提供的,这可能是因为做小程序的人员一般是H5和网页的转过来的。他们所使用的语言是一样的,不过是用了另外一套API。所以在设计这个程序时,刚开始注重的是功能,先把整个系统做流畅了,接下来才是满足用户的体验。

 

刺猬公社:小程序上线后,微信所占用的内存会不会越来越大?

 

昊:目前来说有一个小程序的入口,在里面能够直接点开用过的小程序,这里有一个缓存机制,就是把用户使用过的小程序缓存下来。小程序实质上是一个web界面,跟之前相比微信的内存肯定是要变大的。但是如果从整个手机的角度去考虑的话,如果你使用小程序,那么手机可能就会卸载App。小的地方变大了,大的地方就变小了。

 

刺猬公社:小程序与原生App相比有哪些变动呢?

 

昊:小程序之所以小,是因为它能满足功能的单一性,用户用什么就直接找什么,通过使用一个小程序就能知道它的功能,简单易用。这不像现在的App虽然越做越大了,但是用户越来越不知道干什么了。同时,小程序的界面也更加直白简洁了。

 

刺猬公社:小程序的上线是否会带来信息泄露?有相关的措施吗?

 

昊:小程序是嵌套在微信里的,如果要用到用户信息,都可以是通过微信提供。而在之前对这件事是有保障的,比如一个App可以通过微信、QQ或者第三方登录,那么微信只是给它搭了个桥,发送了请求之后返还给用户。这方面是不用担心的

 

刺猬公社:在开发小程序的时候大概用了多久?这个过程中是否遇到困难?

 

昊:两三个礼拜差不多,需要根据具体的要求而定。至于困难,团队在一开始做这个的时候只是为了“满足”,一是页面展示,二是提交订单。所以我们的功能做得比较简单,大问题也没有。

 

刺猬公社:从开发的角度来说,小程序是否还存在改进的地方?

 

昊:现在的用户交互做得不是很好,但这也不是一时半能解决的。因为现在整个前端的应用都是这样,如果有一天小程序的用户交互能赶上原生App的话,那基本上原生App就要死很大一部分了。目前小程序在整体功能上基本能满足用户的需求,照这个情况发展,使用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这一年,媒体如何评价小程序?

 


小程序一年回顾

 

虽然这一年,小程序貌似只做了一件事——换了一个精致又文艺的名字,从“应用号”化名为“小程序”,但媒体却用报道记录下了小程序前行的每一个脚印。

 

阶段一:应用号来了,传统App去死?

 

“用户关注应用号,就像安装一个App一样。”自打一年前张小龙首度在2016微信公开课Pro大会上抛出“应用号”概念之后,原生App领域唱衰之声一片。回顾在2016微信公开课Pro版后这段时期的媒体报道,诸如应用号将“玩死”“取代”“颠覆” App等字眼频频出现,业内一片人心惶恐。

 

当天,“虎嗅网”即发文质问《有了微信应用号,开发独立App的是不是就要去死?》,作者快刀青衣立马在文中给出了肯定的答案,App不会死,反而会从应用号中有所利好。因为应用号的出现,给App带来的是超级入口和再梳理分配产品功能和业务的机会,而应用号的前期开发成本也比App低了不少。

 

 
原生App

 

“三节课”则在次日发文《微信应用号来了,你自己的app该怎么办?》,作者在文中认为,对于现在原生App的生产者来说,应用号让他们“更聚焦做链接器的下游”,也就是说针对用户和流量的生产者应该回归分流和导流,针对服务的生产者则回归用户价值和服务。

 

不看好这种“App+微信”模式的也大有人在,移动互联网行业人士李建华于2016年1月12日发文称“应用号并不是独立App生存的土壤”。由于微信平台独特的四个属性,即含糊不清的监管政策、保护业务的壁垒政策、拒绝营销的传播属性以及封闭的流量池,他并不看好将独立App与应用号捆绑发展的行为,从而呼吁独立App需要的是“一块独立安全开放的土壤”,而不仅仅受制于BAT的垄断。

 

阶段二:应用号来了,流量红利也来了?

 

张小龙在其演讲中称,因为之前的服务号并不能满足其“提供服务”的要求,因而新的公众号形态应用号应运而生。与此同时,一张张大饼也被画下,白鹭联合创始人张翔在其公众号张翔说上称,“微信实现了人与人的连接,应用号则可以让微信成为连接人与服务的重要通路”。这是应用号带来的红利,这片蓝海则以千亿来作单位。

 

然则不少媒体人却不看好“流量红利”这一说法。“小黄人科技”认为应用号“不是新的流量入口,只是调整了一部分的流量分配”,具体应用号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利好或是利空还得看微信的后续政策。

 

“36氪”在采访了国内创业者后称,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微信既然鼓吹“去中心化”,那么应用号的上线,既不会有APP store,也不会有百度的竞价排名机制,早期流量红利的说法并不可信。

 

阶段三:应用号来了,谁才是最适合的TA?

 

2016年9月22日,“应用号”完成了一次这一年来的唯一大改变,改了一个听上去还比较好听的名字——“小程序”,同时正式宣布开启了内测。

 

于是,当天“新媒体营销”梳理了在应用号的热潮下,哪些群体会是直接受益方。从文中的分析来看,有市场需求却难于销售的互联网公司、培训行业、技术开发人员、服务主导型公司、懂得小程序推广的内容创业者、有粉丝的自媒体、重视线下门店的传统企将被包括在这一群体当中。

 

而在11月3日小程序的公测后, “可能吧”在其文章《微信小程序的想象力与不可想象域》中称,小程序除了让用户即搜即用外,还定义了新的应用场景,即“直达服务”。在这样的使用场景下,一些“开发门槛相对较低的查询类产品”、“能补足腾讯缺口的产品”(如电商)、垂直社交类产品、高频使用的2B 类产品和工具等迎来了机会。同时,作者也认为“纯粹的展示型内容产品”,也就是媒体,并不适合小程序。

 

“三节课”则按照交互、业界体验程度“重要→不重要、服务高频→低频”的标准将目前市场上现有的具有代表性的互联网产品放入坐标轴的四个象限。文中认为,中低频且服务重要的产品“应该毫不犹豫地加入微信小程序的申请队伍”。这一类的产品有:生活服务、O2O类、投资类、旅游类等。

 


三节课

 


三节课

 

阶段四:没有了流量红利后,我们怎么办?

 

在2016年12月28日的2017微信公开课Pro版上,张小龙用一连串的“没有”,彻底否定了小程序所能带来的流量红利之说——没有入口、没有订阅、没有粉丝、没有分享、没有游戏……

 

新榜称,没有了流量红利后的小程序,战争的落点回到了场景和关键词之中。前者源自用户对于同类型小程序的有限接纳程度,后者则因为小程序不能够重名的规定。

 

而“场景无用论”依旧是媒体所关注的焦点,“keso怎么看”认为,“没有场景就没有小程序”,只有在合适的场景下,小程序被触发,才能达到其最初的“提供服务”的目的。



流量红利

 

没有了流量红利后,媒体的目光也落到了和小程序联系最紧密的普通使用者身上,极客公园用一个形象的例子来形容小程序对普通用户所带来的潜移默化的使用习惯养成,它只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像是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那把格兰芬多之剑,只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用完它就会自己消失,你想找都找不到了……”

 

阶段五:对内容创业者而言,小程序是机会还是鸡肋?

 

对于内容生产者而言,小程序上线之始便不被认为是其机遇。原因很简单,源于小程序不能关注也不能添加外链、分享至朋友圈的限制,众所周知的却是,内容相当依赖于传播。因而,刺猬公社独家对话内容领域最早受邀参与小程序内测的团队的一位重量级成员(以下简称为“C”),和他聊了聊小程序对内容生产者的意义。

 

刺猬公社:小程序上线了,大家一拥而上地去关注,过几天热情也会逐渐消减,这种现象对小程序的发展是好事吗?

 

C:我认为小程序不会虚火。首先,大家都习惯了流量分红,而大家所期盼的红利是客观存在的;第二,在世界互联网领域除了iPhone外,很少有一款产品一发布就会成为全世界的焦点。目前看来小程序是一个性价比最高、最便宜、最实用的技术工具,对中国原有APP生态的冲击会是很猛烈的,而这才刚刚开始。

 

十年前,第一代iPhone横空出世后,实质上围绕着App形成了一个生态,这个链条上很长,从产品设计到技术实现,再到产品检验、市场上线、付费下载等,但是每个环节都赚到钱了,这证明了企业的成本是非常大,这个市场也是畸形的。前面说了,小程序是一个最实用的工具,但同时也是让用户使用服务入侵最难的一个工具。这意味着很多在技术下的中下贫民可以进局了。




以前讲究产品的本身应该提供服务,因而这不能买卖,也不是为了更好地呈现,更不是让人评论。在以前,这实现的门槛很高,不光是技术门槛,也包括让人使用的门槛。链条越长,不透明度越高,到最后花了钱却打了水漂,只能自己吃亏。有人认为做内容只要被更多人看到就好了,那么为什么所谓的今日头条、第三方平台这种中心化的渠道就能大行其道呢?这是因为自己的自己的内容自己没办法呈现,没办法让更多的用户看到,所以渠道就跟当年的邮政系统一样变得很重要。


但是用户真正消费的还是内容,不是渠道,渠道只是传送内容。现在的小程序通过二维码让用户下载,这样的推广是很有力的,在网络空间里再加上好的内容,就很容易形成病毒式传播,变相地在内容呈现、内容盈利形式上创新。所以我觉得对于内容公司而言,小程序使这个群体有了一个更好的基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另一方面,小程序的出现,对于那些想重新中心化的一些公司而言可能是虚火。比如公司以前凭借技术实力抢得先机,如今技术的水准拉低了,运营推广等所产生的不合理的费用被抹平了,那么公司间的竞争就是在比比能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内容公司也就会想办法去赚钱,拥有自己的平台就能够做内容付费、对接交易、电商、论坛等,同时也很容易地分析用户需求,提供各种服务。从整个产业工艺来看,小程序的创新才刚开始,它一定会刺激创新的出现。 



一天里有几百个小程序上线,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无非是把原来的服务能力和用户的使用习惯迁移。因为你不迁移,你的对手就会迁移,这是一个市场行为,而不是强制性的。第二,小程序的开发成本很低,否则也不会这么快速地上线了,各家比拼的就是服务。现在应用市场的日子不好过,做应用市场的也没什么声息了,原因也有两个:一是成本高,二是本身利润不合理。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出现后,信息的获取已经不是中心化的方式了,出现了另外一种方式,应用市场通过硬件厂商收购后自己来运作。小程序出来后,肯定也是在为微信打工,这是双向获益的。从这种程度上说,中国能够出现微信、小程序,就是为了去中心化,这风格很技术派、很产品派、蛮有张小龙的风格:以用户为中心,只有这样做产品才是好的,用户和自己才是获益的。

 

刺猬公社: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用“内容生产者的渠道的回归”来总结目前大家生产内容,渠道却被头条、企鹅等的分发平台抢走的现象。因为如果有了小程序后,就能自己去分发内容,做社群传播、病毒式传播,在某种意义上是能够达到一定的渠道回归的。

 

C:其实从渠道角度上看,不是要把自己当作渠道,而是用内容定义好自己要服务于谁,清楚自己内容的核心生产能在哪里,用户在哪里。这个思路是没问题的,但如果用渠道来说可能会有些歧义,举个例子,以前地方性报纸《XX日报》靠什么打赢了地方的新闻战?靠洗楼,也就是一家一户地去敲门,这就叫做征订。应用市场在做渠道时和这个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商业逻辑上是一样的,但是现在用户有了更多的自主选择性,不是因为你有渠道而是因为你有了内容。

 

刺猬公社:也可认为小程序加剧了流量红利的消退,加快了内容生产者去垂直领域做深耕的脚步。

 

C:某种程度上讲,小程序不是跟媒体无关的。虽然现在被称为是程序员的热浪,但是获得利益的一定包括传统媒体、自媒体。小程序的本质不是技术,而是内容,用内容来连接用户的能力,小程序能让这种能力发挥最大的效能,所以我很欢迎小程序。张小龙未必有这个本意,但是他的产品逻辑的确拉低了整个技术投入的成本,拉平了投入的损耗。


 

刺猬公社:怎么看待百度轻应用,浏览器轻程序等类似的小程序软件呢?

 

C:百度轻应用的入口是搜索,这跟应用商店没有本质区别。但是在微信里却有社交网络,这是一种强联系。轻应用的不成功纵然有技术上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百度只要不改变竞价排名的本质,就很难成功。归根到底还是二者的出发点不同,腾讯是从产品的角度出发打造一款新的工具,而百度是想打造新的盈利模式。

 

刺猬公社:说到赚钱这个问题,小程序本身不是奔着商业化,或者说能够提供变现的方式的去的。很多的人又会说用小程序去做电商、内容付费的目标是盈利,这和产品的逻辑会不会有冲突?

 

C:不影响。这是一种等价交换,盈利并不可耻,不公平的盈利才可耻。微信只是提供一种基础服务,用户也不是傻瓜,你也没有强迫用户要买你的东西,这是双向选择也是涉及交换的过程,当然没问题。我一直都认为内容付费是主流,而内容公司要做付费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定位和需求。

 

至此,小程序的闸门已经打开,它会不会像张晓龙所期待的那样“革命世界”目前尚不知晓。但是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能在小程序的浪潮中取得红利的,一定不是随波逐流的那一群,而是独立思考的那一群。

 

参考资料

 

《你好,我是小程序》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E4Njc4NQ==&mid=2657612094&idx=1&sn=82cc9a8a673fa5e9294fc51f777567b0&chksm=bd6f00308a18892605647a147ee49ef4aec478f59d33b892bfb01aa5e738683cbc0b74b82a08&mpshare=1&scene=1&srcid=0109GAl0MKdw9DuAQqS134iR#rd

(校对:曾羽)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投稿邮箱ciweigongshe@126.com

网站www.ciweigongshe.net

提交公众号
听记者们讲幕后,听新闻界前辈们讲古;温故历史的先声,撷取域外的经验;八卦下新闻学院的男神女神,挖挖行业转型人的心声;佐以饭局、段子和刺猬君的撒娇卖萌,就是我们刺猬公社的存在理由.

刺猬公社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刺猬公社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