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萝卜章,潜规则与黑天鹅

2016-12-29伯凡时间



潜规则一旦被打破,

对市场根基的动摇

可能更甚于明规则

因为它动摇的是底层的信任。

  

最近一段时间里,国内金融市场最热的话题,几乎都跟“萝卜章”有点关系。可能一些平时没有特别关注金融市场的人,还不明白“萝卜章”到底是一个什么事件,以及为什么它会在金融市场上引发持续的关注热点。因此,我们可能有必要先来回顾一下这个事情的原由。

 

这个事件的导火索是12月14日的一个消息,消息称国海证劵请机构“代持”的债劵出现了巨额浮亏,而债劵团队的负责人处于失联状态。请注意这里的关键词“代持”,什么是“代持”呢?有一个很受欢迎的段子可以比较明了的解释“代持”:


刘备手里有100万债券,预期利息5%。为了快点赚大钱,刘备让诸葛亮联系了曹操,说我可以把100万债券以90万的价格卖给你,但并不是真的卖,咱们说好了你曹操只是代我持有,债券涨了跌了都算我的,你付给我的90万,我按3%付你利息。刚好有闲置资金的曹操算了一下,比存银行划算,就同意了。


双方成交,曹操90万买了刘备的债券,这就是代持。刘备拿着这90万去买了新的债券,然后又找了一个叫孙权的人“代持”,又弄到一笔钱,接着再买、再联系其他“代持”。就这样一直滚雪球,最后,原本只有100万的刘备,手里握了2000万的债劵。




所以,如果债劵市场如预期的那样持续火热,这本来是一个双赢的游戏。但是金融市场最喜欢黑天鹅,12月中旬债劵市场突然大跌了,有大量“代持”业务的国海证劵于是成了关注点。


顶着压力的国海证劵,在18日发布了一个公告,大概意思是:通过司法鉴定,确定本公司和代持机构签订的协议上的公章是伪造的。换句话说就是,那些协议都是无效的,国海证劵不认了。

 

这一下就炸了锅。在债劵市场,“代持”这种游戏虽然看起来不那么上得了台面,却很常见,有时候为了效率,只要有部门负责人的签字双方也都认账。

 

国海证劵的公告,显然是打破了行业潜规则,同时也砸碎了这一业务的信任基础。债劵圈子关于“代持”的违约风险陡然高了起来,人人都怕对方也来个“萝卜章”就不认账了。目前,国海证劵的事情协议双方还没有完全达成一致,萝卜章已经又出现在一个叫“侨兴债”的违约纠纷中了。

 



这个事件最终会发酵成什么样,现在还不好预测。不过,我们今天想讲的故事,可能会对我们猜测或者希望萝卜章事件的走向有一些帮助。


大概一百年前的华尔街,也曾经发生过一次重大的违约事故。一个叫艾伦•A•赖恩的投机分子决定通过杀空斯图兹汽车(STUTZ)的股票大展宏图。具体的做法很简单,就是不停的买这个公司的股票,直到市场上没有股票可买,这时候股票持有人就可以逼迫空头以自己想要的价格来平仓了。

 

汽车工业是20世纪20年代美国股市中的龙头股,而斯图兹汽车公司是美国早期生产高级轿车的厂家,也是这一时期汽车的典型代表。投机者赖恩早在1916年就控制了斯图兹汽车公司。


赖恩出身在富裕家庭,他的父亲在19世纪80年代获得了纽约路面电车的特区经营权,还收购了高架铁路,控制了地铁,几乎接管了整个纽约的交通系统。

 

但是,赖恩的成功,几乎与他父亲的生意没有什么关系。唯一的借光,是接过了父亲在纽约证劵交易所的席位。在这之后,赖恩投资了一系列工业股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给华尔街带来的牛市大潮中如鱼得水,很快在华尔街声名鹊起。

 



1920年4月1日,斯图兹股票上涨到391美元,大部分持有者开始兑现离场,赖恩成了场内唯一的买家。如果赖恩手中持有了全部斯图兹股票,空头们将不得不以赖恩开出的天价从他那里购买股票平仓。

 

然而,此时的赖恩,尽管事业和才华都被人称道,但是他在纽约交易所的地位,却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而与他对赌斯图兹股票的空头们,却有一些人是是交易所内部实实在在的核心会员。赖恩坚决的“杀空”行为严重的挫伤了这些核心会员的利益。

 

就在这天收盘后,位于宽街8号交易所最高权力机构——纽约证劵交易所管理委员会宣布,他们全体一致决议中止斯图兹股票的交易。在华尔街的历史上,各种狡猾甚至卑鄙的投机者都曾经轮番登场,但是不论出现过什么样的阴谋诡计,仍然有两条游戏规则从来没有被亵渎过。

 



第一条: “成交了就是成交了”。这句话的意思是,当买家和卖家在价钱上达成一致时,交易就做成了。随后股价在交割前发生任何变化,交割时都要以原先说定的价钱结算。

 

第二条: 同样神圣的规则是,私人契约的隐私权不受侵犯。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论是买方还是卖方,都不能泄露买卖合同的另一方是谁。关于这个规则,J·P·摩根的一句名言:没有哪个生意人愿意和一个“透明的口袋”做生意。

 

这两条规则中的第一条,纽约交易所显然已经不在乎了。他们宣布赖恩的合同无效时,也就意味着他们放弃了那条华尔街格言——“只要是他卖空的,他就必须把它买回来,否则就进监狱”。

 

整个华尔街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前所未有的,人们开始更多的聚集在告示牌前,而不是股票的报价牌前,只为了等待赖恩和交易所双方发出的最新声明。

 



可惜这两条规则中第二条,也困住了赖恩,使得他明明被交易所摆了一道,却无处申诉。虽然精明的华尔街人都知道是一些空头利用自己在交易所的地位,控制和导演了这次违约事件,但是赖恩没办法证明给人们看。

 

不过,赖恩是一个善于利用舆论的人。在交涉无果后,他向交易所提交了辞呈,宣布辞去交易所的会员资格。他在辞呈中写了一段极富煽动性的话。

 

他写道:“只要你们还是对你们自己的利益负责,只要你们还能够自己滥定规则……只要你们继续让个人利益影响你们的讨论、你们的判断、你们的决定……出于我的自尊,我羞于与你们为伍。

 

这份辞呈也让赖恩摆脱了交易所规则的束缚。很快将一份列有9位交易所会员的名单出现在了《纽约世界报》上,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是那份名单很明显的“暗示”这些人就是斯图兹股票的空头们。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纽约证劵交易所不得不发表了一项声明,声称赖恩的那些卖空合同将由当时双方协商解决。最终,斯图兹股票杀空战役,以赖恩获取了大约150万美元的利润结束了。

 

但是,纽约交易所,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赖恩得罪了的那些会员,没有轻易的放过他。在这之后,赖恩受到了交易所各种方式的责难和攻击,并最终被逼破产。

 

虽然纽约证劵交易所终于还是报复了赖恩,然而,它在公众声誉上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纽约交易所无视公众利益的傲慢都被人们诟病。在赖恩事件之后,美国证劵市场也开始更加重视监管规则,并逐渐将“公众利益”作为监管的重要部分立法执行,

 

赖恩和纽交所的故事就是这样。虽然无法猜出中国债劵市场“萝卜章”事件的走向,但是,从商业史上我们可以看出,潜规则一旦被打破,对市场根基的动摇可能更甚于明规则,因为它动摇的是底层的信任。

  

或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订阅相关内容

《伯凡·日知录》试听

——

如果你对吴老师的得到专栏《伯凡·日知录》感兴趣,但还没下决心订阅,伯凡时间现在提供一个免费试听《伯凡·日知录》的机会。我们每天提供10个免费试听当天节目的名额,想要参加活动的朋友请在后台回复关键词【试听】+【个人微信ID】,我们会逐一添加微信,并告知大家具体参与方式。



————————  推荐阅读 ————————




——

打开伯凡时间微信公众号,点击内容精选-历史文章,输入关键字就能查看历史文章。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伯凡官方账号,分享吴伯凡老师的真知与洞见.

伯凡时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伯凡时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