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转型?催账?复盘?…看这十个创业者如何跨过他们的2016 | 创业者话题

2016-12-2936氪



当36氪把“过年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的问题抛向创业者的时候,得到的答案不一而足。但从与他们的交谈中会发现,原本唱衰的 2016 年,其实没有那么糟糕,因为这一年资本降温、冲动褪去,其实留给局内的创业者更多思考的时间与空间。




文 | Eunice



年关对很多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淡季,圣诞、元旦加上春节,节日冲淡了工作的动力,假期让不少公司不得不停下业务。于是一个话题产生了:看似许多公司无事可做的时候,创业公司在做什么?创业者们又应该做什么?

许可是清单的创始人,就在距离 2017 年元旦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为公司增设了一个 6 人的视频团队,不过与此同时,他也裁掉了公司 7 人的 App 团队。

一增一减的背后,许可重新调转了业务逻辑与明年的方向,他在这个时候想清楚了一点:流量红利结束了,做独立App获取、沉淀流量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内容生产也需要尝试新方法。“作为一个专业的内容生产方,在各个内容输出平台上,就地输出、就地留存和就地转化才是更经济的方式。”

这个决定并不是为了过年而特意做的,但是这一年里行业的变化,让许可决定在这个时间点做出些取舍。

年底,是一个适合每位创业者缓缓神,思考一下公司战略的时间。

众车帮的创始人郑闽也在今年年初做了类似的决定,他“解雇”了自己的合伙人及其手下的中层。

2015年,在投资人的推动下,郑闽进入了完全陌生的车险行业。当时他还没想明白要做什么,只是由于“履历光鲜”而顺利拿到了一笔钱,进入了这个行业,“那个时候就想着要到处挖人,只要有人就能做起来了。”所以郑闽一开始就将团队扩张到了 50 多人,至少四五个月时间,就是完全互联网做派,高薪挖人,给期权,工资翻倍,但是整个团队浮于表面,太多的事情都石沉大海。

在去年的年关,他开始调整团队,换掉了高薪人员,带着 20 人的团队重新开始。次月,业务量就翻了番,经过了一年的历练,现在他的公司每个月可以做到将近 2000 万规模的保费收入。郑闽意识到,在整个创业过程中,团队至关重要。他不再盲目相信高薪请来的决策团队,他要的团队是能够弥补战略和执行之间的距离。

当36氪把“过年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的问题抛向创业者的时候,得到的答案不一而足—— 有的创业者才从业务转型中缓过神来,也有些人刚做完一轮团队调整,也有完成融资,还来不及消化喜悦的。他们都处于企业成长的不同阶段,年底的复盘结果也都不一样。但从与他们的交谈中会发现,原本唱衰的 2016 年,其实没有那么糟糕,甚至对很多人来说,应该是怀抱感激的,因为这一年资本降温、冲动褪去,其实留给局内的创业者更多思考的时间与空间。

所以,在新年关到来时,创业者最真实的焦虑与担心是什么?是裁员转型?催账?复盘?总结?规划?……他们如何为新一年做准备?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答案吧。



 “年终清算时,要催供应商回款,也要准备一笔给团队的年终奖。”

众车帮 创始人兼CEO 郑闽

过年的时候,创业者分为有钱的和没钱的,有钱的企业就是多开会议多总结,多展望,众车帮融资拿到得早,并不属于年底有钱可以挥霍的类型,所以成本是最实际关心的问题。跨年的这两个月基本做不出事,不管是业务推进还是员工积极性上。但相反地,付出倒是不少,要给团队发年终奖和年末福利,每年最后的两个月都是“产出最少,投入最多”的时间。

“年底也想组团队,可这个时点因为年终奖或者节日假期不太会招到合适的人,客明年过完年再启动,就要到3,4月了,整个一季度都很头疼,从业务到管理上都挺麻烦。”

清单 创始人 许可

年底没什么特别的,但会加多一些总结、算账、催款的事情,肯定也会做一些复盘,但还是集中在自己的工作本身。我们现在的主营是广告业务,首先肯定会关注销售额,其次因为广告业务回款周期会比较长,广告的投放时间段比较集中,每年都集中在下半年,所以在公司的现金流层面就会涉及到一些挑战:进入上半年怎么办?能不能维持一个正向的现金流?其实每时每刻都会有焦虑的事情。但创业者焦虑是常态,没有这件事也会有别的事。

“年底有人无事可做,但也有人恰逢旺季,调整好心态,把握好节奏。”

云space 创始人 丁武萍

过年这段时间,还是更多回顾、总结下经验教训,看看去年是不是用一个合理的节奏和速度在经营。其实在公司早期的业务拓展时期,我还挺擅长的,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候,我要从业务型人才向管理型甚至战略型人才去发展时,还是会有很多不适应。年底的时候,年会,答谢会增多,其实是商业地产租赁的旺季,我也在不断提醒自己要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不要把手伸得太长,规划节奏很重要。

爱回收 创始人 陈雪峰

年末就是定预算和总结的时候了,我想得比较多的还是明年公司的发展节奏,我们要从原先纳斯达克上市所需要的规模导向转变成为国内上市的利润导向型企业,这个转变必须要转,但是要把握度。A股市场是3-5年的持续盈利,一下子太猛怕后继乏力,所以在年末订预算的时候,只给公司订了数千万的利润目标。

拼多多 创始人 黄铮

这段时间,更多还是做总结和规划,现在回头看企业走过的路,我们的努力其实只占到今年成绩的30-40%。以前做公司,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次做拼多多,感觉自己像跑步机上的小老鼠,被大势推着走,发展的速度令自己都吃惊。我希望明年能做得更多,打假、反腐还会继续,后端仓储、供应链也要加强。

UJewelry 优集 品牌 创始人 徐向明

这个月,我反而要不断琢磨自己的17年发展模型。年底是饰品礼品采购的旺季,如果用这段时间的指标去衡量,放大明年的产出,去扩张是需要采取精确逻辑反复论证的。

我当然希望明年业务量能够翻三番,但细化到业务点,得有一些领域能手来帮我做事。我们其实早期的时候从设计、生产,品牌、市场到管理都走过一遍了,到现在这个关头,我知道有些事是需要谨慎乐观的。

如果不懂品牌建设的投资人,看到我们今年线下门店众筹破了纪录,向我们建议明年将实体门店数量扩大到20家,我可能会say no。因为,他们看到的仅仅是前期成本可以被众筹和良好的业绩cover掉了,但对我来说,我看到的是后端管理的人员和团队需要多少,我的货要配多少,我的战线得拉多长,要是门店在外地和国外的话,我怎么去控制?更不用说现今做品牌是需要用新思维去操刀的。

好的资本和合作人,是会一直推动你往前走,有时候看到好的点,会推得更快更精确更懂行,所以对我来说,控制节奏,大胆假设,理顺逻辑最后坚决执行,才是对品牌和团队和投资人负责。不盲目,不冒进是我的准绳。

“今年的融资已经close了,年后新一轮又将开启,关于拿钱这件事,年前就得想清楚。”

众车帮 创始人 郑闽

我们自己本身对融资环境不抱太大希望,现在公司没有死的,基本属于扎实在做业务,有自己造血能力的了。明年的态度是有投资最好,但这件事不会是主线了。业务心中有数就好,不会迎合投资人做不必要的改变。

做大公司,做好利润是我的2017年的要求,今年一整年的运营数据,离我们预期还是差了点,接下去要扩充产品线,这两个月主要在签署落实明年的渠道合作,年后就是所有业务渠道上线。明年也要扩充团队,最近也在不断物色合适的人选。

爱回收 创始人 陈雪峰

今年年底,刚完成一轮融资,对于今年的估值变化,实话实说,因为资本市场的原因,估值上是多少受到影响的,但是在这个情况下,D轮4亿人民币的投资,其实也是一种认可了。最近,我们刚定下未来三年的国内A股上市计划表。

惠租车 创始人 黄昊鸣

我并没有把估值放在第一位,更在意的还是在需要的时间里,业务延展有没有做到,估值只要在一个合理范围,我都不会太纠结的。从资本层面,在商言商,大家都会有一个合理的回报,可是项目还在生长发育阶段,就还是需要去做更多的孵化。

清单  创始人 许可

现在大部分内容类的项目,尤其是主要依托微信平台的,独立去上市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这个领域的公司能够在资本市场上走多远,是取决于有没有新模式的。如果没有新模式的话,自己活着也可以,但要是以互联网公司的节奏继续向下融资,就得想自己的业务能够撑起多大的估值,现在这些公司,好一点的估值大多在一到几亿人民币的区间,通常的模式是先积累流量,然后基于这些流量去做广告、公关、电商等方面的业务。但目前看起来,能够形成很好的机制实现规模化增长的公司并不多。现在的估值如果想再往上的话,究竟什么模式才可以更好地支撑?我觉得答案还不太明朗,还需要继续尝试。

但内容类的公司有个行业特点,就是即便一时间体量没有特别大,也可以有还不错的收入,能够先养活自己,同时慢慢寻找突破。

“创业好比衣服,要有漂亮的面子,也要有拿得出手的里子,年底想想团队建设的事。”

惠租车 创始人 黄昊鸣

年底的压力主要是想着明年如何在管理上提升,我们和用户的服务链已经拉得很长了,这对于我们公司内部的沟通是有挑战的,这其实是需要公司内部有一套完善的IT系统,以及内部沟通程序化的设置来实现的。就好像衣服,分为面子和里子,好的衣服其实是连里子都是上好的料子,对一家公司来说,市场层面去输出服务和价值观,最后都是要兑现的,这光靠努力是没用的,还是需要规章制度和IT化系统来支撑的,每一个需求点能完成,对我,对团队都是巨大的考验。

明年我觉得更多要做的还是打通,公司内部体系的IT化建设要跟上,我现在就想着让我们所提供的服务可控,要把所有的服务设置到系统上,通过数据点去回收,这个挑战是最大的。需要对业务的理解,规则的实施,最后是系统的承接。这个其实是需要整个团队的进步,不是一个部门或者一个牛人来解决的。

云space 创始人 丁武萍

这段时间,在规划明年的团队管理。着重在团队中高层的建立上,开年第一件事就是分权,我会将更多权力分给伙伴,而且选择的一定是自己团队的成员,而不是采用空降兵的模式,其实以前一开始会以为空降兵会更懂得运作,但实际上远不如在自己团队内成长起来的人。个人的话,明年会有一些顾问团的出现,希望用外部的知识体系帮助内部成长的更快。

嗨团建 创始人 张海博

今年企业发展太快了,内部能力建设没跟上,核心成员在沟通协调上不够理想,个人成长上也有些跟不上企业发展的速度。

这段时间我就在想明年如何激活团队,能不能通过在公司内部搭建一些后台系统,将团队管理系统化、完善化。

“2016年告一段落了,但明年的方向在哪?答案在哪?”

拼多多 创始人 黄铮

年末回顾,我们自己其实在找今年的增长动力到底是什么,是“拼”这种模式特别适应人的需求?还是商品价格、性价比特别高?社交推荐能产生什么样的聚变效果?我们只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走了一小步,这个大的正确方向是什么?我们在尝试,明年能不能在电商平台商,增加一些人和人的互动方式,做一些产品迭代和新功能探索。

清单  创始人 许可

在15年之前的几年里,好内容基本等于好流量,做出好的内容,就能在品牌上升期获得一个好的传播和流量红利,但在今年这个红利很明显地减缓消失了,这个在以内容为主的平台上,都会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从实际业务上也是,内容生产和渠道分发两件事情上,本来不会太区分开,现在成为了两件事。

我们会在明年年初的时候,做一些内容方面的尝试。我们本来主要做图文内容,下半年就开始做音频和视频,年底逐渐往视频和音频倾斜的资源会更多,也组建了自己视频制作的团队。

我自己觉得,有一点工具属性的内容,适合的方式就是内容直接的付费,如果这个方式走不通的话,就会有很多生产者,会像现在这样拼命去生产内容,因为无利可图,大部分的生产者连我们的广告收入都做不到,但内容付费能不能走通,得明年去试,谁都还不知道结果。市场的反馈究竟能不能让现在的玩家继续下去,我们不确定,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初礼  创始人  曹希梦

今年刚刚开始推自己的自营品牌,年底更多会思考以后品牌往哪个方向走,如何将品牌的生命周期延长。年底的时间,得抓紧定面料、做设计、打样,这样明年一季度,能把自制的产品做出来,测试市场的反应,还要准备线下的门店的事,这些都得现在计划好。

这是在岁末,36氪关于创业者的小调查,我们希望每一天都能够记录下创业者最真实的想法,成为创业途中最好的商业伴侣。从今天起,我们也会在创业者话题中,向读者开放线上与创业者交流的机会。

点击“阅读原文”,在上述的几位创始人中,写下你感兴趣、想交流的受访人名字,写下您的问题,并留下姓名、公司、职位,我们将会为每一个创业者筛选出5个最佳问题,由创业者亲自解答,并通过我们的平台进行发布。

对于过去一年,他们的酸甜苦辣或者明年他们的看法与打算有任何想法的,都欢迎向我们砸来。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为了雾霾离开北京?这些创业公司并没疯 | 创业者话题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36氪(36Kr.com)是中国领先的科技新媒体,我们报道最新的互联网科技新闻以及最有潜力的互联网创业企业.

36氪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36氪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