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资本寒冬既是坏消息,也是好消息

2016-12-28伯凡时间

语音伯凡



所谓资本寒冬,

并不是突然之间投资人的钱变少了,

而是投资人变得更理性了

 

 

又到了年底,不知不觉,2016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年底的会比较多,前几天我参加央视的财经年会,我们讨论的话题是“资本寒冬之下的创业和创投”。央视请了几个投资界的大咖,周鸿祎、阎焱、邓锋……


在讨论当中,我注意到了一个数字,说是从2015年7月份起,投资就骤然变冷,很多投资项目就再也找不到钱了,所以大家就说,2015年下半年就进入资本的寒冬,这个寒冬一直持续到2016年。

 

我个人没有太感觉到这种寒冬,但大家都在反复说,我就不得不去思考什么叫寒冬。我注意到有一个数字,2015年和2016年相比,VC、PE投资的项目总额的的确确呈明显下降趋势,但是投资的资金总量,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在提高,也就是说资本越来越集中。

 


那种凭着一个故事和几页商业计划书就能拿到一大笔投资的时代肯定过去了,但是好的项目不仅没有遭遇寒冬,反而能够获得更多的投资,在这个寒冬当中,也同样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面对着寒冬,如果我们说这寒冬无关紧要,该拿到钱的还是能拿到钱,拿不到钱的人只能怪你命不好。这样的话听起来非常刺耳,但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寒冬至少不全是坏事。


过去我们经常说瑞雪兆丰年,瑞雪其实就意味着寒冷,农民知道雪下得越大,第二年的虫害就越小,第二年就可能是一个丰年,在前两年这种创业大潮当中,的的确确出现了很多鱼目混杂的项目,所谓的资本寒冬不过是投资人变得更加理性而已,他们更知道自己要什么。


1


在这个讨论的过程当中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近些年出现的所谓独角兽公司,要么已经销声匿迹,要么已经游戏结束了,我觉得今后几年独角兽的数量不会再像前几年那么多,但是它的质量会提高。

 


这句话我觉得说得很平常,但是引来了反驳。邓锋先生是著名的投资人,他非常不客气的反驳我说,他们投的公司已经出现了好几个独角兽,独角兽不会越来越少,只会越来越多。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自然就会产生争论,争来争去,周鸿祎说:“我来给你们打个圆场吧,所谓的独角兽就是非常稀缺、横空出世、鹤立鸡群那样的公司。因为它小,但能获得很大的投资,所以就有人开始动脑筋了,于是有人就从非洲采购了一批犀牛,把它运到中国来了,所以一下子中国大地就出现了很多很多独角兽。”

 

他说这话有点开玩笑,看得出来他对这几年出现的独角兽公司也不是那么看好,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前几年听起来响当当的那些独角兽,好像现在没有什么声音了,仔细一问,它们的估值在大大下降。

 

事实上,在创业过程当中,只要跟资本相关,就带有虚拟的成分,本来一个公司一个项目值不值得投,那就看它的自身价值,但是,一旦资本介入进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当一个项目有人投了天使轮,通过一定的包装,它就会吸引投资人过来,吸引的投资人越多,它就会产生溢价。

 


表面上一个投资人投了一个项目,他就是用真金白银认可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的价值就好像无可争议了。事实上不是如此,很多人投了A轮以后,他心里想的是如何在B轮退出,如何在A轮的末期启动B轮融资。

 

如果他投的是A轮,他心里想着的是B轮,他想着在B轮融资的时候这个公司的项目估值能够翻多少倍,然后在B轮退出的时候,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内他就获得了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的回报——这就是他投这个项目的初衷,他并不关心这个项目最终是否能够成大器,到B轮以后这个项目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所以这就会导致一些短期的行为,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手段,对一个项目无所不用其极的“美图秀秀”,让接下来接盘的人能够买单,很多独角兽公司事实上就是这样出来的。

 

独角兽有一个硬指标,就是估值10亿美金,我自己听说的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有四五个,现在好像很少有人讨论这些项目了。仔细一问,有些项目两年前估值超过40亿美金,而现在的估值连5亿美金都不到,也就是说不知不觉估值已经缩水了将近90%,这样的案例并不太新鲜。

 

2


我经常说创业也好,商业模式也好,它是一场持续的游戏。有时候我们启动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往往就会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来打出一张王牌,这张王牌对很多投资人来说,不一定是没看出其中的破绽,他只是觉得这个破绽至少不会在我的手里头露出来就行,这就是资本市场上经常说的“博傻游戏”。

 


有一个故事就是说的这样的场景。两个人在森林里头突然看见了一只老虎,其中一个人赶紧就跑,另一个人说,你跑什么,别跑了,你跑的再快你也跑不过老虎,那个人说,我根本就不想跑过老虎,我只想跑过你。

 

所以,由于投资人之间的那种心照不宣,他们即使是看见了破绽,他们也不说,只是希望这个破绽不在他手里头露出来就行,甚至为了在下一轮融资启动的时候能获得更多利益,他甚至会有意掩饰这种破绽。不仅掩饰这种破绽,而且还要动用各种各样的手法去美化一个项目,不少独角兽公司就是这样被打造出来的。


大家都听说过C轮死的说法,就是说很多公司在经过天使轮、A轮、B轮的融资之后,到了C轮的时候,突然间融不到钱了,为什么会融不到钱?

 

首先,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C轮的估值价格太高,一个项目的估值已经远远高于他在A轮和B轮时候的估值了;


其次,最重要的原因是在C轮的时候,一个项目的破绽开始显露出来了,曾经讲得非常动人、非常新鲜的故事,被投资人觉得不是那么新鲜不是那么惊艳的时候,吸引力就大大下降了。

 


这点像人的衰老。有一句话叫十八无丑女,如果你很年轻的话,很多缺陷因为年轻而被掩盖,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年轻作为一道掩盖缺陷、掩盖劣势的防火墙越来越不管用的时候,丑媳妇就要见公婆了,这就是很多公司在C轮死的一个原因。

 

我们看到的一些独角兽公司的衰亡,其实不过是C轮死的另一个版本。在所谓的寒冬下,独角兽的日子不太好过,独角兽也好,一般的创业项目也好,都跟自然界很多物种一样,在盛夏的时候,到处都是;而到了冬天时,要么藏起来,要么被冻死了。

 

3


我们在回顾商业史的时候,发现很多伟大的公司都是诞生在经济萧条时期。比如说在美国的大萧条时期,就诞生了一些不少称雄世界的公司,比如惠普公司、迪士尼公司,所以,寒冬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对于生命力弱的或者只有在盛夏时候繁殖力特别强的物种,寒冬的确不是一个好季节,而相反,对于那些真正有生命力的公司来说,寒冬说不定是一个好消息。

 


所谓资本寒冬并不是突然之间投资人的钱变少了,而是投资人变得更理性了,他们不再像撒胡椒面式的投资,而是将自己的资金集中在真正有价值的项目上,与此同时,那些靠神奇的资本化妆术而显得特别惊艳的项目,在寒冬时节就很可能遭遇到资金危机。

 

早在两年前我就说过,创业热潮并不能让我们欢欣鼓舞,因为不管创业的人有多少,投入的资金有多少,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创业的成功率是很低的,都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且在互联网成为创业总体背景的今天,赢家通吃的现象就会越来越明显。

 

过去,你开一个店,借助于信息不对称不通畅你才可能生存发展,而在今天很多的行业都遵守一个规律,就是没有Number one(第一),只有Only one(唯一)。所以,互联网使得创业的成功率变得更低,当然,风险和收益总是成正比的,一旦一个公司能够成为唯一,他的体量和成长速度也是以前那些创业公司不可比拟的。

 



所以我说资本寒冬即使不是一个伪命题,也是一个内涵不是那么清晰的说法,对于像冬天、严冬这样的说法开始流行的时候,总有一些人会引用一些经典的说法来解释严冬是怎么回事。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对于很多创业公司来说,这句诗听起来似乎有点无情,但他真的道出了这个寒冬时节我们应该有的一个健康心态。

 

面对逆境,面对寒冬,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的那句话永远不会过时:“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或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订阅相关内容

《伯凡·日知录》试听

——

如果你对吴老师的得到专栏《伯凡·日知录》感兴趣,但还没下决心订阅,伯凡时间现在提供一个免费试听《伯凡·日知录》的机会。我们每天提供10个免费试听当天节目的名额,想要参加活动的朋友请在后台回复关键词【试听】+【个人微信ID】,我们会逐一添加微信,并告知大家具体参与方式。



————————  推荐阅读 ————————





——

打开伯凡时间微信公众号,点击内容精选-历史文章,输入关键字就能查看历史文章。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伯凡官方账号,分享吴伯凡老师的真知与洞见.

伯凡时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伯凡时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