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疯狂的共享单车被政府收缴了,共享这个概念比想象中崩坏地更快 | 年终盘点

2016-12-28刺猬公社
导读

各家的年度热词都选了“共享经济”,但讲的故事却大不相同。

  

By  陈璐 整理

 

就在共享单车一路乘风破浪,向着更多城市高歌猛进的时候,政府出面为它划区停车了。圣诞节这天,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制定并发布了《成都市中心城区公共区域非机动车停放区位技术导则》,单车在成都有了停放的“正确姿势”——放进白框,统一朝向。



地铁4号线双桥路站外,一处新的非机动车停车点已画好。

 

而在一个月前,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办事处刚以占用城市道路开展经营活动为由收缴了 204 辆共享单车。不只是成都,深圳、上海等地的城市公共管理者也在考虑出台一系列管理措施以规范和监管突然涌入的各色单车。

 

众所周知,在号称是“资本寒冬”的2016年,共享经济一路呈现繁盛之势,成为互联网创投圈绝对的主角。资本竞投的故事离我们较远,街头五颜六色的单车却离我们很近。共享单车作为一个非创意性概念,在互联网下半场却以雷霆万钧之势完成多轮融资,想不引起媒体的注意都难,事实上它也的确成为了多家媒体机构谈论共享经济时最常引用的例子。

 

但很显然,共享单车掀起的这场对城市空间的争夺战被各地的监管政策泼了冷水。正如滴滴的野蛮生长必然迎来法规的“早产”出台那样,共享单车市政公益的重叠将使其未来的发展变得更加复杂。

 

而在共享单车的未来这个问题上,不同媒体机构有不同的站位与态度。

 


乐观期待

 

腾讯研究院在总结2016年互联网十大关键词时将“分享经济”列在首位,并称“2016年是分享经济是崛起的一年。”在对共享单车的横空出世泛泛而谈之后,文中应景地插入了马化腾先生今年5月领衔撰写《分享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新经济方案》一书,认为分享经济在促进社会隐性就业方面有积极作用。

 

2017年的分享经济为什么还会火爆?拒绝浪费的生活理念是分享经济的理论基础,移动互联网则为分享经济提供了技术支撑。技术在发展,分享经济就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伴随着消费剩余的大风,人们惊喜地发现:通过分享经济平台实现隐性就业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社会趋势。

 

百度百家号的自媒体人文庚淼则盘点了国内各领域最为人称道的共享经济成功案例,出行领域的典型代表非共享单车莫属。文章称,随用随取的摩拜单车“复活”了城市公共自行车,也“复活”了共享经济的理念。尽管初出茅庐的摩拜目前面临诸多问题,但“依旧可以乐观期待”,认为在健康环保的自行车共享领域内,摩拜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Uber或滴滴。

 

中国互联网创新者组织“极客公园”将“共享单车”列为了2016年科技互联网圈的十大趋势之一,称摩拜和 ofo 的出现打破了资本圈渐趋冷却的状态,越来越多的玩家竞相入局,点燃了资本的热情。



 

在惊叹“曾经主导国人出行习惯的自行车竟以这样的形式重新回到人们生活之中”的同时,极客公园也可以观察到了共享单车领域的最新剧情:2016 年下半年,越来越多的自行车整车品牌也加入了这场混战,比如永安(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运营商之一)推出无桩共享单车永安行、野兽骑行推出小蓝车 Bluegogo、背靠凯路仕的小鸣单车、背靠永久自行车的优拜单车、与ofo 合作的互联网单车品牌700bike等。

 

在共享单车呈现“一锅粥”、市场上已有资金充足的玩家以后,后跟进的公司和投资方还有什么突围的可能?极客公园引用了贝塔斯曼中国投资副总裁汪天凡的观点:“要么就说有电动车、要么说是成本优势,要么说是二三线城市覆盖,要么说是有战略级资源,要么说是技术方案不同。总而言之,满大街的五光十色。”

 


不太看好

 

互联网与科技圈自媒体“科技公敌”则对共享单车的商业逻辑提出质疑。在其23日发布的文章《在商业逻辑之内,共享单车真的有诗与远方吗?》中,三个小标题直接表明了作者的态度:“资本热捧也掩盖不了盈利困局”、“后续市场匮乏导致的伪商业模式”、“收购可能也是一条行不通的路”。

 

首先,成本居高不下和利润单一失衡造成了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境;其次,单车可推广的市场、衍生产品和服务都很有限;最后,基于合作需要而有收购可能性的网约车平台和O2O平台目前日子都不太好过,共享单车短期内找不到接盘侠,只能作为政府公共自行车的补充。再加上目前全球没有一个公共自行车项目能实现自行盈利的行业状态,共享单车的前景实在是不容乐观。

 

砍柴网24日刊发的自媒体人文章《为什么不看好“互联网+单车租赁”》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文章作者认为,“互联网+单车租赁”解决了消费者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但它联合政府干会更好,民企单纯靠资本来推动还是有很多的困难点:最后一公里的需求痛点不是所有城市都适合;商业模式好看,但盈利疲软;适合政府做公益,但商业化介入难发展;城市秩序比规模发展更重要。

 


充满矛盾

 

除了对共享单车的期待与质疑,很多媒体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显得矛盾了许多。

 

TechNews科技新报梳理了2016年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情况,称在共享经济、绿色出行受到鼓励、传统城市自行车租赁系统亟待拥抱互联网的大环境下,共享单车在城市出行领域显然大有作为。但是也留下了三大后遗症待解:单车产能过剩、平台盈利艰难以及所面临的道德困境。

 

在艾媒网盘点的2016年十大行业热点事件中,共享单车与此前的滴滴优步资本大战均上榜,前者在后半年的轮番大额融资使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市场变为资本寒冬中烧得最旺的一把火。但实际上,共享单车平台一面借助外部投资覆盖市场,一面又存在管理缺陷、道德困境以及盈利模式不清晰等诸多问题。烧钱扩张走的是滴滴优步的前路,剧情发展到最后很有可能是并购。这场由资本堆叠出来的共享经济神话会否成功依旧有待时间见证。

 

36氪则将共享单车选为了“年度故事”,在《共享单车,真假风口的幕后战事》一文中梳理了2016年这场单车大战背后的资本狂欢以及未来将何去何从。

 

“这场战争,看起来发生在对每个街角的争抢上,但我们认为真实的大战,其实发生在腾讯、滴滴及红杉、DST等各大机构的资本下注中,发生在对真实财务模型的测算中。”

 

出于解决城市居民最后一公里的刚性出行需求,以摩拜和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市场开始变热,橙黄之战、南北对峙的戏码使整个资本圈热血沸腾,这一年两家分别拿下了四轮巨额融资。资本的大量涌入导致共享单车的竞争逻辑变为:通过迅速烧钱扩张,以足够大的规模和密度形成壁垒。摩拜和OFO率先抢占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而后来的小玩家则从其他二三线城市细分。



 

此外,分析“共享单车”这门生意还要考虑以下三个维度:共享单车是否存在区域性或者共存性的可能?摩拜的技术创新和ofo的模式创新谁会胜出?未来如何盈利?

 

第一个问题,现实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后来者会与先行者联手,被先行者投资或并购,比如摩拜单车11月末投资由你单车,占股20%;上海优拜单车宣布与校园运营平台校校合作,孵化“校校单车”。

 

至于第二个问题,摩拜和OFO现在正走在趋同的道路上,摩拜此前推出成本较低的mobike lite,ofo正在研发可大规模匹配现有单车的智能锁。36氪认为,一旦技术差异缩小,共享单车这条赛道本质上将转变为模式之争。



 Mobike Lite 与 ofo 第三代单车

 

而盈利一直是高悬在这个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共享单车作为相对微末的生意,盈利靠的是基于无桩和联网模式下用户使用的高频程度。但如果前期的大量铺放并没有建立在足够活跃的用户需求的基础之上的话,市场整体的风险就会变大。

 

联想一下团购、网约车等行业在盈利难以为继时做出的“合并”选择,共享单车的领头羊ofo和摩拜或许也会重演这样的情节。

 

腾讯科技的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深网”在年末推出了系列文章《共享经济这一年》,其中对共享单车的分析判断是:“如网约车一样,共享单车也会变成一个残酷的游戏:资金与资源将会是共享单车的最大变量。而产品端的差异,随着各家的快速迭代,也许会在格局竞争中会被逐渐淡化。”

 

目前,单车的入局者遍及互联网公司、单车制造商和公共自行车运营方等。而最先进入市场的ofo又推出了“城市大共享”计划,这意味着早期的单车平台已经在承担除“制造者”以外的“连接者”的角色。文章在谈及共享单车时尤其注意到了政府公共自行车的入局。永安自行车于11月末正式推出共享单车品牌“永安行”,其在资金、运营、政府资源等各个方面的成熟经验对其他共享单车品牌来说都是挑战。

 

至于媒体普遍质疑的盈利问题,深网觉得这可能并不是这一阶段共享单车该思考的问题----毕竟,单车作为一项低价高频的产品,盈利的前提是高覆盖度,先在混战中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共享的不只是单车


显而易见的是,共享经济不只局限在出行服务,很多媒体的年末盘点也提到了知识技能、房屋服务等细分领域。

 

新浪2016年度科技风云榜年度最佳初创公司奖颁给了姬十三的知识分享平台在行和分答。前者面传身教,后者线上解惑,一年之内完成了知识分享的“O2O”转变,也证实了知识本身的商业价值。此外,“分答”作为知识共享代表还获得了南方周末“2016年度新锐品牌”称号。科技新媒体infoQ在盘点2016年度互联网界大事件时,将“分答”视为共享经济领域最引人注目的创新,但同时也指出了先前分答走向网红模式的问题。腾讯研究院在谈及知识分享经济的未来时抱的态度更加积极:互联网正在经历从免费到付费的演变,曙光可期。

 

在房屋服务共享领域,共享办公和共享住宿这两种产品形态也在快速发展。前者以“方糖小镇”、裸心社、Wework等初创公司为代表,后者以途家、小猪短租以及国外短租业巨头Airbnb为代表。

 

腾讯科技“深网”在分析国内的房屋短租行业时称,分享房屋在中国仍只是一种时尚,但蛰伏四年的短租业已经到了爆发前夜。一方面,中国短租公司途家和小猪在C2C市场短兵相接;另一方面,共享经济的鼻祖之一Airbnb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加快了入华脚步,11月还传出了收购小猪的绯闻。



 

共享办公方面,南方周末选出了2016年共享经济领域的三个标杆企业,其中联合办公代表“方糖小镇”榜上有名。“方糖小镇”是一个以社群为基础的共享办公运营商,拥有中小企业-共享、大企业-定制、蜂巢式企业-移动办公三大产品线。



 

在诸多以“年度关键词”、“年度大事件”为标题的盘点文章中,“共享经济”成为媒体普遍提及的一个词。从年初被列入两会提案和政府报告之后,共享经济便在多个领域铺展开来:从出行领域的滴滴、优步、OFO、摩拜到知识领域的在行、分答、值乎、喜马拉雅,从住房领域的Airbnb、途家、小猪短租到办公领域的Wework、裸心社、优客工场等。

 

共享汽车、房子、自行车成了2016年最热门的项目,但是在中国又遭遇到了很多现实问题的困扰,以网约车新政、房屋出租的管理条例、地方性城市管理条例等为代表的政策的出台必然会对共享经济的发展造成巨大的影响。此外,共享行业自身又经历着来自资本的拷问,对盈利模式的探索也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资本市场如果断供,在2017年很可能是共享单车领域的一个洗牌年

 

疯狂资本追求的热点在现实的照耀下是否会成为美好却易碎的镜中之花,还得交给时间来检验。

 

参考链接:

http://tech.qq.com/original/shenwang/shenwang.htm

http://www.geekpark.net/topics/217344

http://36kr.com/p/5059938.html

http://tech.sina.com.cn/zl/post/detail/i/2016-12-23/pid_8509433.htm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投稿邮箱ciweigongshe@126.com

网站www.ciweigongshe.net



提交公众号
听记者们讲幕后,听新闻界前辈们讲古;温故历史的先声,撷取域外的经验;八卦下新闻学院的男神女神,挖挖行业转型人的心声;佐以饭局、段子和刺猬君的撒娇卖萌,就是我们刺猬公社的存在理由.

刺猬公社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刺猬公社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