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日本那些下海拍片让你爽翻天的妹子们,自己却过得一贫如洗……

2016-12-27HOT男人


对于姑娘们来说,什么样的工作收入最高,站街or下海拍片?每次当兄弟们在家疯狂撸片的时候,可能觉得屏幕前这个娇延残喘、卖力演出的姑娘能捞金无数,然而撸片亿部、阅人无数的阿娃老湿今天要告诉你的是,在日本,你们热衷的SEX产业,姑娘们根本就没有不菲的收入,更不能以此来帮姑娘们脱困。


日本作家铃木大介的《最贫困女子》一书,揭露了日本SEX产业底层女性的真实生活。




接客也有等级之分,胖丑老是没有客人宠幸的


在日本,有群身形肥胖或身心障碍的女性,工作困难到连想站街都找不到客人,所以只能去接受拍摄一些重口味的电影。


被认为是先进富裕国家的日本,其实贫富差距的问题特别严重,在日本单身的工作女性中,每3人就有一人年薪未满114万日元(约67000人民币,月薪6000不到,在日本其实很难生存)。她们生活在大都市里,赚的钱永远不够花,孤苦无依;因为申请社会救济的手续太复杂了,她们也无力求助,就只能进入这个产业。


但即便是这种工作,一样有阶级之分,年轻漂亮的、相貌姣好的,永远有接不完的客人;生过孩子的、肥胖的、身心障碍的,就只能接下一般人不愿做的粗暴工作,赌命去赚钱。日本报导文学作家铃木大介访遍风俗店、酒店、成人片女演员,记录这群连从事X产业也快活不下去的真实底层女性生活。



因为卖肉,生活艰辛到差点在孩子面前割脉自杀


29岁的清原加奈,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代名词。她从小父母离异,遭母亲虐打,无奈之后还是被送入孤儿院了。她从小体型肥胖,备受排挤,结婚以后也不幸福,日日夜夜被家暴。为了保护孩子,她一怒之下将前夫轰出家门,却也顿时失去经济支柱。早在怀孕时,她就把工作辞掉了。



为了照顾小孩,她无法到离家太远的地方打工,工时也不能太长,求职处处碰壁。面对付不出来的水电费、煤气费、房租等庞大生活开销,加奈只好把脑筋动到交友网站上,开启一个又一个的站街夜晚。


然而,即便这样,加奈也赚得不顺利。因为她长得不漂亮,曾被酒店经纪多次怒吼要减肥和整容。挨打被踢的次数早已多得数不清。好不容易靠卖肉保住了最基本的生活,加奈却越来越想死,好几次在客人、孩子面前割腕。割腕后,她只能一直跟孩子道歉:对不起,我是个糟糕的妈妈,对不起...


曾经有记者询问过她:为什么不寻求当地社会福利的救助呢?加奈说:如果求助,安养机构可能把孩子带走,我不愿意让小孩在福利院长大,我不能失去孩子。她每句话都显现出单亲妈妈走投无路的窘境。



对于她们来说,身体已经沦落成赚钱的工具了


加奈只是这其中一个非常鲜明的案例,另一群位于这个产业底层的,是身心障碍女性;由于情色影片中很少有少女愿意做些特殊服务的重口味服务,不少掮客会穿梭于歌舞伎町,搭讪这群“一看就知道是残障人士”的女性。一名轻度智障的女子就说:“有人找我去下海拍片,跟狗玩的话,可以给我30万!”


像这种情况,在身心有些不健全的姑娘身上体现的特别多,她们经常只能在完全无视人权的环境下赚钱。其实,如果生活有保障,谁都不愿意去涉足这个领域。




“站街不是赚的很多吗?还在抱怨什么?”这是常见对X工作者的批评,但首先,不稳定的客源根本赚不了大钱,像前述清原加奈那样的肥胖女性,不只很难接到客人,也时常被羞辱、殴打。


再者,这份钱完全是赌上性命在赚的。例如未满18岁就开始从事这个产业的逃家少女,每天接客下来,身体几乎支撑不住要瘫痪,有些少女甚至会用止疼药来止痛。




对这群少女来说,身体早已不属于自己,这只是她们用来赚钱的工具,一切都只是为了钱,为了活下去而已。“我应该,没办法生小孩了吧....”偶尔,有少女会发出这样无助的哭喊。


《最贫困女子》作者铃木大介认为,要保障这群从事性产业的女性,第一要务就是让这种工作成为光明正大的正经工作,,做一套正式的法规、纳入政府管理,才能避免成人工作者在毫无人权的工作环境下被剥削、被虐。


部分来源:节选自《最贫困女子》、宅男福利社


?

你也别闲着,来陪HOT君聊聊

你对此现象,怎么看?


约合作请联系:hotmen@yoka.com

提交公众号
全天下男人的好朋友,最受欢迎的APP《HOT男人》官方帐号,这里有杂志里看不够的养眼美女,超夯段子,顶级冷笑话,关于男人那点儿私密事儿,咱们悄悄说.

HOT男人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HOT男人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