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无人为干涉,纯粹的技术能实现真正的“新闻自由”么?

日前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今日头条不会也不需要设立传统意义上的总编辑,他说自己最忌讳价值观先行,认为不干涉可能是今天他对内容最好的管理。此番言论一出,引起各方热烈的讨论。人民日报就此言论也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算法盛行更需“总编辑”》对算法和价值观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人民日报已经不是第一次就互联网企业行为进行评论,此前针对百度“血友病吧事件“”魏则西事件“多次表示追求利润最大化是企业的“天性”,但大型互联网企业应当担当更多的社会责任,不能丧失底线。此次人民日报评论今日头条价值观,意在警示今日头条不能一味追求技术创新,而忘记遵循道德和价值观。企业应在不违反法律和基本道德标准的前提下最大化该企业的盈利。


据媒体报道,今日头条每个月为1.5亿用户提供服务,每天有近7000多万人花76分钟在今日头条上观看新闻、视频。这庞大的用户群体,已经超过一般卫士电视台的关注度,已具备新闻媒体的属性。但是今日头条的内容生态,基本上还是靠UGC,即用户内容生产者。没有采编队伍,信息的真实性和内容的质量都无法保障。


没有总编辑的“把关”,看似是实现“新闻自由”,其实不然。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热议的网络大事件都有可能发生反转。在2016年春节期间,“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霸气媳妇回农村掀翻桌子”“东北村庄农妇组团‘约炮"等文章流传广泛,引发媒体和网民热议。这些文章正是通过个人号发布,经过媒体传播,引起社会讨论。最终经过有关部门、媒体和网民的调查发现,这三篇文章都是虚构之作,属于虚假信息。


纯粹依赖技术分发信息,算法并不能辨别新闻的真伪性,没有人为的干预,这些迎合大众口味的八卦或者洋葱新闻就会通过推荐系统分发到每个人的手机,社会影响力可见一斑。


知乎上已经发起了”「今日头条」这种通过机器算法进行内容分发的平台,会成为新闻界的主流吗?“的讨论。其中网友青岚详细介绍了今日头条内容分发系统的工作原理,在此不再赘述。文中讲述的推荐系统在互联网行业中并不陌生,广泛用于音乐网站、社区网站、电商网站等。这种通过技术实现个性化推荐,从而根据用户的兴趣特点和购买行为,向用户推荐用户感兴趣的信息和商品。


这种技术用在电商网站,可以帮助用户快速发现商品或者决策购买产品音乐网站,可以帮助用户快速找到喜欢的音乐;用在新闻媒体上,可以提高受众筛选信息的效率技术的价值上来看推荐系统对于企业有很大的好处,可以降低人力筛选成本,提高用户的点击率。但是对于新闻媒体来说,因为没有用户电商网站购买行为或者在音乐网站的关注或者收藏行为作为结果导向调整算法,则点击率则成了系统推荐的唯一指标。所以有的头条号为了提高提高点击率不惜通过编造偏离事实的标题获取用户的点击。加上社交传播,有时不实新闻会成为公众事件。


西方“人权卫士”曾经抨击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只有倾听和沉默的自由。 新闻自由中的“自由”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所谓“自由”。新闻自由是可以使人们更全面的了解某一事件的真相。不同的媒体可以对某一事件进行不同角度的观察和分析,从而使受众更加客观和详尽地了解事件的本质,避免片面性和局限性。但是如果新闻媒体为了提高点击率和受众面,不惜曲意迎合民众的低级趣味,充斥暴力、色情和低级庸俗的东西,那将使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下降。


推荐系统中通常记录用户行为数据,得到用户画像,进而推荐相关产品。在今日头条的内容分发平台中,通常记录用户点击新闻的路径,如若点击某一则推送的新闻,他会把你列为你对这则新闻有偏好。比如最近针对“景甜是烂片女王”的言论甚嚣尘上。头条会给笔者推荐了一条景甜新闻,笔者点开后,推荐系统把“景甜”这个关键词作为标签纳入用户偏好库中。头条会不停地给笔者推荐更多的相关新闻。其实这种点击行为很难代表这个用户的偏好,如果用户不主动上报“不感兴趣”,系统就会重复推送。同时推送的相关新闻,有些只是标题改变下,内容重复单一。


如果完全按照用户行为数据进行推荐,就会使得推荐结果的候选集永远只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若以利用推荐算法分发内容,还需要一段很长的路优化,完全依赖技术推荐,是不可取的。人为干预不会破坏新闻的自由性,算法技术不能保证新闻的真实性,所以技术创新的同时,同样需要“总编辑”的把关。


人民日报也多次发表评论表示信息的真实性、集纳信息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发布信息的透明度与共享度,是互联网行业安身立命的基础。在互联网商业时代,有些领域的红线并不清晰,所以企业更应该自我监督和自律。应该将对舆论监督的责任注入企业的基因里。 这样企业才能发展地更长远!
提交公众号
侃侃互联网那些事儿,挖内幕,晒规则,被记者.

互联网那些事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互联网那些事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