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掌控华尔街的律政佳人:从温婉小女人变成“巨人杀手”

2016-12-25聪明投资者

继赵小兰之后,特朗普再次任命华裔女性管理华尔街!

 

据彭博报道,特朗普考虑提名前美国检察官、华裔杨黄金玉(Debra Wong Yang)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

 

CNN报道称,如果提名被参议院通过,57岁的杨黄金玉将负责领导SEC针对欺诈、内幕交易等金融不当行为展开执法行动。她的提名表明,特朗普对于金融犯罪的态度可能比预期的更加严苛和强硬。

 

杨黄金玉出生于1959年,是第一个被布什政府任命为美国律师的亚裔女性,被称为“1米55的巨人杀手”,而常年和毒品、暴力奋战的“律政俏佳人”,却是一名受传统中国家庭教育长大的温婉女性。


她是如何从温婉的传统女性变成如今的“铁手腕”呢?




“故乡女孩”成长纪

 

从洛杉矶市中心的美国法院12楼的办公室,杨黄金玉可以看到她的小学。在传统、阶层性的中国家庭中,她是30个兄弟姐妹和表亲中最大的女孩。

 

在接受美国《超级律师》杂志采访时,杨黄金玉讲述了她的童年。

 

杨黄金玉的祖父在1910年移民到美国,开了一家大型肉类市场,经常花很长时间穿梭在唐人街。她的父亲是一名成功的注册会计师。她是家里的长女。

 

“祖父和我说,比起我自己,我要对更多的人负责”杨黄金玉回忆说,“他告诉我必须成为弟妹的榜样,并回馈社会。”

 

这让年幼的杨黄金玉受用颇深,她顺从长辈,遵循长幼有序的原则,在10岁时,她开始负责家庭聚会的动员工作,并分配年轻的弟妹去整理家务。

 

但在成长初期,杨黄金玉对于自身发展却很迷茫。她对待自己的未来同样“柔软”,充满了放任和不确定。


1981年大学毕业,她获得皮策学院的政治学学士,但却无法找到一份好工作。

 

所以她决定去波士顿大学法学院继续就读。初衷接触法律,只是为了可以有机会在企业或者律所就职。


“一开始,我没有什么激情,直到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相信自己可以成功。”

 

毕业后,在律师事务所任职期间,杨黄金玉发现她的传统家教让她习惯了顺从,生性温婉的她不会去反驳、质疑、或者挑战权威。她很难开口和别人争辩。

 

“我很难和其他律师在法庭上辩论,或者在公司里与我的同僚产生分歧。”她说,“这其实是不对的,因为你的存在就是帮助提供新的想法。”


她需要改变,打破一些曾经认为正确的东西。

 

她和律师朋友在下班后会面,来研究如何去辩论、去质疑,她试图让自己站在客户利益的对立面去思考问题。

 

而最大的突破在一次她去当时约会的一个犹太男人家吃饭,这打破了她骨子里一直以来中国的传统家庭教育思维。


“我很震惊。”她说,“他的家人们可以在饭桌上争辩,甚至离席而去,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爱着彼此。”这和我的成长环境是完全背离的。

 

后来,她渐渐掌握了方法,在圣莫妮卡和芝加哥私人执业五年后,她因为缺乏审判经验而感到沮丧,于是到洛杉矶就职,担任美国律师,积累了丰富的审判经验。




“我在美国法院中为一名法官服务,那些能言善辩的律师总能激励我学习到很多经验。”

 
1米55的“巨人杀手”

 

律师的从业经历,让杨黄金玉从温婉的小女人变成了“巨人杀手”,她开始和各类案件打交道,接触许多社会的阴暗面。



担任联邦检察官期间,杨黄金玉处理多起暴力犯罪、白领犯罪、国际洗钱和计算机犯罪案件,曾成功起诉多起受关注案件,包括格伦代尔纵火调查员被定罪在全州纵火、加州首起联邦劫车案、房地产代理人被绑架案以及一名电脑骇客被判当时最长刑期案等。

 

她曾以“拿下”加州暴力毒品团伙、调查金融欺诈,被称为“1米55的巨人杀手the 5-foot-1-inch giant killer)

 

在从业过程中,她逐渐展现出坚韧不拔的一面,主张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反对企业欺诈行动,在她任职的第一年,工作人员提交了483宗商业欺诈案件,让纽约办事处迎来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年。

 

在法国银行Crédit Lyonnais的大规模欺诈计划中,她巧妙的处理政治敏感案件。

 

案件被指控人之一是法国财政部副部长Xavier.Musca,他曾打电话给杨黄金玉,对她大吼:“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银行之一!”


放到多年之前,杨黄金玉或许会无法应对,但当时的她,甚至可以在谈判会议上从容的调侃对方。

 

在洛杉矶的最后谈判会议上,法国方面一直试图让杨黄金玉回落罚款的程度。相反,她要求额外增加2500万美元,一部分原因是主席违规,另外她说:


因为你们的财政副部长对我喊了半小时,单就这,你也该花额外的2500万美元。

 

在一阵震惊的沉默之后,整个小组大笑起来。


最终,该银行的主席Jean-Claude.Seys认为,对于收购垃圾债券和保险业务,他们确实向联邦银行监管机构提供了虚假陈述。


在她任命期间,洛杉矶是美国凶杀案高发地之一,在一个名叫“无声之夜”的案件中,涉及到墨西哥黑手党监狱团伙从夏威夷向印第安纳分发毒品,枪杀两名警察,以及无法形容的暴力行为,在杨黄金玉任职之后,她巧妙处理,成功的关闭了大部分的帮派活动。


杨黄金玉是布什政府第一个被指定为美国律师的亚裔女人。她在布什政府的企业欺诈任务组任职,在成为联邦检察官之前,杨黄金玉是加州州法官。

 

现在,她是律所现任律所Gibson Dunn&Crutcher LLP的合伙人,处理涉及白领犯罪,公司合规,数据隐私和涉及中国的事务的案件。



尽管工作打破了她一直以来的传统家教,但杨黄金玉骨子里对国家和文化的热爱,却从未随着她的性格而改变。


她始终致力于建立华人社区,也是洛杉矶地标建筑:华美博物馆(Chinese American Museum)的创始人之一,这是美国规模最大的华人博物馆,见证了华人在美150多年的奋斗历史。

 

同时,在面对工作的时候,她还是那个温婉的“杨黄金玉”,曾和她一起共事的人都说,杨黄金玉做事认真,有头有尾,平易近人,为人也很谦虚。


也有人形容她“像玉一样温润”。

 

杨黄金玉在采访中表示:这是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作为一个法官,我一直受到律师的挑战和质疑。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必须去做一个更好的人,来完成我的工作,”

 
华裔检察长“离职门事件”

 

2006年12月7日,美国司法部在没有预警、没有说明原因的情况下,以“工作业绩不佳”为由,解雇了全美93名联邦检察官中的8名。因此,美国媒体和国会群起而攻之,质疑说这是布什政府在背后一手操纵的一场政治清算运动。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2007年美国“检察官门”事件愈演愈烈,南加州两名颇有影响力的检察长中,前圣地亚哥联邦华裔检察长林剑华被列在八名被开革名单之内,已成事实。但另一华裔检察长杨黄金玉的辞职,是否同样受到白宫的压力,也引起美国国会的重视。

 

杨黄金玉是去年10月主动辞职。目前已经转往Gibson, Dunn & Crutcher律师事务所工作,在回应记者3月21日下午致电留言时,杨黄金玉通过律师事务所的公关主任皮亚特(Pearl Piatt)发表如下简短声明:

 

 “杨黄金玉决定离开她担任的联邦检察长一职,而转至私人律师事务所工作,完全是个人的决定。”



 

杨黄金玉的声明,和她去年公开说明的理由是一致的,因为她在任检察长期间,先生和她离婚,她有三个孩子要照顾,因此决定辞去检察长一职而到私人律师事务所就职。

 

和杨黄金玉私交较深的一名华人律师21日透露,杨黄金玉确实是因为个人原因辞去检察长一职,她不在被开革名单之内。

 

联邦参议员范士丹在接受主流媒体访问时表示,她有证据,林剑华是因去年决定要申请搜索令,调查加州共和党众议员康宁汉(Randy Cunningham)贪腐案前,被白宫认为,造成麻烦而被开革。

 

美联社报导,杨黄金玉辞职前约五个月,她的办公室对加州共和党众议员刘易斯(Jerry Lewis)与一名说客的关系进行调查。因此,范士丹的怀疑有一定根据。如果林剑华和杨黄金玉两名华裔检察长都因调查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而被公开或暗地要求辞职,这将成为民主党国会议员攻击白宫的有力炮弹。

 
单身妈妈的时间表

 

在“离职门”发生期间,杨黄金玉和丈夫离了婚,独自抚养三个孩子。


有一句古话说得好: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她并不愿过多透露她的婚烟状况,只是向《外滩画报》的记者透露了一份单身妈妈的“时间表”。


每天六点起床,在家处理邮件,为孩子们准备好午餐,检查作业,然后叫醒他们,帮他们穿衣服,开车送他们上学。

 

一路上她喜欢和孩子们交谈,如果对孩子们的学业有什么疑问,她还会到学校直接找老师提。

 

由于洛杉矶时间比华盛顿晚三个小时,所以华盛顿的事情已经在家处理好了。到达公司后,接着查看新邮件、打电话、开会,中午外出用餐。

 

回办公室后阅读大量案件文档,六点半下班,有时还会更晚。

 

回家后和孩子们一起吃晚饭,帮助他们做作业。最后还要做她自己的“家庭作业”,一般要到凌晨1 点才能睡觉

 

她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出差上。但她并没有疏于对子女的照顾,在她的办公室里保存着蜡笔和着色书,以便于孩子们周末来公司陪她。

 

她也会在工作的时候打电话给孩子,为即将到来的拼写考试做准备。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和母亲分开。”她说,“我会在他们面前提出公民责任,他们为我自豪,在学校也会谈论。”

 

采访她的美国记者发现,杨黄金玉有一个细分到小时为单位的日程本, 在医生的候诊室里有15分钟的时间,她可以拉出列表,规划如何再为家人多留出时间。



杨黄金玉很有活力,她被《超级律师》描述成是“一个热情的人”,尽管有人说她过分热情,她很爱开玩笑,让人很难把她联想成法官和精明的政治家。


在采访时,她喜欢偷偷摸手指,在把控采访节拍的同时她还在用电脑处理邮件。聊天的主题也很丰富,从爱国者法、越来越强大的监狱帮派,到她女儿最近的扁桃体切除手术。

 

她也会凌晨三点在她的办公室,喝茶、听音乐,以及疯狂的处理在工作时间里无法应对的问题,她开玩笑称之为“ADD”:“除了我的家人,我一生都是我的工作,不过,我不喜欢锻炼~”

 

当然,从她的近照来看,也的确验证了这一点。

 


《华尔街日报》援引特朗普敦促纽约曼哈顿区检察长Preet Bharara留任一例指出,Bharara在任时铁腕打击内幕交易和商业腐败行为,他将和杨黄金玉一道着重打击金融犯罪。

 

由“铁娘子”管辖的华尔街,会不会如之前她任美国律师期间一样甩出破纪录的案件卷宗呢?诚如Cowen & Co.的分析师Jaret Seiberg点评杨黄金玉的提名时所言,“我们认为,特朗普当选后,他承诺和行业所预期的执法环境放松是不可能发生的”。

 

所以,特朗普是又打脸了么?O(∩_∩)O哈哈~







提交公众号
走近最优秀的投资人,聆听客观表达的理性声音,只做最好的原创财富资讯,洞见独立思想,回归资本常识.

聪明投资者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聪明投资者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