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圣诞快乐:我的日本一日游

2016-12-25槽边往事


圣诞节总是让人觉得温暖快乐,就像是自己躲在了一双红色的厚袜子里。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变得越来越喜欢圣诞节,喜欢圣诞歌曲,喜欢圣诞老人,也喜欢圣诞树上闪亮的彩球和树下堆积如山的礼物盒子。之前,我一度因为自己是一名业余佛教徒而对自己的欢喜感到有些愧疚,后来看到许多德高望重的仁波切在光头上顶着圣诞帽拍照,相互邮寄红色圣诞卡,我也就彻底释然了。


圣诞节原为耶稣而设,却并不只是基督教徒的节日。爱和快乐并没有专利,属于每一个能够感受到它们的人。


23日我去了一趟日本,24日晚上就返回了北京。原因你可能不相信:我的五年期日本签证需要激活一次,到了明年1月就会超期,所以我只好赶在年末急匆匆飞往东京。人生中第一次去日本,前后就呆了一天一夜。


又因为有个朋友刚好也在日本,就住在千叶县,正闲得浑身蛋疼,叫我过去陪他聊天喝酒。于是我想了一下,就定了飞成田机场的机票。落地之后,坐了45分钟的JR快车,来到了和东京隔着一个东京湾的千叶县。当初选择去千叶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千叶的日文名是Chiba,“吃吧”听起来就像是很浩荡的邀请,怎能不赴约前往呢?


去到千叶之后才明白,为什么日本街上会有那么多的秃顶大叔。日本冬季的风是在是太猛烈了,如果不戴帽子的话,吹得人脑袋疼,一把一把地揪头发。虽然风很大,但是天空中却总有几朵疏云。千叶的天空是那种天真的蓝色,地平线上点缀着几朵呆云,让我想起自己80年代的童年。在那时候,无论是在北京、乌什塔拉还是在昆明,天空都是这样的颜色。风也有那么大,毛衣穿在身上就是毛线串起来的洞洞。回想起来,总有一种又冷、又穷但是又穷开心的感觉。


以前看日本的动漫,尤其是看背景里的天空颜色,总是赞叹日本人很有想象力,竟然能画出这样有梦幻色彩的天空。站在千叶的街上,听着风声,看着蓝天,我终于醒悟日本人没有想象力,他们是杰出的写实主义画家。无论是天空还是街道,日本漫画家笔下的景色,正是他们眼中的景色。这就和去南法一个道理,唯有去过了,见识过那里天空和云霞变幻丰富的色彩和光影,才会理解印象派画家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以及为什么他们的笔触总是如此充满激情和狂野。


“热情起来!”麦田里的一个声音对梵高说。


我认识太多往返于中日之间的中国人,对于他们来说,日本相当于是中国的一个省,比如:云南。他们去的次数之多,挖掘之深,了解之细,甚至能超过本地人。他们甚至知道在某个穷乡僻壤的小店里,有一种什么独特的风味,或者是某种别致的铁壶。上一次还有中国人建议我去箱根,不是为了温泉,而是因为那里有毕加索、梵高、莫奈、雷诺阿的真迹。这就像我回云南度假之前,需要向北京的朋友请教大理的什么酒店风景最好一样。


而我到了今年才第一次去日本,不免产生了强烈的土鳖感,也想在千叶发掘一点可以分享的店铺、美食或者小东西。可是,当我吃完晚饭出来的时候,发现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店铺也大都关门歇业。据我朋友说,这是因为日本的上班族还没有下班的缘故,再等一会儿,所有的小酒馆里就会坐满穿西服打领带的家伙。


在酒店里睡到凌晨四点醒来,觉得异常局促。酒店的房间和七天没有什么区别,狭小而拥挤,让人觉得气闷。窗外的千叶依然万家灯火,仿佛整个城市都在集体失眠。我突然可耻地觉得饿了,想起晚饭那间海鲜烧烤是24小时营业,就没出息地穿衣服下楼跑去再点了一份面。一直都想在日本吃一次面条,因为记得日本的风俗鼓励人们大口吃面,并且发出响亮的吸溜声。而我一直认为,如果不允许发出响亮的吸溜声,再好的面条也没有什么味道。


半夜赶去的时候,店里只有四位顾客。服务员让我去吧台坐下点餐,在我身边是一对老年夫妇。在白天里,日本人表情冷漠,形色匆匆,绝对遵守红绿灯指引。但是到了夜里,见到的日本人完全不一样。在我等面的间隙,老夫妻端起啤酒杯,对我说了热情洋溢地说了一通。由于根本没有“一库”、“雅蠛蝶”这些熟悉的日文单词,我最后就听懂了一句“干杯”,然后他们就朝我微笑着举起啤酒。


这时候连店员都变得非常主动热情,侍应生跑过来,站在我身边帮我把英文翻译为日文,再帮老夫妻把日文翻译为英文。原来,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千叶。得知我也是第一次来日本,而且第一站选择了千叶,气氛顿时更加热烈了起来。在我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的手里多了一杯啤酒,店员们拿着可乐,大家一起欢呼“干杯”。


侍应生的英文程度非常勉强,和我说英文的时候是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我注意到站在吧台后面的一个年轻厨师在用日文不断提醒,每提醒一次,翻译就能加速一截。过了一会儿,年轻的厨子小哥无声无息地站在了我的身边,用非常流利而且发音标准的英文问我:你从中国的哪一个城市来?随后,就和我流畅地交谈了起来。日本的人的内向和羞涩啊,让中国人看起来都非常热情奔放。


我们聊到了圣诞节,聊到的新年,聊了聊他们的工作强度。我说千叶是个日本小城,他很认真地纠正我说,千叶是个中型城市,不是小城。快到尾声的时候,他突然很严肃地说:如果您下一次来日本,请你一定要再来千叶。如果再来千叶的话,请你一定再来我们店。我愣了一下,回答他说,一定会来,毕竟这是千叶唯一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饭馆。他笑了起来。


临走,店员鞠躬告别,各自用日式英文对我说:麦力克雷斯摩斯。我才想起此时已经是24日,圣诞前夜。我也说出了这一晚第一句完整的日本句子:阿里嘎托,古扎伊马斯。


题图:日本千叶

题图摄影:和菜头的手机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圣诞快乐!阿弥陀佛!

提交公众号

槽边往事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槽边往事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