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90后诗歌大展第三十七回】张雪拉·沙发上躺着一个美好的情人

2016-12-23诗刊社


点击上方蓝字“诗刊社”,一起玩耍吧^-^


90后诗歌大展

920日起,诗刊社微信平台推出了【90后诗歌大展】,以专题的形式对近年来创作卓有成效、备受诗坛瞩目的90后诗人进行系统的梳理和展示,敬请关注!90后诗歌大展第四展厅参展诗人:阿海·康雪·李顺星·李天意·述川·索耳·张雪拉·张雨丝·朱光明·余幼幼。


张雪拉,199010出生,深圳人,美国巴纳德学院音乐学士,哥伦比亚大学写作硕士,辅修文学翻译。曾获巴纳德学院Amy Loveman纪念基金诗歌奖。




亲爱的合众国

 

在你有滋有味的国事中

一名外国女性被引诱去

 

风格化她自己

 

每一次调整呼吸

嘴里跑出的事就姿态不一

 

言语的度

像耳边头发的色调——

 

每种东西都带着自有的天真。

别信任她。

 

最背信弃义的东西不是回忆。

有时,她的自我是慷慨的

 

有时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够资格被感受。

 

在异国他乡

难以识趣地中庸。

 

她把不满生硬地

转化成文论,去证明一种信手拈来的

 

中国式才智。

她想念家——

 

自己原本辛辣刺鼻的独立;

自己原本自我吸附的孤独。

 

 

风景艺术

 

他在结霜的树杈后不见了

风景因之走了神

 

一个人的身影有多么作,

突兀的人形,沿着大自然的边界——

能多么流畅?

他见识过一个人

在人群里骚动——人潮

轻易地冲淡他的人影

但在风景中,一个人的复杂

是渺小棕色的质子,

沾染着俗气的悲哀,枝条一样,

沾染着俗气的狂妄,枝条一样。

 

他没料到

自己会被自然光接纳得

如此慷慨

 

 

致薛涛之柳絮

 

二月的柳枝

轻软,若一徐风的骨架

支起你的披帛

 

它们不需附着在谁身上

所以它们不会附着于你

 

这一切看似一种

犹豫

或轻佻的舞

 

它们摇曳,不担负

开花结果的重量,

 

被一种彩排安慰,滞留于

你彩排好的决定

的节奏里。

 

 

关于角色的思考

 

1

下雨之前他们

把侧门关上了。

 

2

爱对我说我其实不知道

自己的心有多宽

 

3

他的脸看上去小了--这意味着我

对他的比例并不熟悉。

 

4

那中国诗人曾回到过湖中的亭子,醉醺醺地。

 

5

船轻过

飘过她身体轮廓的绸--

在半浸于水的腐木之前

她的轮廓直若湿润的笔尖

 

6

她摆渡--一时被自己无意惊起的一滩鸥鹭

惊起

 

7

一只翅膀都没能看清

 

8

现在该轮到莎士比亚之声了:

哀愁是一个中华山川里的洞穴

干燥,透明--那里面只有空气,

让我惆怅。

 

 

日子

 

1

 

一张脸在黎明以前

是一张冷净砧板

半瓶牛奶倚在那儿,

酸腐了,但依旧很白

 

2

 

太阳滑落之前吞咽了

他脸上的光亮

 

一个身体像一个圆顶

 

3

 

院子里的树呵欠,

某处一个半张的嘴里

是月

 

这些天我被自己手的影子

分神————

 

有时候我继续写

就为了看影子继续动

 

 

海滨城市

 

我们的居民楼曾被马赛克覆盖

坚实,笔直,像一片沿海的

多米诺骨牌——我们享受

等量的绿色

等距的景色:一个远处的灯塔,

 

位于城市的另一端。

那一端弯过来

与我们隔水相忘,

这么多年来一直

看上去像岛一样。

 

他们把公共舞池

从广场移到了海边——

大理石的浅池里,

跳舞的人

踏着脑子里的台阶。

 

温和的,年长的男人

穿着洗轻洗透的汗衫

在不远处唱着户外卡拉OK

他们的荧光屏向着

吞噬星宿的海。

 

那向往公众的温柔

总带着一种生命

不可承受之严肃。

 

 

没有皮毛

 

你踩住了窗帘,

脚踢窗帘的摺子,

肺低悬,稠密,

我的舌头越薄,

空气在我的舌头上越轻。

 

像你一样,一架飞机呻吟,

直到我的手臂被紧紧粘好。

 

这距离被停车场

和人工湖

垫着。

你遥远得

不再拖泥带水——

 

像那飞机,

针一样

穿过柔软的蓝色,

比自己白如粉笔的痕迹

狭窄许多。

 

你不等着看

自己的痕迹消散,

空气能多平稳

就多平稳。

 

我懂我应以别的方式懂爱。

 

我梳理身子,

手撑着脸,

数雨

掉落的牙齿。

 

 

供您参考

 

您的魂魄是您身高的三分之一。

 

当它尝试着开口,

它听上去像破损的轮胎。

 

它站得像名军人,

它的眼睛看上去毫无用处。

 

当我呼吸,我感觉自己

是放久忘抽的烟,

 

在一个干净的冬天早晨

开始失去长度。

 

紫绿色的灯绽开了,

然后一阵风——把魂魄卷走了,

 

把距离染成了天色。

 

 

北部海岸

 

当面孔静静悬在外面时,

脑袋,像花瓶,装着

 

玫瑰的枝,轻摇着,

把水分延伸到刺,

 

花瓣让黎明目眩。

 

沙发上躺着一个美好的情人,

他是摊开后的时间的轴。

 

每一个时辰的开合与再开合

占用更大的空间,

 

淡季海滩上的空间。

那里浮着一种紧致,粉紫,

 

平衡的痛,

与景垂直着。

 

同时,太阳侵蚀

掌边,同时

 

月亮稀释自己的脸色——

 

它紧贴着手,依旧等待着

被抚弄。

 

 

姐妹托我写首有关性的诗

 

1.

我开始听我们怎么

把自己搲给对方

 

2.

身子把自己扫下一个台阶

 

3.

咱铺张的灵魂前

有一个停顿

 

4.

所有背着岁月

攒下的岁月

吹出口哨声

 

5.

你会领会好多种的好

 

6.

疲乏时

我没被漂白,像没被漂白的面粉

 

秩序让我凝固

蛋或卵更让我凝固

 

我宁愿自己用一整晚

在灯下把自己晒干



提交公众号
推广《诗刊》!做天下诗人的好朋友.

诗刊社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诗刊社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