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SM+畸形秀,这电影猎奇到没救!

2016-12-23桃桃淘电影

很久很久以前,小玩被损友推荐过一部动画《少女椿》。听名字,我以为是天真浪漫的少女漫。于是兴高采烈的去看了,结果万万没想到画风是这样的




各种色情、血腥、暗黑、抑郁的鬼马狂想汇成了这部动画,而看完之后,我大概足足恐惧了一个星期,甚至直到现在提到这部动画我的背脊都一阵发凉。然而就在前不久,我听说《少女椿》真人化了!


WTF!这么重口、猎奇、恐怖的动画真!人!化!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请来桶神为大家聊一聊这部相当厉害的《少女椿》,决不能只让我一个人害怕,科科。


------

 

友情提醒,以下内容可能会引起生理或心理不适,请大家抱紧自己的绒毛玩具适度观看。



 

提起丸尾末广的名字,国内的观众可能较为陌生。最近根据他最知名的漫画作品《少女椿》改编的真人同名电影引起了不少关注,其实早在今年2月真人化消息公布的时候就已经在中外网上爆炸了。



 

因为《少女椿》代表着的就是不断引起争议的一枚定时炸弹。

 

漫画《少女椿》创作于1984年,是丸尾末广根据纸芝居其中一个剧目创作的。纸芝居是昭和时代的一种街头艺术,由艺人边给孩子看幻灯片一样的画书边讲故事。



看过《暗芝居》的朋友应该知道,津田宽治配音的江湖艺人高喊着:“南来北往的都过来瞧瞧,暗芝居要开始喽”,便是用这种方式讲述一个个怪诞让人细思恐极的小故事的。




然而丸尾末广却把一个给孩子看的童话故事改编成了一个有着SM情节的猎奇漫画,妥妥的少儿不宜。



 

少女小绿靠卖花照顾着重病在床的母亲,母亲死后,无依无靠的小绿只好加入“赤猫座马戏团”。没有想到那个戴着礼帽的绅士大叔,翻脸就变成了猥琐贪婪的团长。


年幼无知的小绿面对着的团员都是些怪胎,荒淫无度的蛇女、断臂满脸溃烂的绷带男、独眼大汗、人妖男孩还有脖子变形的畸形儿和一个蠕动着的人彘。




没错这个马戏团表演的不是普通的马戏而是异人剧场,是由一些残疾人或者畸形人来表演的畸形秀二战前日本非常盛行这样的畸形秀,《美国恐怖故事第四季》里就是这种曾经风靡一时的freak show。


甚至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暴露年龄),在公园也会有一个大棚会展览一些畸形儿之类的,反正也许很多地方都有风行过这一股如今看来无法理解的邪风吧。




我们美丽可爱的小绿在这样一个都是怪胎的地方,当然不像其他童话里傻白甜的女主角,她立马被侵犯了,并且目睹了那些怪胎之间的各种乱交。




她犹如活在地狱,整日做着无穷无尽的杂务,受尽白眼和欺凌,她只能流着泪站在荒野中对着呼啸而过的火车一直一直招着手挥别。




可是当马戏团来了一个可以伸缩自如到瓶子里的侏儒之后完全就不一样了,这一位叫wonder正光的大师一直宠爱着小绿,为了小绿可以做任何事,就正当小绿以为她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远离这个地方的时候,那剩下的那一丁点儿的希望像散落的樱花般被无情地粉碎在了风中。



 

椿在日语中是山茶花的意思,山茶花和樱花都是日本民族非常喜欢的花,日本椿往往都是开到最旺盛的时候突然间整朵连着花托一起掉落,而小绿也在幸福的漩涡中撕心裂肺地凋谢了,坐在河边啃玉米的幸福被撕得粉碎。


小绿哭着挥手却再也无法坐上那辆开往家乡的火车,只能在被制造的虚假幻象中一次一次流着泪笑着扮演着美满家庭中那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自84年的漫画之后,絵津久秋将这部漫画搬上了荧幕,这就是1992年的《地下幻灯剧画少女椿》




非常传奇的是,这一部动画当年还被送到国外参展,让丸尾末广享誉海外。可是送回国时却被日本海关扣下,该片的胶片以及原版拷贝都被没收,并且命令全国禁播,所以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只是美版的DVD资源。


动画版的少女椿可以说和漫画毫无出入,完美诠释了丸尾末广有些意识流的扭曲、荒淫、畸形、异肉横流,一副阿鼻地狱的浮世绘。




再到今日,这一部真人化的《少女椿》,中村里砂饰演的小绿,可爱精致的穿着像极草间弥生的波点蓬蓬裙加上高跟鞋总觉得有些时装剧的脱节感,她扮演的也许并不是我心里的那个小绿,而是一个时髦的脱离了昭和时代感的现代美丽玩偶。




电影的最后结尾也与动画与漫画截然不同,而将小绿刻画成了贪慕名声权力的女演员,或许在这样的环境下的蜕变非常合理。


中村饰演的小绿一脸天真无邪地对着大叔说着,“把你的魔法给我吧”,那也许并不是小绿,而是一个披着少女外衣的“络新妇”。




至此,丸尾末广在漫画中所营造的那种在孤独中破碎希望的凄美感被打破了,也许这也是更有现代意味的,只是这很不丸尾末广。



 

丸尾末广常让人联想起同样画恐怖漫画的楳图一雄、伊藤润二或者是古屋兔丸,在《少女椿》中丸尾还戏虐地刻意模仿了楳图一雄,可是相比较丸尾的漫画里充斥了更多荒淫的戏剧张力,通常表现为肉体的交欢。



 

特别是《蔷薇色的怪物》里,分分钟都在挑战你的感官极限。你满眼看到的都是残暴,鲜血、性器、强奸、乱伦、恋童癖、虐恋甚至是嗜粪癖,这样看来与《索多玛一百二十天》仿佛有着同样惺惺相惜的灵魂。



 

丸尾的许多作品都描绘了情色意味的交媾,好似春宫图,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愉悦,反而可以说是变态的,那些人的脸上仿佛带着的是看不出痛苦或者是愉悦的绝望的高潮。


还有丸尾招牌式的“舔眼珠”,让我觉得作为读者,本来阅读最激发愉悦的部分竟然变成了一种慢慢被凌迟的过程,那些最丑陋的占有和欲望,像《少女椿》中无臂男脸上缠着的纱布,蜘蛛网般缠满着邪恶,无法挣脱,堕入无尽的荒淫无度的极乐。




除此之外,丸尾展现最多的是他暴力性的破坏美学

 

在《少女椿》中,当wonder正光发怒摧毁整个会场的人时,人们的肢体扭曲着,脸上长出了脓包,背、肚子甚至性器都充气一般鼓起,下一秒便会爆开血肉模糊,仿佛看到了丑陋灵魂的人间炼狱。


更甚的《残酷大全吸血鬼》中,梗之助在野百合花海中吸着少女甜美的血,那些妄想抵御本能却只能不断啃噬的少男少女们啊,拿鲜血为魔鬼献上最美味的祭品。


丸尾不时就这样施展他无人能及的残虐无度的暴力,用这样的手法拨开人世间最美丽的虚伪外壳,破开你的肚子,拖出你血淋淋的肠子,煮成一锅肉汤,问你好不好喝。




丸尾末广的大师级画风绝对是能征服你的。如果你是初次接触丸尾末广的话,相信已经在脑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无论是为了猎奇心态去看他的作品也好,或者是为了寻求刺激去看也好,你会发现与现代许多漫画家不同,他的漫画里却很少贴网纸。就我一百三十年看少女漫和BL漫的经验来说,各位老师都是有好几个助手成天剪剪黏贴贴网点纸,可是他不常用。


相反的,他的作画有些刻意模仿广告招贴画的感觉,和满脸阴影的伊藤润二不同,脸庞丰韵有精致之感,甚至有些中国工笔画那样的细致。


《少女椿》中对恋爱中的少女小绿“对镜贴黄花”的刻画就犹如古代的一副仕女画。可是到了《新英名二十八众句》这样的无惨绘里,丸尾末广却仅仅使用简单利落的线条便创作出了整个“丸尾地狱”。




朋友们,欢迎来到地狱!



提交公众号
一份影迷带给影迷的电影小杂志,来自微博 @直桃桃淘电影 .每天分享各种最新的电影信息,推荐经典或冷门电影,院线电影推荐和评论,各种电影相关的趣事.以及电影的一切……

桃桃淘电影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桃桃淘电影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