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八达岭老虎咬伤女子:人言猛于虎,仍要讨公道 | 听我说

2016-12-20今日话题


赵女士自述片段:“犯了人生致命错误”



赵女士在此前展示被老虎咬伤的伤痕


2016年7月23日,本想与母亲、爱人、孩子在动物园共度周末的赵女士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遭受到了人生重创。


2016年12月15日,饱受质疑的赵女士站在腾讯新闻“听我说”的舞台上,详述了当天的情况以及事后被推向舆论风口的感受。


以下是赵女士自述全文:



“我失去很多比命更宝贵的东西


现场的各位大家好,我就是你们眼中所说的那位被老虎咬伤的女人。其实今天站在这里的时候,我也很纠结,因为我不知道我以什么样的状态站在这里。我如果很正常表达我的诉求,大家都会说这个人太冷酷了、太冷血了,但是如果我真正稍微有一点点我的情感流露的时候,大家又会去说这个人在煽情,在博取同情,在示弱。不管怎样,今天我还是要站在这里讲一些我想说没有说,或者说曾经没有说完整的话。


就比如说,最近关于我们这个案子,我已经提请诉讼了。有时候我觉得很奇怪,我们刚刚上午交了诉讼费,下午就会有记者打电话来问我们说:“你们是不是起诉了?”这在我们看来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情。我们就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说这个消息的来源是动物园方。再比如说我们提及管辖,这在我们看来是每一位公民应该享有的权利,被驳回了。然而当我们问法官原由,想要一个书面答复的时候,法官会说只有口头的。但是网友又会说:“你看又在作了。”


还有说到我母亲见义勇为这个事情,我也非常奇怪。因为当时提请诉讼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我并不知道媒体记者怎么会拿到我们起诉书当中的这一句话,然后说是我说了我母亲见义勇为。其实这句话的真正出处在动物园方。当时他们在和我父亲的一次谈判中说,我的妈妈是英雄母亲,虎口救子,是属于见义勇为的行为。



 

我记得在我送完我妈妈的骨灰回老家,在返回北京的途中,我爸爸站在我妈妈的遗像前红着眼睛说:“我们走了,给你讨回一个公道去。”可是我也知道这个公道讨起来是何其难。我只想说说大家可能都见过的那个所谓的“事实”。大家应该都见到了那些视频也进行了一番脑补了吧?

 

其实那天和往常别的家庭出游是一样的,我们一家四口商量着去哪里玩。当时延庆刚刚由县改区。我们听周围的朋友说附近有一家动物园是野生动物园,可以自驾游,可以和野生动物零距离接触,比较刺激。所以我们当时就想到了去那家动物园。我换上了平时最喜欢的一件格子连衣裙,换上一双平底鞋。我妈妈当时还拿着孩子最喜欢的一个热水壶,我们就这样上路了。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网友看来,我犯了一个人生当中最致命的一个错误,我下车了。可是我真的想说我是误判。可能大家会不信。但是为什么我会造成这个误判?直到现在为止,可能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因为当时车上一共有三个大人,除去我和我爱人的话,如果我妈妈知道那里是危险的,我想她也不可能让我下车。冒着宁愿下车用她的命换我的命的危险,而不愿意在车上拉我一把。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里昏迷了24小时之后,我被我的丈夫还有护士叫醒了,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丈夫骗我说我妈妈还活着。我从ICU出来以后住到了普通的病房,第一次看到了我的伤口,被撑得肿胀的极度不正常的那种样子。嘴巴是龇牙咧嘴的。我当时非常着急,我就问医生,我说我什么时候能够康复,能够出院,能够消肿。就算是在那时候我对这种毁容是不介意的,我当时唯一一个信念就是我能赶紧出院,赶紧能够出去见我妈妈。

 

可是在我出院第4天的时候,我还是知道了我妈妈去世的消息。我当时根本就不相信那是真的,直到9月4号火化我妈妈遗体的时候,我去了延庆的那家殡仪馆。在那个小小的院子里面我看到了写有我妈妈名字的挽联,我当时就失声痛哭了出来。我的姨妈、舅舅和父亲都比我早到。当时他们为了不再刺痛我,想把我推出去。可是那个时候我还是冲了进去,我跪在她面前。我妈妈在殡仪师的化妆之下,容貌呈现不正常的完美。我跪在了她面前,我当时就在想,一般别人的亲人去世的时候,家里子女尚可以坐在身边陪同。可是我妈妈受伤的时候呢?我不在。我被另一辆救护车运到了市区的医院。可想而知,我妈妈有多疼,就有多孤独。


赵女士在现场详述事后感受


在这个世界上,我觉得我对不起的人除了我妈妈还有我的孩子和我的父亲。我记得我出院之后,有一次我的邻居跟我讲,他说有一次在我住院期间他带我的孩子去散步,我的孩子被我们院中的一群孩子在围攻,他们把我的孩子拦住了对我的孩子说:你妈妈被老虎叼走了,你妈妈被老虎吃掉了。我的孩子当时一脸的惊愕。在我出院之后,我丈夫为了让我赶紧恢复,就主动承担起了夜里照料孩子的这种责任。可是就算是这样,我孩子也非常懂事对我说,我不去吵妈妈,他看到我脸上伤口的时候他对我说:妈妈你被老虎吃掉了,我要打110把老虎抓起来。我当时听了以后真的是特别特别得难受。

 

还有当时出院之后,在家里面我是极度不愿意去面对众人的,我好心的一些邻居就跟我说,说你一定要出去面对现实,一位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妹妹就让我戴上口罩拉着我让我去外面散步,渐渐的我也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脸还没有消肿,我当时出去散步,开着车去送我孩子上学。就算是这样可以面对一些比较诧异的目光,但他们脸上是一脸大写的不服和不可思议。他们会说,“你看,她经常还能跑出来开车”。那个时候我也感觉到非常奇怪,曾经在我们那个小区里跟我关系还算是比较亲密的一些邻居,在我事发之前会跟我说我家住在哪一栋哪一栋,你有空的时候去我们家玩。可是等到我伤好的时候,我出院站在马路上,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就会像看到一个陌生人一样不认识我。我当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错在了哪里。


事后有一位朋友跟我讲,他说7月23日事发当天他也非常奇怪,当他听到八达岭动物园出事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知道我在延庆,所以当时他在网上拼命搜一些所谓的新闻和论坛里的帖子,可是当他看到论坛里那些帖子,所有的都在针对我时,说平时我在那个小区里面多么厉害,我平时跟丈夫怎么怎么吵架,甚至于我丈夫单位的领导都知道。我朋友就会善意提醒我,他说你要回去好好问问你丈夫了,因为我们也觉得你非常奇怪,你6月底7月初刚刚来到延庆,平时上班早出晚归,别人怎么可能知道你们两夫妻俩吵架?是不是因为你丈夫的原因,他们想借此打压你丈夫所以才会说那样的话?这些东西我不太想追究了,我只是非常奇怪的是当我看到网上那些医闹论、小三论还有泼妇论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这些消息捕风捉影也好,怎样也好,消息源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可是,生活还是得继续,当我看到调查报告当中所写说:我妈妈当时用她的鞋去敲打老虎的头,是一种极度不正确救子行为的时候,我心里面是特别特别难受的,我觉得我母亲救我,不说她是见义勇为,她是出于一种伟大的母爱。如果说她这样的方法不正常的话,我觉得有悖人伦,我只感受到我妈妈的母爱。在这里我想说我妈妈的母爱是伟大的。可以这么说是我妈妈用她的命换了我的命,没有她拿去填老虎的话,今天我不可能站到这里。所谓的轰油门按喇叭,并不能够挽回我的命。

 

其实生活当中还是有一些温暖的瞬间吧,在我所住的那个小区里面,一位阿姨曾经和我妈妈也有过几面之缘,知道我们家的事情之后,她出于对我的关心,经常会问我身边的朋友,她会问我,现在伤怎么样了?妈妈的后事办了没有?平时孩子上学的时候应该怎么接送?吃饭有没有营养?在我看来这些非常小的关心,真的远远比那些所谓的谣言也好,让我更加的温暖。

 

其实我和我妈妈都不是佛教信徒。在今年10月份的时候,我和我父亲、孩子、丈夫,我们一起去了北京的雍和宫,只是想给我妈妈祈福,希望她能够在那个世界过得安好。我想我妈妈她用她的命去换我的命,她也不希望我一蹶不振,她也不希望我从此就那么哭哭啼啼的过完后半辈子,她也希望我能够站出来,用她的一种声音去体现。我们今天站出来并不是为了声讨什么,我只是觉得我希望能用我今天的事例告诉大家,将来大家都有可能出去玩,等大家出去玩的时候一定要仔细思量一下,你们所去的那个地方是否安全。就像当初我去的那个地方一样,如果当初我去的地方在人群里有一个安全警示教育,它有它的巡逻车在来回穿梭在警告,它有它的应急预案,它有它的救援设施和后面的一些救援手段。我想今天这个悲剧不会发生。我今天只是想站在这里告诉大家,以后大家出去玩的时候,将来不论干任何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自身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因为这是我们一个血淋淋的教训。我觉得,我勇敢的活着,我妈妈的死也就值得了,谢谢大家。




被虎咬伤女子发言全程回顾:勇敢活着 告慰母亲



赵女士访谈实录

 

曾宝仪:我好像听到一个说法,园方其实有做一些金钱上的赔偿对吗,还是还没有?

 

赵女士:没有,他们一直坚称自己无责。

 

曾宝仪: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如果你要讨回一个公道的话,什么样的公道对你来说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道,是一个数目或者一个说法吗,还是什么?

 

赵女士:我觉得这个公道不是一个数目,首先我也想要说一下,我们并不是为了要钱。因为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动物园架上了电网,我觉得这样子以后游客进去的时候就相对安全一点了。但是我觉得仅仅架设电网是不够的,因为事后关于这个事情,一些动物学专家也做了调查,动物园不仅仅要架上电网,还要做些物理隔离,比如说玻璃幕墙。我希望通过我们血的教训,动物园在安全管理措施上有所改进,让我们这个家庭的悲剧不要再次发生。

 

曾宝仪:所以其实你现在已经有点像是一个野生动物园的督促管理者的感觉了。

 

赵女士:也不能这么说吧。

 

曾宝仪:因为我们是直播,所以除了现场的朋友之外,还有很多腾讯的网友也在持续关注《听我说》。而网友提了很多问题,他们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在这边我也很及时地看了一下。网友的提问,可能会让你回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事。请问这些日子以来网上最让你难受的一句话是什么?

 

赵女士:其实最难受的话,说我的我都可以去承担,但是说我妈妈的我就是觉得,太丧尽天良了。他们会说:这个女的一看就是一个悍妇,有其母必有其女,自己的妈妈平时德性肯定也不是很好,咎由自取。就有这样的话。

 

曾宝仪:你都记得?

 

赵女士:对,我都记得。

 

曾宝仪:不管这个话是谁写的,我相信从她亲口说出她记得这段话的时候,你应该能意识到,你写的这段话其实已经对一个人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而且这个伤害可能还是针对一个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人,她做错了什么呢?当然我们都很希望你能够赶快找到你的新生活,你跟你的家人都能够继续好好地下去,除了继续进行法律诉讼之外,你们还有什么新的计划和打算吗?

 

赵女士:我们本身就是普通人,我们也不想借这个事情去发酵,去炒作。还是想着这个事情过后,当法律有公正评判的时候,我们要重建自己的生活。比如我和我家人的心理健康,比如将来我的工作,我父亲将来的生活,我们都希望回到一个正常的轨道上去。

 

曾宝仪:希望下次我再看见你的时候,你可以就不用再戴口罩了,希望你能够很有信心,不再害怕别人对你的眼光,不再害怕有任何陌生人给你投注恶意,谢谢你,谢谢。

 

赵女士:谢谢,谢谢大家。

提交公众号
腾讯今日话题,用常识解读新闻

今日话题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今日话题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