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刨腹产已经影响到了进化?

2016-12-19利维坦


利维坦按:如果说滥用剖腹产,不得不说一下中国的情况。来自BBC的数据显示,中国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剖腹产的比例不超过25%,但是近年来却呈直线上升,许多地方剖腹产率已接近或超过50%。然而,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剖腹产率只是15%。其实,按照医学标准,剖腹产有严格的适应症:比如骨盆或胎位异常、产前出血、妊高症或心脏病、多胞胎怀孕等。某种意义上,剖腹产优势也很明显:不必经历分娩阵痛、产道不会撕裂、没有难产风险等,因此很多产妇宁愿挨一刀也要选择剖腹产。当然,这和中国的高龄产妇、超重婴儿,以及医院的利益驱动都脱不开干系。


但不管怎么说,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的科学家辛普森等人在2008年埃塞俄比亚找到并复原了一个直立人(距今180万~20万年的古人类)成年雌性的骨盆,结果发现,这个骨盆与现代女性的骨盆差不多一样大,而现代人女性的骨盆已经是进化到极致以适应胎儿的娩出。剖腹产这种人为选择当然无法与人类在数十万年和数万年进程中的自然选择相提并论,但是,人为的选择如果时间足够长,是否会有如同自然选择所产生的同样效果呢?



文/Brian Resnick

译/杨睿

校对/石炜

原文/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6/12/7/13855350/c-section-evolution



剖腹产影响了人类进化?有位科学家预言将是如此。进化论和下文的数据模型都显示胎头大小正在慢慢增大。



伊斯兰手抄本中出现的剖腹产画面,MS 161,爱丁堡大学

 

人类的智慧不断攀升,反抗“自然选择”的能力也在不断攀升。也就是说,人类能够影响自身的进化之路。


剖腹产是指从腹部切开产妇的子宫取出胎儿,而不是通过产妇的产道自然分娩。早在几百年前,就出现了剖腹产的实例。但直到最近几十年,剖腹产才变得越来越普遍。


早在几百年前,就出现了剖腹产的实例。但直到最近几十年,剖腹产才变得越来越普遍。


根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供的数据,美国30%的生娩都是剖腹产。在1970年,这一数字仅为5%。这样来看,剖腹产的普及也就是近几代产妇的事情。而现在,已经有科学家猜想,剖腹产正在影响人类的进化。


为什么?


大脑袋和小屁股是人类的进化趋势,具有更优越的思考和奔跑的能力。但这对于分娩来说,却并非如此。


动图显示,人类胎儿的头部大小一般只能刚好通过产妇的骨盆


人类分娩之所以时间长、痛感强、风险大,原因在于:胎儿的头部大小只能刚好通过产妇的骨盆。和其他灵长目动物相比,人类更容易出现“头盆不称”的情况。头盆不称会危及产妇和胎儿的生命安全。人类3%的生娩都会遇到头盆不称的危险。胎儿的头部过大,或者产妇的骨盆过窄,都很难顺产。


灵长目动物共14科51属,其他灵长目动物胎儿和骨盆的大小比例合适,更容易分娩(当然也有例外情况)。上图右下方显示的就是人类的头盆比。(从左到右,第一排为蛛猴属,长鼻猴属,猕猴属,长臂猿属;第二排为黑猩猩属,倭黑猩猩属,大猩猩属和人属;外圈表示母体骨盆的大小,黑色部分表示胎头大小


人类为何会进化出这种失衡的头盆比,加剧产妇和胎儿死亡的风险?这就是进化学家所谓的“分娩困境”,是进化中权衡取舍的结果。


分娩困境的理论认为,在进化的过程中,自然选择的压力导致了生娩过程中的“严丝密合”——人类站在天平面前,面临大脑袋和小骨盆的艰难抉择。


脑袋越大,脑容量越大;骨盆越窄,两足动物更容易站立、行走和奔跑。自然在天平的两端之间找到了理想的平衡点。大部分情况下,这个平衡点都能奏效。但它也限制了人类的骨盆宽窄和胎儿的头部大小。


剖腹产变得更加普遍,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分娩困境”。


剖腹产可以明显减低难产的风险。菲利普·米特罗克(Philipp Mitteröcker)是维也纳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他写信告诉我:“大部分的头盆不称......如果不选择剖腹产,都是会致命的。同时,产妇也不能将窄骨盆和大脑袋的基因遗传到下一代。”


除了“头盆不称”而不得不采取刨腹产,我们很难知道出于其他原因采取剖腹产的情况


剖腹产提高了出生存活率,米特罗克表示,“也就是说,剖腹产改变了自然选择的压力。”自然选择的压力发生变化,物种就会进化。


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刊登的一篇论文中,米特罗克提出了这一理论②。他假定,剖腹产让人类可以拥有更窄的骨盆和更大的脑容量,也不用将产妇和胎儿置于险境。


米特罗克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一论点;但他和同事已经构建了一个数据模型,预测了剖腹产普遍的情况下,头盆不称的比例。根据这一模型,头盆不称的比例已经从几十年前的3%增长到了3.66%。


说得更简单点:将出现更多头盆不称的现象。


理论上来讲,是因为剖腹产使得窄骨盆和大脑袋的基因得以遗传。


这只是一种假说。他指出:“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经验数据证实这一点。”


虽然现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境内剖腹产的数据很全,但我们很难知道这些剖腹产病例中有多少是由于头盆不称导致的,而不是其他原因——如其他并发症或多胞胎分娩(目前,许多医疗专家认为剖腹产费用高昂,也有风险,存在滥用的现象)。


动图显示,由于胎儿头部过大,无法顺利通过产妇产骨盆


米特罗克还说:“由于产妇头盆不称而采取的剖腹产,是真的救了人命的,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也正是这些剖腹产影响了进化。我们的模型并没有说明那些出于其他原因采取的剖腹产的情况。


此外,还有别的线索表明这种进化确有其事。目前有部分研究表明:和150年前的人类相比,我们的头骨更大③。最近几十年的平均出生体重也在不断增加④,有更多新生儿的头部比以前更大(尽管这些变化可能也是营养和医疗改善的结果)。


米特罗克表示,无论如何,胎头的大小并不会无限期地变大。“虽然大脑袋是自然选择的趋势,但它仍然要受母体代谢能力的限制。”怀胎十月,过大的胎儿对母体而言是很大的负担。


我们再次重申,这只是一种假说。米特罗克表示,要证实这一假说,他们需要研究很多代人的分娩情况,需要足够多的遗传数据和骨架大小数据。他们“正摩拳擦掌,准备展开这一研究”。


这一研究似乎也没那么不靠谱。如果你懂行,你会知道在我们的身体上,也有进化的痕迹。



注释:


①:头盆不称(fetal-pelvic disproportion),指胎头与产妇骨盆大小不相称。骨盆正常,胎儿的头过大,或是骨盆狭窄,分娩时不能顺利通过产道。


http://www.pnas.org/content/early/2016/11/29/1612410113.full#ref-2


http://thechart.blogs.cnn.com/2012/06/05/our-heads-may-be-getting-bigger-literally/


http://aje.oxfordjournals.org/content/144/6/563.full.pdf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反清新,反心灵鸡汤,反一般二逼文艺,反基础,反本质。


投稿邮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联系:微信号 thegoatjoe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也就是我本人(写诗的时候叫“二十月”)的订阅号,纯粹个人兴趣——神经基础研究、脑科学、诗歌、小说、哲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利维坦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利维坦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