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有一种炫富,叫做逃离北上广

我朋友圈里有个人,忘记当初怎么加上的微信。移民去了英国,每天刷屏炫耀蓝天白云,绿色食物,新鲜纯牛奶,学校节日……


她的照片拍都很美,不但是抓到什么晒什么,而且她很会用拼图,常常把国内和国外的东西拼在一起。譬如蓝天和雾霾呀;空着的街和人头攒动呀之类的。

有时候还挺有喜感的,我怀着追剧的精神看。一直到最近英镑大跌,她的拼图就成了品牌代购。


每天在上海的汽车尾气里面看朋友圈,我知道我自己活得Low。我需要每天有人提醒我活得Low,让我有努力的动力,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带着孩子一起逃离。


结果被发现,我那个风风光光,走了千山万水的偶像,居然成了名品代购。对我来说,这不是Low,是梦想破灭。原来远方不仅仅有阳光,还有现实无比的生活。


我不知道她朋友圈里面的人都怎么看,我选择了屏蔽。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关。



这几个月以来,不仅仅是我,所有的人朋友圈里,常会出现的一类内容,就是逃离北上广深。这个主题,每隔一段时间,就出一条爆文。


以全球为坐标,去英国,去加拿大,去新西兰,去终南山,去大理,去婺源,去乌镇……


只要有钱,签证,身份,户口,人身,都不问题。中国人也可以移民去这个地球上,任何山青水秀,没有雾霾,天很蓝的地方,可以大口呼吸。


每一篇文章都配着唯美小资,有格调,打着反光板或者用PS调过饱和度的照片。仿佛在说:

看吧,日子可以过成诗。你在那里吸着雾霾,四脚着地的苟延残喘,我在这里,悠悠然望春知秋,有微风来袭。


逃离北上广深,仙人们乘着黄鹤去了琼楼玉宇。剩下一群芥子蝼蚁,吸着加足了料的特质空气,拖着加班后沉重的腿,吃了碗地沟油炒的面,瘫在团成团的床上, 低头刷手机。

看着人家的风花雪月,口水情不尽滴湿了屏幕,兴奋之余哆哆嗦嗦的点击右上角的分享到朋友圈,写上,“这就是我梦想的远方。”


朋友圈里面,那些分享逃离的文章链接的人,都是困在大城市里,没有资格逃离的。

朋友圈里面,那些已经逃离的土豪们,分享的根本不是链接,是带着所在位置的照片。

明白了吗?这就是差距。


所以,每次看到分享逃离后,世外桃源一样的文章链接,我都很认真在想,我是不是应该从新申请个微信,更换一下我的朋友圈。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怎么会和这群匍匐在地上,羡慕别人逃离的“穷鬼”们在一起?



从心往外,其实我也渴望逃离。我仔细研究了我能看到的逃离路线,我发现目前逃离,主要成两种趋势。


A,单身或者年轻夫妻,没有孩子,近期也没有计划要孩子。他们会选择一些国内的小资文艺,有创造性的地方和方式。譬如改造个大宅,建个民宿,制陶,染布,做玩偶,更深层一点,可以直接就去云游四海,修道,参禅,闭关入定,闲云野鹤。


B,结婚有孩子的夫妻。卖了房子,带孩子出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没有语言障碍的英语国家是首选。孩子可以上免费的公立学校,浸在原汁原味的语言环境里。没有雾霾,没有三聚氰胺,自己有个院子,种点韭菜和白菜。


对于逃不掉的人,逃离是一种梦里花落知多少,渴望而不可及的情怀。

对于逃离掉的人,逃离是一种柳暗花明,洞若观火的豁然。

逃掉和逃不掉,差得不是风花雪月的浪漫,淡然如水的修养,差的是资本,是特长,是可以跌倒重来的年纪。

所谓的逃离,本来就是一个场红果果的炫富游戏,没有之一。


我们在上海的房子是租的,2000年的旧房子。房东自己说,买的时候每平米五千多,现在每平米八万多。真是令人眼红的投资,太太太值。

可问题是,2000年,按照当时的物价,能拿得出五千一平,买一套用来投资的房子的人,也绝对不是赤着脚的无产阶级。


民众对于逃离的憧憬,是现实无法摆平的不满意,是内心无法掩盖的焦虑,是想当然的认为只有我的人生不会更幸福,是压根不相信自己。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完美的伊甸园,诗总是和狗屎混在一起,只不过从技术角度上来说,气味暂时不接受网络传输而已。


人会说:琴棋书画诗酒花的精妙,但是不会说,生病怎么办;洗澡水很细;常常没有电;地下管道系统不完善,抽水马桶会堵还有味儿;同村的邻居不仅仅有和善朴实的大姐,也有七十岁还去嫖娼色迷迷的大叔。



人会算省下多少国际学校和日后出国的费用。每个月能领到多少救济补助。经过了一段时间,还都能在当地找到不错的工作。但是他们也不会给你说,异国他乡,孤立无助,没有朋友,没有往昔,文化差异犹如鸿沟,无法抹去。


房子疯了,房价疯了,每个人都疯了。

人们疯了一样的追。仿佛是一场话剧,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得意,有人懊恼,悲极喜极,每个人演得都用尽全力。


有人举着旗高喊:“社会将要分层,你要分到哪一级?”



这样的舆论,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阶级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平的自然产物。阶段根本就是私有制的弟弟。除非生产力停止发展,没有人能够阻止阶级。


五千年了,阶级无处不在。那个没有阶级的社会叫做“共产主义”,迄今为止,全民都在没黑没白的努力。


的确,有很多人可以凭着自己的刻苦,走出贫寒的山门,达到个人成功。

但是,并不是这是被我们这一代实践过,就是真理。在跪拜个人英雄主义之前,请先跪拜这个时代。

几十年前那场无产阶级革命,把整个社会抓起来摇混。而让我们这些人凑巧碰到了这个机会翻身。

这是一个机会,不是一个定律。


在地球上,无法再生的资源都是稀缺的,譬如土地。


在未来的社会里,社会的下层阶级,绝对不是农民,而是已经失掉了土地,没有技能和学历,更没有力气,只能老鼠一样,没有人生,更没有希望,窝在一起群居的城市贫民。


有一次一个有很多法国人的群里,大家开始讨论,中国“世界工厂”和中国污染指数的关系。


有一个人说:“没有中国工厂的支持,发达国家怎么能享受那么多廉价的产品呢?”

事实上,现在因为中国的工人的工资提升,很多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已经大举逃离了中国。

现在在欧洲,找中国产的产品,已经不是随手一抓,到处都有。而是要翻一翻。很多产品的产地,已经变成更廉价的越南,孟加拉,墨西哥。


我记得那段争论最后的结论是这样的:


终有一天,中国会变得像今天的欧洲,高工资,高福利,高技术,没污染,没工作,没增长,没有波澜,死水一潭。


而我,写这么多话,我知道我酸,我知道我没有逃离的资本,我更没有逃离的能力,只能困在寸土堪比钻石的上海,兢兢业业把自己的生命制造成剩余价值,幸好我还能创造剩余价值。


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平等过,人类社会从来也没有不分层过。


只不过你有没有被分进你想去的那一层而已。


如果有来生,我也想逃离。


本文作者:卢璐 服装硕士 两个女儿 一个正在努力成为“全职太太”的家庭妇女, 致力分享中法文化差异。个人公众号:卢璐说(lulu_blog)

《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

《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梦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