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她只想快点找个没人的房间换衣服,却不知哪里来的手突然关上了房门把她拉进……

2016-12-19书橱小说




“唔!”黑暗的房间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另外一只手直接带上了房门,将她扯进黑暗中!

 

步惜篱万万没想到,她只不过是进了这半掩的房间、想换一件稍后出演的礼服而已,怎么就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很快反应过来,一个手肘向后捅去,可没想到,身后的人似是早知道她的想法和动作似的,躲过她的攻击,非常迅速地反剪她的双手,令她动弹不得!

 

“谁让你进来这里的?”男人冰冷的声音在步惜篱耳边响起,她心中一惊,黑暗之中,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只知道这男人很强壮,很高大,力量更是不容小觑。

 

她的心害怕地噔了一下。

 

“我……我见这里门没关,也没人……”步惜篱满头大汗,她想着呼喊,可是他的手已经捏着她的脖颈,她相信,只要她喊出一句救命的话,这个男人一定会捏碎她的脖颈。

 

今日是秦氏珠宝集团举行“秦时明月,我是你的天作之合”的比赛,如果在决赛中获得冠军,就能够获得“秦时小姐”的称号,成为秦氏珠宝集团的代言人,并且能与秦氏珠宝集团总裁进餐,同时获得五十万奖金。

 

许多人冲着代言人和总裁去,而她却很需要这五十万奖金医治这具身体主人的奶奶,还有,她还得替母还债……

 

不错,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字是步惜篱,而她原来的名字叫苏采嫣,代号白狐,身份是国家保密局上尉、G特别行动组组员,可是,却在两年前救下目标人物而壮烈牺牲。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重生在好友步惜篱的身上,而她这个好友……

 

“该死的!”恰这时,男人低咒一声,突然扳过步惜篱的头便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这瞬间,他没想到,这女人的味道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比他最喜欢吃的意大利米兰COVA星级甜品Mango Cream Dome更加可口,口感更好。

 

他忍不住地将探索着她更深的味道。

 

“放……”步惜篱惊了,使劲挣扎,却不想被他肆掠的吻堵了所有言语,手脚也被他桎梏在墙上,紧接着,“撕拉”一声,她的礼服在他的手中变成灰烬!

 

“住……”手!步惜篱心中怒火爆棚,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男人又凶又狠,拳脚功夫竟然都在她之上!前世她可是国家保密局上尉啊!可恶!

 

可她越是挣扎,男人越是兴奋一般肆掠她的唇!

 

他真的没想到,在自己这小空间突然会闯进来个女人。样子虽然只称得上清秀,但也可以将就解决眼前这问题!

 

看她穿的礼服,应该是参加今日的“秦时明月”的活动吧!

 

是冲着代言人?还是冲着奖金去的?或者是冲着他去?呵呵!

 

男人又是一个用力,瞬间步惜篱整个人往他身上一撞,他身上的热以及强劲有力的肌肉感觉传进步惜篱的感官中,而与此同时,他那炽热的大手已经往步惜篱的破碎的裙子袭去!

 

步惜篱看着心惊,不多废话,尽着全身力气,手握拳头直接击向他的头,可他却在那瞬间一偏,再次躲过她的攻击,下秒,她的手腕已经被他紧紧握住!

 

“没用的,不想受苦,就好好享受!”男人冰冷的声音再次在步惜篱的耳边响起。

 

“享受你妹!”步惜篱实在是忍不住爆粗了,这分明是强来,这个混蛋竟然说享受?还有人性?

 

“呵呵……”男人冷笑起来,手中的动作却丝毫未曾停下。他吻了一下她的耳垂,那瞬间似是带着一分温柔,步惜篱浑身一怔。

 

“死人又如何,我一点也不介意!”下一秒,刻意压低的阴森一句袭来,步惜篱瞬间头皮发麻,懵在原地。

 

万万没想到,就在这空隙间,“啊!”她失声一喊,便陷入那无尽的黑暗当中。

 

禽兽不如的家伙!别让她再遇见这个臭男人!

 

如果让她看清楚他的脸,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她整个人被他挂在身上,承受着他所有的力量,她不由得抱着他的脖颈,趁着空隙功夫狠力将他衬衫胸襟前的扣子扯下来紧紧攥入手中。

 

可男人心情貌似不错,伸手按下了不知哪里的开关,顿时,周围响起了一阵愉悦的音乐……

 

变态!

 

……

 

步惜篱真的没想到,她只是想换件礼服而已,可是没想到竟然在这秦时大厦中遇上这样的变态!更重要的是,那个变态竟然揪着她占尽她的便宜,完事之后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妈的!

 

步惜篱暗自痛骂了不下百遍,换回之前没有被撕烂的裙子,然后慢慢地走出这房间。

 

真禽兽!步惜篱每走一步就感觉在撕裂,真是需要好好休息才行。

 

可是,决赛即将开始了。

 

不能放弃!

 

奶奶不能不救,好友的梦想不能搁浅,好友的仇更不能不报!

 

步惜篱咬牙,往比赛片场走去。

 

她没看到的是,房卡上写着PresidentialSuite(总统套房)”。

 

……

 

步惜篱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中,努力地平伏着自己的心情。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要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当做被狗咬了,要将现在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她一定要拿到这个冠军!

 

可是偏偏有人却看不惯她安静地坐在那里。

 

“哟,不是我的好妹妹么?两年不见,没想到竟然也能够见到你,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一声尖酸刻薄的声音从门口那传来。

 

步惜篱惊了惊,她猛地抬头看向那个女人,只看一眼,心中就生出无尽的厌恶感。

 

眼前的女人身穿妖娆的红色裙装,将她曲致玲珑的身体显现出来,面色粉嫩,看上去一脸无害,可步惜篱深深了解这个女人,娄雅涵,她名义上的姐姐,跟她的母亲一样,十足十的恶毒女人。

 

两年前,娄雅涵和她的母亲嫁入她们步家,成为步惜篱的继母和继姐。步惜篱的恶梦也开始了,到后来,她们母女联手将她推进漆黑的房里……

 

是娄雅涵和她的母亲顾艳初,将自己的好友步惜篱害死的!

 

现在的她,一定不会放过娄雅涵她们!

 

步惜篱冷冷地笑了两声,万分不屑,“我还当的是什么人,原来是只母狗在吠!”

 

“你,你说什么?”娄雅涵听着惊了,要知道两年前、不,是一直以来,这个贱女人都是很唯唯诺诺的,今天可是吃了豹子胆?

 

还有,她竟然也敢来参加“秦时明月”这个活动?真是臭不要脸!

 

“原来听不懂人话,也难怪,狗嘛!”步惜篱又是轻声一笑,摆弄自己面前的画板和画笔。曾经,步惜篱的梦想是能够在巴黎开属于自己的画展,那自己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实现这个梦想。而面前的娄雅涵,不想死就应该赶紧滚才是!

 

“你,步惜篱,你竟然敢骂我!”娄雅涵见步惜篱不但讽刺她,而且还不将她放在眼中,怒不可遏地踩着高跟鞋走过来,“你知道我是谁!我是秦氏集团的公关经理!只要我说一声,你休想参加这次比赛!”

 

贱人。娄雅涵一直以为步惜篱死了,所以没有将这次比赛的人物放在心上,以至于知道步惜篱参加的时候已经是决赛的今天了!

 

她怎么能让步惜篱参加这次比赛?冠军必须是她娄雅涵的!秦氏的代言人也必须是她的!秦堔也是她的!

 

步惜篱见她怒气冲冲地走来,眸低闪过一丝冷冽,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凳子,将手中的画笔一偏,同时伸出脚一踢那凳子,顿时那凳子倒在娄雅涵的脚背上。

 

“啊!”娄雅涵万万想不到会有凳子砸下来,来不及躲挡,脚背一痛,整个人狗吃屎地面朝地扑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步惜篱也暗抽了一口气,可恶的臭男人,由于刚刚的伸脚一踢,又扯了痛的地方。

 

“娄小姐!”几个工作人员看着娄雅涵摔在地上,赶紧过来帮忙将她扶起,“娄小姐,您没事吧?”

 

“我怎么可能有事!”娄雅涵咬牙忍着痛,脸上多了几分狰狞,她推开扶着她的几个工作人员,愤恨地盯着步惜篱,指着她,“取消她的决赛资格!”

 

步惜篱惊愣了一下,取消她的资格?对了,娄雅涵刚刚说她是秦氏珠宝集团的公关经理……

 

步惜篱将手中的画板握得死紧,美眸带火地盯着娄雅涵。

 

若非现在两条腿还酸着行动不便,她一定会上前狠狠给娄雅涵一巴掌!

 

娄雅涵惊了一下,她从来没看过步惜篱这样的眼神,即使在两年前,她将步惜篱关进漆黑的屋子里的时候,也没有看过这样的愤恨的眼神,这眼神,似是要将她活剐!

 

娄雅涵打了一个冷颤。

 

不,这个贱人早在两年前就该死了,还瞪个屁!

 

“取消她的资格,让她滚出去!”娄雅涵想到这里,再次得意洋洋地喊道。

 

几个工作人员呆愣了几秒,明白她们两人之间肯定有些缝隙……

 

“娄小姐,只有Boss才可以取消参赛者资格。”终于,有个胆大的小声说道。

 

娄雅涵惊了,而步惜篱冷笑了。

 

“哈哈,娄小姐?别人拿着鸡毛或许能充充令牌,而娄小姐连鸡毛都没有就发号施令?也不怕人笑死!”步惜篱哈哈大笑起来,她瞄了一眼娄雅涵,更加讽刺道,“也是,我们敬爱的Boss大人怎么会看上娄小姐这种类型呢!”

 

“你!”娄雅涵火冒三丈,冲上来要打步惜篱,可脚背上痛着,人也被几个工作人员扯着。

 

“娄小姐,您别生气。娄小姐是我们秦氏的公关之花,肯定能拿冠军!至于其他人,娄小姐大人有大量,你就别多理会了。”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喊道,“娄小姐。”

 

娄雅涵听着怔了一下,明白这工作人员的意思,自己是这里的公关经理,比赛的时候,记分员怎么可能不给她加分?步惜篱算什么东西!给她比赛资格又如何,让她在场上得零分会让她丢尽脸面!

 

“好!”娄雅涵冷哼,狠毒地剜了步惜篱一眼,“你给我等着!”她说着转身,踩着红色高跟鞋高傲地离开。

 

几个工作人员也看了步惜篱一眼,那眼神有的鄙视,有的自求多福,有的看好戏。

 

步惜篱不理会她们。

 

就在这时候,广播从前台传来。

 

“下面有请十号佳丽……步惜篱小姐上台,让我们看看她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台上的主持人笑容盈盈,说了一声。

 

步惜篱在后台听着,动了动自己的腿,柳眉又皱了皱。原本想着一边舞蹈一边作画的,可现在,只有坐着绘画了。

 

她抱着画板和一盒画笔,一步一步地走向前台。

 

顿时,台下一阵欢呼。

 

步惜篱站在舞台上,平伏自己所有的心情,深深一个呼吸之后,淡淡一笑,“大家好,我是步惜篱。我的爱好是绘画和设计,应今天的主题,我为大家献上一幅名叫做‘秦时明月’的画作。”

 

又是一阵掌声。

 

步惜篱笑了笑,坐在工作人员搬来的椅子上。可是屁股才刚碰上那椅子,就觉得有问题了。

 

娄雅涵躲在帷幕后,双眼歹毒地看着步惜篱,心中喊着,坐下去,摔死你这贱人!

 

步惜篱淡淡一笑,没有坐上那凳子,抱着画板上前几步,将画板再固定放在画架上。

 

可是没想到,画架颤巍巍地动了动。

 

步惜篱面上一抽,她侧头看了看,画架的一只脚竟然被削断了!

 

不是娄雅涵做的,那是谁!

 

但步惜篱忍住了,现在是比赛,她要暂时忍下这一切,拿到那五十万奖金。

 

台下的几百只眼睛全都盯着步惜篱的一举一动。

 

而娄雅涵站在帷幕后得意洋洋,贱人,想跟她斗?还嫩着呢!就让她出丑到底!

 

可是没想到,步惜篱却将一只鞋子脱下来,然后将鞋子垫在那画架被削断的脚上,恰好的能够让画架变得稳稳的。

 

所有人都惊了。

 

……

 

坐在高级办公室里的男人嘴角咧出一丝连他都未曾觉察的微笑,他盯着面前屏幕上的女人,将她所有的动作都看在眼里。

 

她每走一步都有些颤的脚步,她碰上那椅子却最终选择避开的动作,所有的一切,都进入他的视野。

 

霓虹灯下,她的那张紧绷的小脸似是染上几分红晕,仿佛喝了几杯酒。

 

他想起了那时那张小嘴叫着不成音符的声音,那时她的指甲深深掐进他的后背,令他感觉从所未有的舒爽。若非他控制力惊人,恐怕早已缴械投降。

 

秦堔薄唇上扬,右手抬起扯了一下自己脖颈上的领带,才发现他的衬衫少了一颗扣子。

 

扣子?

 

瞬间,那双黑瞳变得幽深,阴鸷。

 

他想了一下,他的扣子不见的原因只有一个,是那个女人给攥摘走了。

 

秦堔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放在大理石桌上敲了两下,他按下了一边的话筒开关,带着几分冷漠开口,眼神一直盯着屏幕上的步惜篱,“去给她换个好的画架。”

 

“是,Boss。”在比赛现场的汪敬听着耳中收来的无线命令,立即去办。

 

“还有……”秦堔深邃的双眸一弯,好看的薄唇微微向上翘起。

 

……

 

台下的所有人都有些惊愕步惜篱的动作,步惜篱却笑得潇洒万分。

 

她将画笔放在凳子上,凳子虽然被人做了手脚,但应该能承担她的画笔重量吧!

 

她挑选了一只最普通的2B铅笔,然后开始站着作画。

 

而这时候,工作人员抬着一个画架出来,小声朝着步惜篱喊,“步小姐,用这个新画架吧!”

 

步惜篱听着,心中一喜,看来这秦氏还有人不满娄雅涵的作为的呢!

 

她穿回自己的鞋子,看向帷幕那边,娄雅涵正瞪着眼睛,气得几乎要吐血。

 

步惜篱心中多了一分开心,神气一笑,开始在画板上作画。

 

伴乐开始奏了起来,可是没想到不是她预先打好招呼的意大利名曲、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Luciano Pavarotti(鲁契亚诺·帕瓦罗蒂)演唱的《我的太阳》,而是其他歌曲!

 

额,好像有一点点熟悉的感觉,哪里听过?

 

步惜篱柳眉微微皱起,自己原本选择《我的太阳》是将这画作比喻成自己的喜爱之物,可是没想到,音乐都被人换了。

 

天!

 

步惜篱画笔一抖,她想起来了。

 

就在刚刚,在那黑暗的房间里,那个男人疯狂要她的时候,耳边就是这首伴奏!

 

顿时,步惜篱面上一红。

 

当时她不得已请求他轻点,让他关掉音乐,以免引来其他人。他倒是不要脸地说听着这首歌他会更加忘我。

 

忘他妹!

 

别让她知道他是谁,更别让她再见到他!

 

步惜篱压了压情绪,多少有些紧张地看了一圈场上的人,每一个人都注视着她。

 

可能是恶作剧。

 

步惜篱心中给自己安慰,镇定下来继续作画。

 

后台,汪敬不太明白,Boss怎么吩咐放他最喜欢的意大利名曲、Luciano Pavarotti(鲁契亚诺·帕瓦罗蒂)唱的《勿忘我》?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作为跟在秦堔身边许多年的汪敬很清楚,这首《勿忘我》是秦堔最喜欢的歌曲,讲的可是关于美好的爱情故事。

 

据说,是两年前,BossF1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意大利站比赛结束之后,喜欢上这首歌曲的。

 

难不成,Boss看上这个女人?

 

汪敬心中惊了一下,盯着台上作画的步惜篱。

 

不会吧……

 

步惜篱此时已经将画作简单画完了,然后上色,几笔下来,画作已经完成。而步惜篱感觉自己的腿都要废了。

 

终于。

 

“我的画作完成了,请大家鉴赏。”步惜篱站在一边,调整了一下画架,指着画作。

 

一名身穿秦朝服侍的女子端坐在贵妃椅上对着所有人微笑,面容姣好似是仙女下凡,她全身珠宝无数,最具亮点的却是她脖颈上挂着的那条镶有蓝钻的项链,闪闪发光,透露着女子的无上高贵。

 

而旁边,是单独画出来的蓝钻设计图,亮晶晶的蓝钻,无论是线条还是切割面,无不符合完美的钻石比例,旁边的小字写着:The Moon Of Qin

 

台下观众们看到放大的图片的时候,全都惊讶了!

 

传说,秦始皇曾经希望统领整个亚洲大陆,他率领军队一路往西南,攻打到印度孟买的时候,在那里得到了一颗重达1135克的深蓝色的大钻,这颗蓝钻比历史上的“希望”更重。

 

秦始皇得到蓝钻之后,命令玉石匠将蓝钻切割成两颗,一颗镶进传国玉玺内部,另外一颗被打磨成重达668克的蓝钻,秦始皇将蓝钻送给宠妃夏阿房佩戴。

 

蓝钻流传千年,辗转流入清末二品大官秦绕天手中。由于战火原因,蓝钻已经被磕碰了些棱角,秦绕天将钻石进行再次加工,加工后的蓝钻变成536克。

 

秦绕天将蓝钻命名为“秦时明月”,同时创立了秦氏珠宝集团。

 

可这只是一个传说,所有人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秦时明月”,据说只有秦氏总裁才能够看到。

 

但,越是传说,越是被人们所惦记、所好奇,没有人不对“秦时明月”进行遐想和猜测。

 

没想到,步惜篱竟然以“秦时明月”作为切入点,构思出一幅“秦时明月”的设计图。

 

“我没有看过真正的‘秦时明月’,但这是我心中的‘秦时明月’。”步惜篱清冷的声音响彻在这比赛现场。

 

她笑着鞠躬,然后站在一边等候评分。

 

台下的所有人都拍起手掌来,为步惜篱的构思和设计而表示赞同。

 

……

 

秦堔看着那幅画,微微惊了惊,他伸手触及那面前小屏幕,将美人图上的蓝钻部分放大。

 

很有设计的天赋,连边角上的纹理都处理得很好,甚至边上的那些碎钻都想到了,让整个蓝钻变得和谐、又不失高贵。看来,这个女人比他那个素有“设计天才”之名的大哥更厉害呢!

 

秦堔目光慢慢地移在旁边的设计图上,也放大来看。

 

他不得不叹,步惜篱所设计的“秦时明月”跟他所拥有的真“秦时明月”相差无几,只是在分棱的部分少了一条痕,不然简直像是她亲眼看过之后再画出来的一般。

 

Boss,您看比赛的这情况……”这时候,传话筒中传来汪敬的声音。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书橱小说为您提供最新、最全、完结的手机小说,找好看的手机小说就上书橱小说!

书橱小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书橱小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