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18年前杀人案,违纪官员是嫌犯?

2016-12-16南方周末


418医院家属区17号楼,5楼安装空调外机处即为被害人乐贵建一家的寓所。(南方周末记者/图)

全文共4598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凯里市某正科级干部黄某某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在录入指纹时,仪器突然大声“滴滴滴滴”地叫了起来。经过比对,他的指纹和18年前的凶杀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

  •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黄某某给领导当过司机后进入仕途。公开信息显示,黄某某至少担任过三个职务:凯里经济开发区城乡管理局局长、凯里市棚户改造办公室副主任、凯里市拆迁安置指导办公室副主任。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一个违纪案件,牵出惊天悬案。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18年前的“凯里两案”,已锁定一名嫌疑人——某正科级干部黄某某。

该报采访了“多位在纪委部门的工作的人”,多方求证后得到的“较可信版本”是:黄某某因违纪被纪检部门调查,在录入指纹环节,仪器突然大声“滴滴滴滴”地叫了起来。经过比对,他的指纹和18年前的凶杀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

1998年10月17日深夜,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某在回家途中遇害。

1998年12月1日中午,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一家三口惨遭灭门,一名邻居也不幸遇难。

44天之间发生的两起凶案,被一把配枪联系在了一起。乐贵建身上有枪伤,派出所副所长丢失的配枪子弹弹壳,出现在乐贵建家中。

凯里市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大十字派出所与中国银行凯里支行仅一墙之隔。



中国银行凯里支行,位于凯里市最繁华的商业区大十字步行街。(南方周末记者/图)


黄某某是否确为作案凶手,是否另有其他人涉案,而两案之间又有怎样的关联,均有待警方的正式通报。据贵州都市报报道,18年间,警方从未放弃侦破,但一直未有进展。


最后的午餐
乐建贵好友对警察说,乐贵建说妻子告诉他有人找他,他要赶紧回家。

1998年12月1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二的上午,时任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来到办公室,召开了他四十多年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会议。

中国银行凯里支行的办公地点位于凯里市中心的大十字商业步行街,四十多米高的银行大楼在当时的凯里鹤立鸡群。这座大楼是乐贵建任期内最大的手笔之一。

参与创办中国银行凯里支行的石琪(化名)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1987年中国银行贵州省分行筹建凯里支行,调用乐贵建为第一副行长主持筹建工作,而筹建时期并未设行长一职。从最初租用招待所的房间办公,到在凯里市核心地带兴建银行大楼,初创时期的凯里支行经历了一段快速发展时期。

石琪介绍,乐贵建生于1956年前后,早年曾在262厂(长征无线电厂,2005年破产)做学徒工。1977年恢复高考,乐贵建考入贵阳财经学院,毕业后分配进入凯里水轮机厂,因工作能力突出一路升至副厂长。

与262厂一墙之隔的凯里418医院一位退休职工还能记起当时意气风发的乐贵建。在262厂工作期间,他恋爱了,女孩是262厂与418医院合办的子弟小学的老师房晓远。

和262厂一样, 418医院也是三线建设的产物。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北京酒仙桥医院和上海杨浦区儿童医院抽调骨干医务人员在凯里组建医院,1970年正式开诊,被定名为第四机械工业部第818职工医院。1984年电子工业部将818医院更名为电子工业部418职工医院,2002年更名为贵州省418医院。后来,医院再次更名为贵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但当地人更习惯称其为418医院。

房晓远早年的一位同事王城(化名)介绍,房晓远祖籍山东,父母皆为南下干部。房晓远曾先后在子弟小学和418医院人事科任职。最晚在1985年,房晓远与乐贵建结婚,婚后两人居住在418医院职工宿舍。1986年两人迎来独生女乐璇。

王城与房晓远做过四年同事,他经常能看到乐贵建一个人推着一辆破旧自行车下班回家。房晓远不喜欢乐贵建喝酒,即便参加凯里支行的筹建工作之后,晚上喝过酒的乐贵建经常在大街上走路醒酒之后才回家。

但工作中的乐贵建做事雷厉风行。在石琪眼中,后来被任命为行长的乐贵建个性鲜明,“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不愿意去外地做副职,就愿意在凯里支行做一把手。”乐贵建在工作中会大声训斥下属,但下班后又经常与下属称兄道弟。乐贵建交际广泛,他在任时,中国银行凯里支行的存款额一度超过凯里另外两家商业银行存款额之和。1998年5月1日,凯里支行搬入大十字的中行大楼。

石琪说,1998年12月1日上午的中层干部会议,气氛相当融洽,上午下班后乐贵建步行回418医院的家。

但乐贵建的邻居陈菊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天中午12点多,她下班回家时看到乐贵建开车带乐璇回家。乐贵建身高约172厘米,平头,穿着一件藏蓝色外套,乐璇穿着一家橘红色外套,还和她打了招呼。

时年12岁的乐璇当时在凯里一中读初一,中午饭一般在外婆家吃,当天因患重感冒没有食欲,乐贵建把乐璇接回家。这是人们最后一次看到乐贵建父女。

乐贵建居住的418医院宿舍区与262厂一墙之隔,262厂一个电话亭的主人是乐贵建早年的好友,他就在好友处吃了午饭。

但饭还没吃完,乐贵建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告辞。

事后,陈菊和乐贵建的好友一起接受警方询问,好友对警察说,乐贵建说房晓远告诉他有人找他,他要赶紧回家。

乐贵建最后接到的电话是谁找他,仍是悬念。

石琪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案发前几年,黄某某的妻子曾在中国银行凯里支行他所管理的科室里工作过。石琪说,乐贵建当时有一部摩托罗拉手机。

正午凶案
“你去乐行长家劝一下,他们打孩子打得好凶喔。”

乐贵建、房晓远的住所位于418医院家属区17号楼501室。居住在16号楼的刘琴(化名)介绍,这片家属区由医院职工集资兴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楼高均为五层,当时在凯里市算高质量社区。17号楼、18号楼动工时间最晚,大约1990年完工。

刘琴曾到房晓远家做客。17号楼501室户型为三室一厅,面积大约103平方米,大门朝西,进门就是客厅,客厅窗户朝北,客厅东侧是厨房和卫生间,南侧是主人和孩子的卧室。1995年前后,乐贵建家里就有了空调、冰箱、电视机等电器,家里还有麻将桌,邻居经常来打麻将,生活条件优渥。和家属区其他顶层住户一样,17号楼5楼的两户在楼梯转弯处安装了一扇镂空铁门。此外,房晓远家大门有两层,外层为防盗门,内层为木门。

当天中午1点20分左右,18号楼3楼住户王雅(化名)在洗被罩。18号楼与17号楼楼间距不过10米,她听到房晓远家一直传出乱哄哄的声音。因室内无处晾晒,王雅探出半个身子,把被罩挂在窗户外面的晾衣绳上,她听到乐璇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声,抬头向17号楼501的卧室望去,卧室的玻璃门和窗帘都处在拉开状态。

乐璇的叫声也引起了18号楼其他邻居的注意。王雅看到,18号楼有人也拉开窗户探出身子望向房晓远家。王雅对警方回忆,她抬头看的同时,17号楼501的卧室有人也看到了她,她看到了对方半个脑袋,但对方一把拉上窗户和窗帘。紧接着,她听到那间卧室传来人在木地板上走动的急促脚步声。

“领导打架咋个还不让人知道?”她嘀咕了一句,房晓远已经任418医院人事科科长,乐贵建是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正处级),这对夫妻在家属区也算是领导家庭。王雅、陈菊均回忆,搬到17号楼501之后,乐贵建、房晓远经常吵架。这次,王雅也以为是这对夫妻在打孩子。

她走楼梯上到18号楼5楼,这里居住着房晓远的密友刘巧云。刘巧云的父母和房晓远的父母都是从山东南下的干部,且都在黔东南州担任职务,刘巧云与房晓远从小一起长大,也都在418医院工作。刘巧云的丈夫绰号王老四,原在凯里汽车运输公司货运司机,后来得到房晓远夫妇的帮助,调入中国银行凯里支行开运钞车。

“你去乐行长家劝一下,他们打孩子打得好凶喔。”王雅对刘巧云说。刘巧云和王老四正在午休,他们拉开玻璃窗尝试听对面501传出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刘巧云趿着一双黑色的棉布鞋下到3楼,她告诉王雅,她拨打了房晓远家的座机,但一接通就被挂断,“咋个回事,我去看看。”

时至今日,王雅仍然难以释怀,“如果我没让刘巧云去劝架,她也不会死。”

王雅听到17号楼501传出类似大件家具倒地的声音。中午两点上班之前,隔壁的262厂播放《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音乐结束的那一刻,有人听到501室又传出一声闷响。

一切恢复平静。



被害人乐贵建寓所正门已被各种杂物堵住。(南方周末记者/图)


手段残忍
三名参与清洗尸体的员工回忆,12岁女孩身上有7处刀伤。

1998年12月2日,凯里支行发现乐贵建没去上班,418医院也发现房晓远、刘巧云没去上班,而且乐贵建的手机、座机都打不通。银行联系上房晓远的弟弟房晓彬和她的四妹夫。房晓彬去父母家取房晓远家的钥匙。

下午5点半左右,房晓彬和妹夫、王老四一起到17号楼501开门。据当时一起进入现场的418医院职工张玉(化名)回忆,方晓彬和妹夫都打不开门,最后王老四用同一把钥匙把门打开。

眼前的景象成为张玉一生的噩梦。刘巧云双腿倾斜向门口,仰面倒在地上;乐贵建靠在客厅沙发上,头部后仰,双手靠着梨花黄色沙发的扶手;房晓远倒在卧室门口的走廊上;乐璇倒在卧室床和门之间的木地板上。厨房的灶台上摆着两个茅台酒酒瓶,煤气罐气阀开着,煤气灶的火已经灭了,但灶上一个直径约25厘米的盆里还有一指深的白酒。

房晓彬回忆,警方在418医院进行尸检。事后,418医院组织外科医务人员清洗四人的遗体。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上3位参与清洗的员工,但他们的描述存在不同。三人都记起乐璇身上有7处刀伤、刘巧云右手虎口有一处严重刀伤,拇指仅剩一点皮肤与手掌相连,但对三人的伤痕描述出入较大,一说乐贵建头部有两处枪伤、身体无刀伤,一说乐贵建头部有一处枪伤、身体多处刀伤;一说刘巧云胸口一处枪伤、身上共21处刀伤,一说胸口一处枪伤、身上刀伤共22处;一说房晓远身上共12处刀伤,一说13处。

房晓远的弟弟房晓彬说,2012年他母亲去世前还一直念叨房晓远的事情,一家人十分伤心。案发后最初的几年房家人还经常去凯里市公安局了解情况,但都说还在侦查,而且上级领导批示过,专案组一直都在查,没有停过。后来就几乎不去了,成为家族伤痛了。

领导的司机
“打架凶得很,四五个人近不了身,还收过徒弟。”

2016年7月6日,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发布了一条消息:2016年7月5日,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某某(正科级)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这个极不起眼的消息,却被一些敏感的网友捕捉到了。

2013年4月17日,网友“韬韬的星空”在百度贴吧发帖讲述凯里中国银行灭门案,并将此案与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遇害案联系在一起。

时隔四年半,这个帖子再度被激活。

2016年12月7日,有网友回复这则网帖称案子破了。次日,有网友在回帖中称,嫌疑人先杀了派出所副所长,抢了枪又杀了行长一家,并称嫌疑人还当了凯里某部门副主任。

警方或许曾有一些怀疑指向。

原凯里市天力汽车修理公司一位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遇害后,警方一度将排查范围延伸到当时在市郊的天力汽车修理公司,他和公司员工都录指纹供警方比对。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黄某某的父亲生前是凯里汽车运输公司(以下简称凯运公司)的客车驾驶员,母亲没有工作。黄某某在5子女中排老四,出生于1964年前后。

凯运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职工回忆,黄某某曾在凯运公司子弟学校读书,幼年居住于凯运公司沙田坝职工宿舍,不到20岁就进入凯运公司,先在凯运公司车站做普通员工,又到客车修理队做过修理工。

他说,黄某某身高约170厘米,身材精瘦,拳脚功夫相当了得,“打架凶得很,四五个人近不了身,还收过徒弟。”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黄某某从凯运公司离职,开过摩托三轮车,也开过出租车,据说这是凯里市第一辆出租车。

不过,2005年前后,这位职工在公路上看到黄某某开着一辆凯里市政府的帕萨特公车。

另据凯里经济开发区一位要求匿名的干部介绍,2000年前后,他看到过黄某某给经济开发区一位领导开车。后来,黄某某进入行政序列,开始在城市管理部门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黄某某至少担任过三个职务:凯里经济开发区城乡管理局党支部书记、局长,凯里市棚户改造办公室副主任,凯里市拆迁安置指导办公室副主任。前述要求匿名的干部介绍,黄某某在经济开发区城乡管理局的工号为KK0001,KK意为凯开,即凯里经济开发区。

该干部回忆,黄某某担任领导职务之后为人相当温和,对待下属比较友好,无论何种职务的人找他办事几乎有求必应,极少树敌,“一个大学老师的车违停被城管锁了,找黄某某疏通,黄某某二话没说就把车放了”。此外,黄某某交友谨慎,应酬场合从不饮酒。



点击下方蓝字

订阅:2017年《南方周末》



提交公众号
在这里,读懂中国!infzm.com

南方周末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南方周末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