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男人就要又狂又野

2016-11-17二更



阿佤人来到世上的那一刻,就带来了佤族舞蹈。他们用炙热的身体拥抱大地,以虔诚的姿态敬畏自然,将满腔的感恩传于神灵,随时随地以热烈的舞蹈来表达悲欢和苦乐。情动之时,舞随之而动,3500年来,生而不息。





“离开家乡那么多年,

我身体在外面漂泊,

但我的魂从来没有离开过那片净土。”

无比坚毅的眼神,饱满热烈的情绪,刚劲有力的动作,以及那溢出屏幕的蓬勃生命力,无不在宣示:岩坤是一个天生的舞者。30多年前,伴随着洪亮的婴儿啼哭声,火塘边就此多了一个会唱歌的阿佤人,而他蹒跚学步的那一天,身体里那个舞蹈的因子早已蠢蠢欲动。“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岩坤就出生在这样的佤族部落中。






在这片隐匿而静谧的土地上,千百年来,佤族人勤劳质朴的个性,坚韧不拔的精神,古老神秘的传统生活方式,孕育了独一无二的佤族歌舞。年幼时不幸失去双亲的岩坤,是在云南阿佤山佤族部落吃百家饭长大的佤族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确切的年龄,但对舞蹈的热爱却是与生俱来,早已溶于血脉。毋需冗杂的叙说,他将对佤族的爱和对佤族人的感恩之意,一一化为舞蹈娓娓道来。


但由于自然的侵蚀和人为的破坏,传统的佤族文化正在慢慢消逝,作为佤族文化活化石的佤族舞蹈,也面临着传承和发展的难题。每一个民间老艺人的离去,就如同带走了一个舞蹈文化的博物馆。如今一心学习传统舞蹈的佤族年轻人愈发稀少,岩坤在忧虑的同时,也在积极地保护着这份民族瑰宝。






他不但将佤族舞带上了春晚,近年来还通过文字记录、影像保留的方式来传承佤族文化,参与了《中国少数民族大辞典系列·佤族卷》舞蹈部分的编纂,同时出版了《佤族舞蹈艺术》一书。由他一手创办的佤族民俗博物馆也成为学生们了解佤族文化的第一个平台,在他看来,只有了解这个民族背后的信仰和苦难,舞蹈才具有灵魂,而不只是为了跳舞而跳舞。



只要还能动

我一定会跳到老跳到死

能跳一辈子的舞

也是一种幸福

跳舞30多年,岩坤落下了一身的病痛。每当他进入舞蹈的世界,就会跳到忘我的境界。跳《刀舞》时,他被刀子割得手背、手臂尽是伤口;代表作《佤山汉子》跳了20多年,那个双膝跪地,站起又跪地的动作不知重复了多少次,膝盖已满是伤痕;而在舞蹈中,火烧掉了他的眉毛和头发,他总是后知后觉。他对佤族舞蹈的爱,从来都是全情投入。







人是为了某种信仰而活着。失去精神的寄托,灵魂就若浮藻一般,四处漂泊。阿佤人对佤族舞蹈的热爱源于生命最原始的萌动,苦难与幸福、离愁和喜乐重重交织,淬炼而出的舞蹈才能生生不息地影响后人。生命可破,舞魂难灭,这种信仰早已扎根在佤族的土壤。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每晚二更,一部原创精品视频,发现身边不知道的美.

二更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二更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