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我赐你永生,与你无关| 征文

2016-11-17豆瓣阅读

他伸出双手,在黑暗中抓挠,抓到的却只是虚空。


天堂的阶梯
本文节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

地球裂成两半后,人类建成了“缝中城市”——天城。这里特殊的辐射似乎有长生不老的效果,却也带来强烈的副作用。男主为了拯救梦游中的女主爬上水晶树,真相却令人震惊……


天堂的阶梯

吴霜 刘洋

梦境


即将登顶的一刻,何光从天幕坠落。

天地倒悬,浓稠的黑暗中,风声如潮。

触地的一瞬,无数细丝从四面涌来。下沉带来的形变,化为绵密的张力,嵌入皮肤,将他包裹起来。

下坠停止。

直到微光从下方亮起,他才发现,脖子之下的身体都被细丝束在一个茧中——脖子以下都失去了知觉。但此时,他仍能感到双臂在身体两侧滑动,抓挠。身体经历着一种全新的疼痛:疼痛包裹着的疼痛,在已不存在的身体部位里跳动着。

身下的光芒渐渐变强,何光看到以自己为中心,无数银色细丝辐射出的线条,穿梭在星空之间,织绘出一张巨大的天网。许多蜘蛛一样的生物闪着油腻的绿色荧光,正向天网高处爬去。

一阵强烈的震动从身下的网格辐射上来。何光向下望去。

他看到了光的来源。乌墨一般的大地正缓缓裂开,如同摩西分开红海。犬齿交错的巨大缝隙中,正射出银蓝色的强烈光芒,仿佛能够穿透身体。

他伸出双手,在黑暗中抓挠,抓到的却只是虚空。

他突然想到这种行为毫无意义——他已经被牢牢捆住,悬在这地狱一样的景象中——再也感受不到脖子之下的身体。

裂痕将大地分开,天网渐渐撕裂。

天城


何光从梦中坐起,汗水已经湿透了睡衣。

他不住地活动、摩擦自己的手臂和双腿,直到肌体微微发红,传来真实的痛感。

一阵冷风吹来,他起身,打了个寒战,有种不祥的预感。

佟尘房间的门竟然是开着的,天幕的银光正穿过门廊,静静映在地板上。

床的右边,只剩褶皱的被褥。她不见了。

自从一个月前认识她,这是她第三次梦游症发作。

出去多久,去了哪里?走了五分钟还是一小时?

何光点开手腕的个人终端,天城地图出现,佟尘的位置红点投影在空中。

红点旁边,一片巨大的银色连通天地。他的冷汗再次冒出来。

何光穿上衣物,冲出门来,犹豫了一下,又折回去,在壁橱里粗暴翻找,终于找出一个落了一层灰尘的橘色盒子,匆匆提着,夺门而去。

他已经许久没有攀过岩了。

门应声合上的一瞬,屋顶的红外线传感器、地板上的声压传感器以及智能定位系统的数据反馈到屋内的中控系统,无人看守模式启动。纳米清洁球从墙角滚出来,开始在墙面上缓慢爬行,客厅灯光关闭,换气扇发出轻微的鸣响。

“天成壹号”小区中,一幢有着翠竹形状的密支撑框架状百层高楼,某个亮灯的白窗转为黑暗,如一滴青露落入黑潭中。

算算预热与启动飞艇的时间,跑起来更快些。

何光的住处,位于天城中部,距离“一号水晶树”不远,步行过去只需要不到半个小时。

凌晨两点,天幕的光度已经调到最暗的六等,只有微弱的荧光闪烁,模拟着两三千米外的地表所能看到的星光。每隔四小时,天幕的亮度会有一个等级的变化。

几小时后,银色的月亮将会变成橙红的太阳,天幕的光芒将慢慢从乌黑、靛青变成净白、微红、鱼肚蓝。按照个人终端的提示,明天是个晴天。

是的,天幕也会模拟阴天的景象——灰蒙蒙,布满阴云——却从来没有雨。地面完善的灌溉系统和供水系统弥补了这一切。

这里没有真正的太阳,也无法受到阳光的直射。光线虽然可以通过数千次的反射来到城区,但光强已经极弱。因此,人类修建了天幕系统,来模拟昼夜的分际。

何光抬起头。

沿着缝隙的豁口向外,能看到一条微弱的光带。

外面的时间和这里是一样的——光带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豁口正对角度上的宇宙星光。

星星们是那么稀薄和不真实。它们虚弱地闪烁着,如同晨露在朝阳面前战栗。

何光想起一百年前——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

张家界的银河,如此明亮。他躺在草地上,闭上眼睛。视网膜上还印着星光的影子,仿佛那贯彻寰宇的银河“轰隆”一声,朝他心上流泻下来。

眼前,一轮巨大的人造明月高悬在西天。视角宽度0.5度,照度0.22勒克斯。暗沉的月海和斑驳的亚平宁山脉清晰可见。月宫出现在厄拉多塞内斯环形山南部,那里有玉兔和桂树形状的暗影——而嫦娥的阴影则被希腊月光女神阿耳忒弥斯取代。

这是属于“天城时代”的浪漫情怀——毕竟这里集中着中国超过百分之七十的顶级富豪和艺术家。

自“大断裂”时代来临,“天城”修建已经百年——修建在2395km之下的地底。

大断裂始于2016年12月12日。那一天,沿着北纬29.4度,地球毫无征兆地裂成了两半,像一个切歪了的西瓜。一个以整个纬度圈为圆周的裂缝,穿越了喜马拉雅山脉,穿越了埃及金字塔,穿越了北非的撒哈拉沙漠,穿越了神秘的百慕大三角区,穿越了美国南部湿润的新奥尔良,也穿越了位于武陵山腹地的张家界。

缝隙以北的小半块地球,从29.4度纬线直到北极,约占地球总体积的15%。如同被咬了一口的月饼,孤独地和地球分开。

“大断裂”的原因,无从知晓。只能设想,无从证明——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能力范畴。

“撕裂者”“Ta”“创世者”……人们这样称呼这种超自然力量的代表者。

裂缝贯穿了整个地球,切口平整。缝隙宽约两公里,两侧的切面上包裹着高强度的纳米纤维层,在阳光下呈现出晶莹透亮的质感,像铺着一层闪亮的水晶。裂缝之间,有一些巨大的“天柱”连接,它们跨越豁口的两端,以维持地球的两个部分,不被万有引力“吸”到一起。“天柱”材质与纳米纤维层类似,被俗称为“水晶树”,是一种具有超晶格结构的高抗压透明弹性材料。“水晶树”在连接豁口两端的部分具有树冠一样的枝蔓结构,中间则是纤细的主干。这些像树一样的支撑体是随着豁口一起出现的,科学界到现在仍然没有搞清楚其材料的微观结构,以及其为何具有如此高的抗压强度。

水晶树的枝蔓包裹住了整个豁口的截面,一方面抵抗住了地下深处几百吉帕的压强,一方面也抑制了地幔中几千度的高温向缝隙中传导。

东经110度,裂缝撕裂了张家界的群山。

在裂缝旁边,几乎是平行于裂缝的走向,人类修筑了一条特别的“地铁”线路。铁轨从一个看似普通的隧道入口铺入,经过缓慢的调整后,迅速地向地下深处延伸开去。轨道路面与地面呈60度角,列车穿行其间的时速约为1200公里。虽然特制的座椅已经调整了角度,让乘客始终保持水平的位置,但在刚开始的几百千米,由于地况复杂,偶尔的弯道和曲率变化,仍会让人产生明显的沉降感。列车行驶在永无止尽的下坡路上,窗外空荡荡的,除了泛黄的照明灯光外,冷清得吓人。在半个小时后,敏感的乘客会开始感觉到隧道倾斜程度的减小,虽然这只是个错觉:隧道的倾角一直没有变过,但在深入地下几百公里乃至上千公里后,来自地心的引力方向却在悄然地发生改变。

在经过两个小时的单调旅程后,列车穿进一条特别的“隧道”,那是一棵水晶树某个粗大根系。通过它,列车进入了被银装包裹着的裂缝之中。这里便是地铁的终点站。

位于豁口深处2395km的“天城”。



“天城”的名字,取自与“地底”相反的意思。也许是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地底”有不详的意味。后来,随着水晶树特殊的“生命辐射”被发现,“天城”名字的尘埃落定,更是带上了几分“天宫、天堂”的意味。

除了中国的“天城”以外,全球还出现了其余三个与之类似的“缝中城市”,分别位于美国、印度和非洲。

天城所在的位置,重力与缝隙平面呈45度夹角。这就像一座建立在45度坡面上的山城,道路大多是倾斜而盘绕的,石板铺成的阶梯延伸到各条小巷。城里很难找到大面积的水平广场,也没有像棋盘般方正排列着的街区。这里只有像梯田般层层掩映着的楼阁,以及在高楼间穿行而过的空中巴士。
何光继续奔跑。

脚下是蜿蜒曲折的阶梯,青石铺成,向四周肆意地延伸开去。路宽约三米,两边是仿古的悬山式房屋。低垂的屋檐下,等距分布的雨槽像来自上古时代的某种记数符号,偶有青苔点染其间。

凌晨两点,天幕低垂。几队昂贵鲜亮的飞艇从上空急速掠过,刺破音壁,发出尖锐的啸声。聚变引擎的超导磁约束外壳,在空气中留下一行白色液氮的尾迹。那是一些“午夜飙车”的年轻人。飞艇的轨迹时而整齐划一,时而疯狂混乱,常常能看到在两辆飞艇即将对撞的最后一个毫秒,险险错开。
如果真的有一双创世之眼,从天幕上方看下来,这些飞艇应该就像是在烧开的热水壶中做贝纳对流运动的水分子吧。它们在高高低低的45度倾斜的山道上来回环绕着,时而翻滚着做几个高难度的动作。

一边在世界最昂贵的低重力贵族区追求长生,一边做出随时会死的高风险行为。

人类的心理真的比微观粒子更加测不准——把地球弄成两半的那位能理解吗?

何光一边奔跑,一边无法抑制地这么乱想了一通,随即又觉得愧疚,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奔跑上。

在天城的阶梯上奔跑总让何光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轻飘飘的,总感觉不踏实。这里距离地心的距离只有四千五百公里,重力值是地面的十分之七。虽然坐地铁仅需两小时即可从地面到达天城,但那票价却不是谁都买的起的。为了限制人流量,保证“天城居民”的生活环境,除了天城建设的前几年,提供有限的游览名额外,如今地铁的票价可称天价,单程就相当于地面那些工薪家庭十年的收入。

道路旁偶尔会有古老的重力训练营。那些大楼已经屹立了近一百年,看上去萧条不堪。

在天城修建的早期,无数人从地面迁徙而来。虽然在低重力下出现的骨质流失等问题已经通过基因修饰的方式克服了,但心理上的适应才是最难的。人们要学会放慢自己步伐的频率,习惯物体那略显缓慢的降落速度。在不断踏空和跌倒的过程中,他们逐渐适应着这里的低重力生活。一个世纪过去了,现在的重力训练营里,只有那些偶尔从地面来的观光客们踏足了。

当然,还有何光这个从冬眠的“冰柜”里爬出来的老古董。

尽管受过低重力训练,但他仍然没有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现在虽然已经不会在陡峭的石梯上踏空,但偶尔在迈出脚步时,他仍然会产生时间停滞的错觉。

天城的鼎盛时期在大约三十年前。多数设施已经建好,这里被誉为“人间天堂”、“永生乌托邦”,一时风光无两。无数人倾家荡产,只为求得在天城居住。为了控制人口密度,天城的居住权被炒成天价,为此还发生过几次暴动。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何光冬眠醒来后,曾观看天城“黄金时期”的录像,脑海中浮现的就是这八个字。

一切疯狂都是源于那些水晶树——源于从树干中发现的未知辐射,以及在辐射中永不衰老的传说。
后来,水晶树辐射的负面效应渐渐出现,天城的光辉被抹上一丝诡异的色彩。人们再提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往往会露出恐惧、向往、痛苦、畏缩掺杂的神情。

“魔鬼的劈斩”、“地狱的囚笼”。类似的负面说法开始甚嚣尘上,见诸媒体。人类的宗教也为之震动。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异教团体开始诞生。梵蒂冈的教皇对此不置可否,只声明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

那以后,仍有人陆陆续续来此居住,但天城的繁华已不同往昔。当然也有人离开——离开的方式有两种:

回到地面的突然变老,同时在辐射带来的病痛中凄凉地死去。

或是在天城自杀——有私下流通的自杀针剂,也可以到医院申请安乐死。




本文节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

《天堂的阶梯》



天堂的阶梯

作者 吴霜 刘洋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阅读完整小说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豆瓣阅读专注于高质量的数字内容,提供小说、美食、旅行、科幻等不同类型的作品和图书.您可以进行试读与购买;回复作者名、作品类型等关键字,可以获得更多相关作品.

豆瓣阅读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豆瓣阅读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