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他为什么不喜欢别人叫他老婆“奶茶妹妹”了?

2016-11-05南风窗
点击上方
南风窗
即可订阅

语言,其实只是社会,还有心理的一个外壳。

记得“恐龙、“美眉”、“东东”、“I服了YOU”、“神马都是浮云”、“鸭梨”、“人艰不拆”、“不明觉厉”、“我也是醉了”……这些语言吗?

如果现在你还在看到有人用这些网络词语,有没有一种很土的感觉?

换一些词语呢,比如现在仍然在流行的“特么”、“酱紫”、“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蓝瘦香菇”……认真想一下,是不是发现了一点造作,一点low气?

17世纪英国剧作家本·琼生说:“语言最能表现一个人。你一张口,我就能了解你。”

写过《格调》一书的美国人保罗.福塞尔说得更狠。他说:“一个人的言谈永远是他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地位的告示牌。”

他们都说到了一些东西。但还有更深刻的东西需要去说。

在这篇文章里,我想借助对流行网络语言的分析,去干两件事:一件是提供一个语言-心理分析的简略教程,另一件,是透视这个社会的阶层-心理游戏。

语言如果能折射出什么天机,那就需要泄露。



铺 垫
我想先举一个例子,作为铺垫。

前段时间,京东商城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在朋友圈里的一张截图曾捅过马蜂窝。

情况是这样:在朋友圈,刘强东转发了一则他夫人章泽天女士参加公益活动的消息,然后配文道:

“只有每个人都是公益践行者才是真正的爱的源泉!只有每个人都有公平的教育和流动机会才是社会和谐!……”

到这里,刘强东先生奉献的是“满满的正能量”。但他马上话锋一转:

“我老婆是最简单和富有善心的女人。这一点无数人不一定理解。但是任何人都有基本原则:以后任何人如果再在我面前提到奶茶妹妹四个字不要怪我不客气!因为我们讨厌这个称呼!”


疑似刘强东朋友圈截图

不知是谁把他的朋友圈截图了,并发到了网上,于是,引发了无数人的强烈反弹。这些人纷纷表示,刘强东不准别人叫自己的老婆为“奶茶妹妹”,简直霸道——“你不准叫就不能叫啊?我偏要叫!奶茶妹妹,奶茶妹妹,奶茶妹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更有素质不能保持稳定的,张口就骂。

限于篇幅,我不在这里分析这帮人的心理,以及他们认为和刘强东所签订的心理契约——他们绝大多数是自称或被称为“吊丝”的那群人——而只分析,刘强东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语言-心理分析的第一个方法是:看一个人说的话,是否携带有心理内容。具体来说就是他逻辑混乱吗(逻辑混乱就是思维的紊乱,也就是心理的紊乱),抒情吗,进行情感好恶的表达吗,有情绪吗,有强烈的价值观吗?………

如果有,那就很好办,语言暴露了心理的内容。如果没有,就从背景、说话的情境中,间接去进行心理分析。

刘强东这段话,有四个感叹号,而且,表现出强烈的情绪和情感。一般来说,感叹号代表着情感和心理能量的倾泄,女人情感丰富,在发文字时会喜欢用,因为在叙事时,在她们的内心里还投入了一份心理或情感。而男人则理性多一些,叙事时很少用,除非是有被压抑的心理能量需要倾泄,有强烈的情感需要表达。

刘强东用了四个感叹号,说明他心理背景很活跃,对别人称呼自己老婆为“奶茶妹妹”,已经忍很久了!

语言-心理分析的第二个方法:进行情境想象。

既然忍了很久,那说明,刘强东“朋友圈”的某些人,一定曾经有意无意地当着他的面,叫章泽天女士为“奶茶妹妹”。他非常不爽,但出于礼貌和风度又不能发作。肯定是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别人叫自己的老婆网名、绰号、代号、外号的。

尤其是,“奶茶妹妹”这个称呼,具有一种娱乐消费的色彩。

我们发现了语言-心理的第三个方法:找出心理背景。

“奶茶妹妹”是一个网红性的称呼。章泽天女士当初是靠这个称呼,让无数人在心理上消费而红起来的,而刘强东在和她恋爱后也频频和她一起“炒作”,似乎从不忌讳这个称呼。这确实给京东获得了更多的知名度和市场价值。

不过,我们可以看出刘强东的心理背景:在结婚前不会介意,但结婚后介意,只是由于商业的需要,压抑了,毕竟,“奶茶妹妹”这个称呼,是一帮人在心理上消费的符号,说实话有点low。

语言-心理分析的第四个方法在这里可以派上用场:解开深层次心理动机。

刘强东在这段话中,浅层次的心理动机是希望“朋友圈”尊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老婆。但深层次的心理动机,则是因为“奶茶妹妹”这个称呼不符合京东老板夫人、上层社会贵妇人的高端身份,需要抹去。无论是京东战略发展的需要,阶层身份认同的需要,还是自己的心理需要,他都要重塑章泽天女士的社会形象,进行转型。

芙蓉姐姐都懂得要转型,刘强东不可能不懂。

这个深层次心理动机,刘强东一定会化为更有力的行动。



分 析
有了这个铺垫,下面我要找一些典型的网络语言,作为进入操持这些语言的社会群体内心的入口。

以“男票”、“女票”为例。这两个词语在中国社会拥有广泛的使用者,非常自然就从小资、白领、学生,甚至一些被称之为“农民工”的小青年嘴里吐出来。

据考证,“男票”一词似乎是从韩语“..(丈夫,nan pyon)”里来的。大概属于“韩粉”们的时尚引进,用来称呼“男朋友”。但在引进中国市场后,“票”这个词又具有了饭票、钞票等含义。这就很有意思了。

“女票”是“男票”的对应衍生物。

直说了吧,听到这两个网络词语,我都会涌起一股情感反应:反感。好好的“男朋友”、“女朋友”不用,为什么要把对方说成是“男票”、“女票”呢?

我确定,我的这种反感,不是因为跟不上时尚,也不是我天生就讨厌某些人。它是一种自然情感。

我们的自然情感,对虚假的东西,造作的东西,不对劲的东西,玩世不恭的东西,道德上不对的东西是很敏感的——因为它们都不自然。

可以确认,从语言分析来说,“男票”、“女票”不是一种自然的称呼,它不像“男朋友”、“女朋友”这种自然称呼那样,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情感已经渗透在事实之中,因此不需要装,也不需要去刻意去表达什么或隐藏什么。但“男票”、“女票”兼具有矫揉造作、刻意去表达什么或隐藏什么的特征,“时尚”只是对内心的一种包装而已。

为了揭开这些东西,我们需要还原一下他们说这些话时的情境。

情境一:有一个年轻的女的,发了一篇和“男票”去贵州黔东南的游记,在游记中,她详细地说了自己的行程怎样,看到了什么,吃了什么菜,又各种抖机灵说她和“男票”怎么订的酒店和行程,间或有卖萌的描述。

这些情境其实有大量的雷同。像“我和男票的凤凰小资游”、“我男票的极品之处”之类的描述,充斥于网络。

情境二:一个年轻的男的,在和一帮朋友的聊天中,大家谈到恋爱、时尚等话题时,便咧着嘴戏谑地说“我女票”如何如何,兼有炫耀但好像又不认真的意思。

我想说,哪怕我们并没有站在这些人面前,也已经可以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内心里的活动是什么了。“男票”、“女票”这两个时尚色彩还没有褪去的网络词语,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根据我们前面的语言分析,一种不自然的语言,必然对应一种不自然的心态。按语言-心理分析的第一个方法,“男票”、“女票”携带了心理内容。

携带了哪些心理内容呢?自我感觉良好、装X。

这两个心理内容,正是我反感的重要原因。

我们已经进行了情境想象了。因此按第三个方法,找出他们的心理背景。

可以发现一个关键的心理背景:他们在使用这些词语时,一定是觉得时尚的,而且刻意去显得自己时尚。

哪些人很需要借助网络语言去刻意表现得自己时尚?答案是:屈服于社会价值排序,但有身份焦虑的人。这些人的特点一是年轻,二是在社会阶层结构中处于中下层——准确的说法是属于中产阶层的下层和社会下层的上层。从群体来说,以小资、白领,以及他们的后备军大学生(文青、小清新和他们有重叠)最为典型。

如果你对此没有理解,我们展开一下社会价值排序的公式就明白了。

社会价值排序=利益食物链+心理食物链+审美价值链。没办法,小资白领等群体在利益食物链上,排序并不高。同时,他们内心也并没有强大到什么程度。所以,要改变在心理食物链上的排序,他们只能做两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我们前面已经说过的自我感觉良好(这是一种可能已经意识不到的内心对自己的强迫);第二件,提升自己在审美价值链上的排序。

非常幸运!在颜值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可以让他们感觉在审美价值链上排序不低,那就是时尚——尤其是网络语言,以及热点等廉价的时尚(要用大量金钱去占有的那种时尚是有闲阶层的专利)。在这里不得不承认,他们对社会热点是最为敏感的。无数自媒体公号,迎合的正是这些人的心理。

这些人用“男票”、“女票”这些网络词语,仅仅是自我感觉良好,以及通过占据审美价值链上的一个有利位置,心理上在社会价值排序上攀爬吗?

不,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理动机。

“男票”、“女票”这种非自然的语言,多多少少带有一种戏谑,看上去不认真的色彩。它们本质上是一种防御性的语言,暴露出小资白领们复杂的心理动机:

第一重:炫耀,似乎有了“男票”、“女票”,自己就不是没人要的“单身狗”了,这可以反映出价值上的焦虑;

第二重:在“男票”、“女票”面前,不敢,也暗示了不会把自我投入进去。这既体现出一种多多少少的自我中心,又可以看出,他们在现实面前很无力,对分手的后果有预期,害怕受到伤害,作出了心理上的防御。

这些人,和那些觉得用“男票”、“女票”很不自然,甚至是对男朋友、女朋友的不尊重的人,哪怕阶层上差不多,但绝不是同一个心理物种。



背 景

我估计会有一些人质疑我:用这些网络词语,不就是图个好玩么?

对于这个质疑,我愿意用一句话来回答:认真想一下,真的很好玩吗?好玩其实只是让自己加入一场时尚游戏,入戏后的心理效果。我们这个社会,其实非常需要大量的这些剧目。

对这个心理效果,处在社会中下层的小资白领最为热衷,并且往上、往下蔓延成全民性的语言狂欢,这样的现象,本身就耐人寻味。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况:

当一种最新的网络语言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它的消费者、使用者一定是年轻的小资、白领、学生群体。正是这些人的关注、使用、扩散,使这些网络词语变成了一种时尚,一种好像你不关注,你不使用就落伍了的感觉,而无论你是什么阶层。在这个过程中,小资白领们站在了时尚的前端。

然后,“我是不是落伍了”的幻觉,给社会中其它群体,包括阶层上的中上阶层以及社会底层,也包括一些不喜欢咋咋呼呼、没那么自我感觉良好的群体,造成了一种心理压力。于是他们也主动被动地参与这场语言游戏,或者分沾一点时尚的属性,或者确认自己没有和社会最新时尚(在心理上,这种最新的社会时尚会被理解为是社会变化)隔离。于是,看上去,小资白领们总是可以主导着一个社会的一些时尚。

这和美国经济学家凡勃伦所描述的那种时尚的变化规律大不一样。在传统的社会结构里,有闲阶层在社会价值排序上,无论是在利益食物链、心理食物链还是审美价值链,对劳动阶层都是全面碾压,什么时尚都是从上层社会开始的,然后社会底层才会模仿,而等到社会底层都玩的时候,上层社会早就换一种花样玩了。毕竟,跟社会下层一起玩,不仅不能确认自己的阶层身份,反而有把自己往下拉的心理效果。

但现在,小资白领群体打破了这种规律。这是社会结构,以及时尚的发生机制改变的结果。但我认为,这也体现出了两种焦虑。

一种焦虑跟“阶层固化”有关。在社会价值排序上,无法改变利益食物链,那就迂回从审美价值链上突破吧,做到看上去好玩,看上去时尚,看上去不认真——尽管只能在心理上获得短暂的效果,而且这也只是一种入戏后的体验。

这种焦虑当然没有找到真正的药。“迂回战”的结果恰恰是加速焦虑。因为廉价的语言、热点,以及一些消费品时尚具有大规模模仿的可能,你并不会在时尚的前端站多长时间,大规模模仿后马上就贬值,变low,变土,必须赶紧制造出一种新的时尚。

另一种焦虑,是关于价值感的。我在前面暗示过,小资白领(文青)是中国社会最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群人。自我感觉良好本质上就是知道自己并不牛X但又绝不能承认,一承认心理上就受不了,所以必须在内心里强迫自己认为自己好像挺牛,借此才能获得价值感。久而久之,它变成了一个人心灵上的气质,以及他的自我面对世界的方式。

这种焦虑,是通过“刷存在感”和“占有”来治疗的。有一个网络新词出来,赶紧追逐,去一个地方游玩,也要写一篇“我和‘男票’如何如何”的游记,喜欢在某些网站去评价这个电影那本书,喜欢去某些网站、公众号去获取一些廉价、本质上没用但可以装X的“知识”,喜欢去关注一些表现出某种戏谑、玩世不恭价值倾向的人和公众号……正是焦虑的体现和对焦虑的治疗。

所有的心理保护都是通过杀伤自己内心的方式来给自己疗伤。这种焦虑也是如此。

语言,其实只是社会,还有心理的一个外壳。一个既定的社会结构,是怎么让某些人变成某个心理物种的?这是另一个问题。

作者 | 南风窗主笔 石勇 sy@nfcmag.com
排版 | Lauren
南风窗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及南风窗网刊登的所有署名为南风窗记者、特约撰稿人的作品为南风窗杂志社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未经南风窗杂志社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追究。
原文刊于《南风窗》2016年23期
点击屏幕右下方写评论,可参与讨论哦!


Bonus Time

请叫我新时代好青年
哎,文章这样就结束了吗?意犹未尽啊!!!
窗子
亲,不管是想“考公”,还是想“开眼看世界”,想看更多精彩内容,长按下面二维码就可以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_^
咨询电话:020-61036188-6083
《2017公考热点面对面》
通过阅读本宝典,考生可以全面了解过去一年里国内发生的重大时政要闻,掌握对时政事件的分析方法,并且从中准确领悟中央施政的理念与精神。


《未来已来》
本书收录《南风窗》“全球思想家”专栏文章,该专栏作者汇集全球造诣深厚的思想家,探讨内容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技等领域问题,为读者提供一种思考全世界的全新角度与路径。


提交公众号
中国政经第一刊.为了公共利益,与有责任感的你同行.冷静地思考,热情地生活.

南风窗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南风窗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