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这是一部豆瓣评分9.2的悬疑犯罪小说,它讲的是……

2016-10-24豆瓣阅读

我是个连环杀手。我下定决心,要走出监狱,去告诉某些人:你们犯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这是一部在豆瓣阅读评分高达9.2的悬疑小说。

这也是一部被陈国富一眼看中,买下影视改编权的犯罪小说。


故事从一个连环杀手的越狱开始——

一个因为连杀7人被判处终身监禁的中国杀手,在意大利的监狱里接到一封家书,说他的独生女儿在国内失踪了。

他该如何越狱?如何回国?如何找到女儿?


*从今天起,《第十三天》将在豆瓣阅读微信号进行为期一周的连载,我们相信,你一定会看得欲罢不能……



第十三天

作者 梁柯

楔子


我估计,我跟大部分故事的主角都不一样。


我是个连环杀手。


我当然知道,有不少故事是讲连环杀手的。但我跟他们也不一样。


我是一个已经落网的连环杀手。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听我讲我如何挑选受害者,如何杀人,如何跟警察斗智斗勇,你恐怕要失望了。


只要你留意国际新闻,应该会对以下这条消息有点印象。


“西西里高等法院昨天上午作出裁决,判处一名亚裔男子终身监禁。该男子因为在过去十八个月内接连绑架和谋杀九人而被称为‘都灵屠夫’。这宗案件引起了新一轮有关非法移民的争论……”


总之,你读到这些的时候,我已经被关在景色优美气候宜人的乌查多涅。这里是意大利警戒级别最高的监狱之一。我被单独囚禁,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一到那个时候,我要背对牢门,把双手从送食物的小窗口伸出去,让狱警给我戴上手铐。然后我要离开门一米,靠墙站着,等他们进来给我戴上脚镣,最后在五个狱警的环形包围下像一支特混舰队一样浩浩荡荡驶向操场……


本来我以为,我会这样在监狱里平静地度过余生。


但是就像钓鱼一样,不管你选的地方有多偏,总会有块白痴扔的石头把湖面打破。


水花飞溅,涟漪碎裂,一切再不能回到以前。


那是一封信,开头就告诉我一个事实。我的女儿失踪了。


就在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走出监狱,去告诉某些人:你们犯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第一章 西西里


西西里帕勒莫市,乌查多涅监狱。


一个东方男子被带进了监狱会客室。铁门关上后,五个狱警把他围在中间,两个面向外、两个面向内警戒,剩下的那个给他解除身上的手铐和脚镣。抬起头时,他发现只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脸上顿时阴云密布。


防弹玻璃对面端坐着的是律师乔万诺·帕托瓦。此人今年五十岁,向来以敢于为穷凶极恶之徒辩护而闻名,他本人也颇以此为豪。然而今天,他好像有点后悔。


“陈默,你这个王八蛋,”律师的开场白显然有点不太专业。这也难怪,几天前陈默在电话里向他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后,他简直吓疯了。“你不能!你不能敲诈黑手党!他会杀了你!他们会干掉咱们俩!”


相比之下,今天他非常冷静。


“在你发飙之前,先听我说,”帕托瓦看来心情也不好,“你付给过我一分钱吗?没有。你配合过我一次辩护吗?没有。你在电视上说过‘我衷心感谢我的辩护律师乔万诺帕托瓦,他是意大利最好的辩护律师’吗?没有。但是你他妈给我了这个!”


他指着自己的右颊上的绷带。


“他们做的?”


“没错,你这个王八蛋,”帕托瓦把声音压到最低,“植入麦克风。”


陈默明明告诉对方,去请文森佐来面谈。就目前的情景来看,他没有请得动莫西亚诺家族的大公子。这可以理解。黑手党跟警察斗了这么多年,两者关系更像是一对闹了二十年离婚不可得的夫妇,绝对知己知彼。你出个抢答题问莫希亚诺家族有多少人,警察肯定举手比莫希亚诺老爷子都快。作为老爷子的独子,文森佐要是屈尊造访监狱,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嘿,你好吗?”帕托瓦无声地把嘴一张一闭,做着样子——真是够谨慎的,他那边根本没有狱警在盯着——电话里传来的却是文森佐那永远半醉不醒的声音,把陈默带回了十八个月前的那个鬼气森森的别墅。


洗手间里满地鲜血,一把把用途不同的不锈钢刀在地上陈列着。最后一个受害者——一个吉普赛人——已经被打包成了七个塑料袋。陈默正伸手去拿第八个,背后忽然有一阵微风吹来。他看也不看,伸臂,扭腰,手中的刀旋风般向身后削去,然而却砍了一个空。他感到后脑已经被枪口顶住。


陈默扔掉刀,举起双手。镜子里,他看到身后站着一个庞大的身躯,自己的脑袋才到对方胸口。真不知这么大的块头是怎么悄无声息地摸进来的。大块头的左边,是他的同伴,举着枪,看着眼前的一地鲜血,无所适从。紧接着,他们身后走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跟满脸恶心和惊惶的保镖们不同,他没有被眼前的血腥场面吓倒,反而像个进了迪斯尼乐园的孩子。


“太酷了!”


这个变态就是文森佐。


“我从帕托瓦先生那里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今天,这个变态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轻松,“首先我要说,我很遗憾,为你的孩子。但是,请告诉我你的要求不是真的。”


“是真的。“陈默的声音波澜不惊,“我想请你帮我越狱。”


文森佐哑然失笑。


“哥们,游戏不是这么玩的……”文森佐嗤之以鼻,“再说中国有一百亿人,你回去能找到孩子?”


“我能。因为我只用了一年就找到了我要找的七个混蛋。”陈默深吸了一口气,“至于剩下两个受害者是谁杀的,你我都明白……”


文森佐·莫希亚诺,皮耶罗·莫希亚诺的独子,著名的花花公子。他没穿过阿玛尼以外的西装,手表只戴欧米伽和百达翡丽。整个意大利几乎所有高级餐厅、著名夜总会的常客,各大时装发布会的前排嘉宾。但是陈默知道,他最喜欢的,不是这些。





“你不是第一次干这个吧?”那天晚上,在别墅里,文森佐坐在单人沙发上微笑着问。


“不是。”陈默坐在他对面,脑袋后面顶着两支枪。


“巧了,”文森佐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我也不是。”


文森佐从胸前口袋里掏出真丝手帕,垫着拿起吉普赛人的遗骸,就像在欣赏莫娜丽莎:“你还有别的照片吗?”


陈默一愣,眼睛往左右一瞥。文森佐点点头,两个保镖退开了两步。陈默慢慢把手伸进口袋,用两只手指把手机夹出来,悬在文森佐眼前。


“在网络硬盘里。”


“请便!”


陈默双手在手机上忙活了一会儿,然后把屏幕亮给文森佐看。


“这是艺术!”文森佐眼里冒出吸毒后常见的那种病态光芒,“这刀口真整齐,就像毕加索的立体时期……这很难,就是用电锯也不好弄……”


看了十几张之后,他激动得站了起来。


“我的作品就在下面的密室里,你有没有兴趣看看?”


陈默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收起来,摇了摇头。文森佐倒是没有介意对方的冷淡。


“没关系,不看也好。我的水平,在您眼里肯定只是垃圾……不过我也尽力了,我只杀女人。女人脂肪厚,粘刀,所以……但是……”说到这里,文森佐好像进入了失神状态,“那尖叫和求饶声,是男人没法比的……”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他回过神来,冲着陈默一笑:“抱歉,我在回味。你肯定懂的,咱们是一类人……这种快感没法阻挡,只要没人阻止,我们都会一直杀下去……”


“不,”陈默又摇了摇头,“我要杀的已经都杀完了。”


文森佐不置可否地一笑:“你杀了几个?”


“这是第七个。”


“七个就满足了?”


陈默余光扫了一下,发现时钟已经不知不觉过了午夜。他把背靠在沙发上,怪异地笑起来。但是片刻之后,他又有种想哭的冲动。


“您看,先生,”文森佐坐回到沙发上,“我出了十八万欧元的花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笨蛋愿意替我做一件事情。我来这里,本来是要……呃……面试他的。结果你把他杀了,你说……


“很简单,”陈默露出一丝疲惫的笑容,“杀了我。”


“你建议我杀了你?”


“对,杀了我,把我交给警察,我都无所谓……该做的已经做完了,我没什么放不下的……”


文森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良久,扑哧一声笑了。


“我爸爸一定会杀了我,”他自言自语道,“先生,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我们的吉普赛朋友肯定是不能按时上班了,你能不能?”





“文森佐,”陈默的声音依然如那天晚上一样冷静,“我替你顶了两宗谋杀……”


“我已经按约定给了你十八万欧元……”文森佐有点急,“连洗钱汇款都是我都帮你办的。你说要我日后帮你一个忙,我答应了,可我说的不是这种忙……”


“那你有没有想过,”陈默森然翻开底牌,“那天晚上我把手机放回口袋之前,可能开启了录音?或者我后来跟你见面的时候,弄到了别的证据?”


一阵沉默。


“毕加索,你太让我失望了……”陈默的话证实了文森佐长久以来的猜想,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像生锈的刀,粗砺而刺人。


“我别无选择,我会不择手段。”陈默听出了他的杀意,“如果两天内我出不去,或者死了,这份证据就会有人寄到警察手里。”


电话里传来一声叹息。


“这超出了我的能力。”


“找你爸爸。”


“我爸爸他不知道……”


“不,他知道。他如果不知道,你就不会去找一个一无所有的底层小混混顶罪,而是会从自己跟班里找个低级成员,对吧?那样的话,你早就完了。先别说你的人有没有那么忠心,替你至少坐21年牢,单说一点:警察最近几年把你们盯得那么紧,要是有个莫西亚诺家族的人忽然自称是连环杀手,警察反而会更怀疑你们爷俩在搞内部清洗,会用一切手段去查,你就会弄巧成拙。你根本就想不了这么远。这都是你爸爸的安排。而且我肯定,你听到我的条件后,已经告诉了老爷子。”


陈默破天荒地一口气说了这么大段话,语气就像是在教训自己的儿子。文森佐被打败了,不管是气势还是逻辑。跟电影里不同,警察可不怕黑手党。93年以后,黑手党家族一个个被连根拔起。警方的策略一向是抓一批杀一批,然后等着新势力在老霸主的尸体上滋生、茁壮,之后再进行扫荡,给自己的肩章上添几颗星星。


两人很久没说话。


“去他妈的!”忽然,文森佐开口了。他好像想开了,一幅破罐子破摔的气势。


“反正家族的人都拿我当疯子,我就真疯一回……”


“我不是帮你,我是为了艺术!”文森佐好像又吸高了,在电话里狂笑起来,“我是没法继承莫西亚诺家族了,那就让我以艺术家的名字传世吧!哈哈……”


“谢谢。”陈默紧紧握住电话。


“……不过,你只有两个星期!”


“两个星期?”


“以我们的能量,最多能把你的行踪盖住两个星期。”文森佐的声音里充满威胁,“你最好拿这个期限当真,否则我们在警察局的朋友会不高兴的。那样的话,不管你跑到哪,我们都只能去找你,或者找你的家人……”


“我明白。”陈默郑重回答。


“你等消息。”




同名纸书现已上市


恨不得一口气看完的你,可以点击【阅读原文】,直达购买链接哦!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豆瓣阅读专注于高质量的数字内容,提供小说、美食、旅行、科幻等不同类型的作品和图书.您可以进行试读与购买;回复作者名、作品类型等关键字,可以获得更多相关作品.

豆瓣阅读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豆瓣阅读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