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打你总在下雨天|入围作品

2016-10-21豆瓣阅读

她说,咋的你让人点穴了啊,动弹不了。

我说,堵车呢,你等会儿,我先骂她两句,机会难得。




本文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打你总在下雨天》。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完整作品。


《打你总在下雨天》是一部短篇小说集,集子里的每一个故事,都是一出大时代背景下的工人阶级悲喜剧,纯白描的文字里却透露出某种诗意,各种令人捧腹的情节,读来却是笑中带泪。《云泥》,就是其中的一个故事。



打你总在下雨天

作者 坦克手贝吉塔


云泥


张久生给我打电话,说想吃螃蟹了,不要河蟹,要飞蟹,海蟹,学名三疣梭子蟹,挑壳薄肉厚、钳子挂花的,不用多,仨公仨母,我一顿都造了就完事,不过夜。我说,我出车呢,你等过中秋节的吧。张久生说,不行,这礼拜我就想吃。我说,越活越回旋,说你点啥好呢。张久生说,最迟礼拜五,你早点去塔湾市场,把这件事给我办得明明白白的,听见没有。我说,行了,赶紧撂了吧。


车正开到建设大路,前面堵了一长溜儿。我点了根烟,数起四周的车来,金杯,桑塔纳,宝来,凯美瑞,奇瑞,电动倒骑驴。乘客小姑娘跟我说,大哥,你钻一钻呗,我着急,我要去相亲,对方在银行上班的呢。我说,往哪钻呢,你看,这都变停车场了。小姑娘说,那我咋办啊。我说,不然让他过来吧,你俩就在我这车里相,我也可以给你把把关,唠渴了就喝我瓶子里的花茶。小姑娘愣了愣,骂道,他妈有病吧你。然后下车摔了门。


她穿着高跟鞋,挎着镶满塑料珠子的长方形手包,细带搭在宽阔的肩膀上,在凝滞的车群里艰难穿梭,一步一步挪到路边后,继续招手打车。我把车窗摇下来一大半,冲她喊说,打车钱不给啊。她对我翻了个白眼,又往前扭了几步。电动倒骑驴在旁边嘿嘿嘿地笑话我。


*  *  *


这时,张婷婷又打来电话,问我在哪呢。我说,在建设大路上呢,让人甩单了,我他妈还动不了。她说,咋的你让人点穴了啊,动弹不了。我说,堵车呢,你等会儿,我先骂她两句,机会难得。张婷婷说,别骂了,十块八块的,说正事儿,我在麻将社呢,晚上不一定几点回去,你给孩子做口饭吃。我说,知道了。


放下电话,我探探身子,通过前挡风看天上的云,十分写意,缓慢而柔韧地横向移动,进退,显隐,落下细微的痕迹,转瞬又被磅礴的后来者所吞噬,覆盖;没有多少光从中泄露,却也很晃眼,使人晕眩、涣散,我脑袋里想着,六个螃蟹得多少钱呢。直到后面的车按喇叭。我往左一打方向盘,烟灰又落到了裤子上。


张久生是张婷婷的父亲,张婷婷以前是我爱人,上个月刚离的,但暂时还住在一起,没有对外界宣布,关系比较微妙。原因是我女儿余娜明年要中考,怕她知道后影响心情,所以我们先对付着过,搭个伙呗。我无所谓,反正没新目标呢,张婷婷有没有我不知道,爱有没有吧。


*  *  *


晚高峰之前,我把车开到皇姑区,钥匙和份子钱交给车主大头,大头是我哥们,他养的车,我给他开白班。点了点兜里赚的钱,出门时带了三百四十五,刚才加了一百块钱的油,现在兜里总共有四百七十六元,净赚一百三十一元,八个半小时。


我从市场里买了青笋、西红柿和牛肉,还拎了一筐鸡蛋,几个苹果,两纸儿挂面。回到家里,看了会儿新闻联播,居然看饿了,便去做饭,牛肉炒笋丝,西红柿拌白糖,熬了一锅小米粥。余娜下自习回来时,粥正在灶上咕嘟着冒泡,晚上八点半,我俩捧着两个瓷碗,转着沿吸溜着粥。


我说,你也吃点笋,别光吃牛肉。余娜说,别管我,我吃点肉压压惊。我说,怎么的,谁吓唬你了。余娜开始给我讲,话匣子打开了,呜哩哇啦,连说带比划,绘声绘色,很像她妈。


爸,我不有点感冒么今天,在学校就没精神头,放学时也特困,骑着自行车在路上画龙,等交通信号时,一个不留神,车的横把一栽歪,蹭到旁边摩托车的后备箱上了。男的骑着摩托车,后面驮着个女的,都是中年人,跟你岁数差不多吧,给人感觉可凶了。女的穿一大披风,当场下车拽住我,然后跟男的说,快去,看看刮成啥样了。我说,你别拽我呀,我也跑不了,松手啊,都快把我校服拽坏了。男的下车一看,指着说,你看,我新买的车,划了这么深的一道,你说怎么办吧。我是当时特着急,说,我能怎么办啊,你这也不是多大毛病,不就掉了点漆么。男往后备箱上吐口水,特恶心,用手使劲蹭那道印儿,边蹭边训我,非让我给他擦干净、补上漆,要么就赔钱,百八十的至少。我说,我怎么会弄啊,再说也没钱啊,当时都要急哭了。然后我们那个同学,你见过,送过我回家的,赵晓东,他爸是警察,推着车从后面钻出来,把车停稳,特生猛,指着那男的说,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么,好意思么,这么大岁数了欺负小姑娘。那男的一听,眼睛立起来,摘了手套,单手拎着举到半空,摆出一副要用手套扇脸的样子,跟他说,有你啥事没,没有赶紧滚。赵晓东挺爷们的还,也不怕,挺着胸膛就顶上去。反正僵持了一会儿,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都懵了,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又有几个我们班的同学围过来,那男的可能见阵势不妙,掏出手机装作打电话,然后自言自语说,啊,算我认倒霉吧,我还得去做买卖呢,下次饶不了你们。于是一溜烟儿跑了。我在原地待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讲完了?我说。讲完了啊,爸,你怎么都不关心关心我,我都吓屁了。余娜一脸不乐意地说。我问,赵晓东老跟着你回家干啥,我挺烦他爸那股劲儿,开家长会见过两次。余娜说,爸,会聊天吗,能抓住重点吗。我说,下次再有这情况,你稳住对方,然后联系我啊。余娜说,情况紧急,来不及啊,但是你要在场,能怎么处理啊?我说,我上去给他俩个电炮。余娜一撇嘴,说,简单粗暴,一点处事智慧也没有。说完又在盘子里扒拉牛肉吃。


我刷完碗,又削了两个苹果,我一个,余娜一个。我俩隔着桌子啃苹果,吭哧吭哧。她翻着生物书,我给张婷婷发短信,问她几点回家。苹果吃完了,只剩一个精瘦的核,她还没回我信息。


半夜一点半,我起来上厕所,张婷婷还没回来。我按亮手机,发现她也还没回短信,我没忍住,给她拨去电话,响了五六声才接,那边很嘈杂,有歌声,像是在KTV里,她问我,打电话有事啊?我说,几点了,还不回来。她说,你管我干啥,你现在有资格么你。我说,我他妈才懒得管你呢,我是怕你回来关门声吵醒余娜,你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给你留门了。她说,你反锁吧,我今天不回去了,正唱得高兴呢,都是一个青年点的老朋友。我说,你他妈也没下过乡啊。然后她把电话挂了。


*  *  *


礼拜五,没啥人打车,路上人特少,都提前进入周末状态了。我早早收了工,买了几个螃蟹,还有一斤虾爬子,两斤黄蚬子,拎着去了工人村张久生的家。院墙半落,旧楼在初秋风里垂垂伫立,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曲折绵长的战斗,而胜负已经不重要。


丈母娘王淑梅给我开的门,接过去我手里的东西,眼睛瞄了下里屋,低声跟我说,这一整天了,就等你过来呢。我说,他哪是等我啊,他等螃蟹呢。我朝着屋里喊了一嗓子,老张头,出来吃螃蟹了。张久生踱着步走出来,眼镜顶在脑门上,表情还挺严肃,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晚上我们吃海鲜的话,我们喝点好白酒,陈酿。我说,别扯犊子了,你家还有陈酿呢?张久生说,有,怎么没有,你妈一直没让喝,散白酒,存了一个多礼拜了,一直没动。


张久生这个人,干啥啥不行,唯独吃螃蟹,那是一绝,我特别服。都说南方吃螃蟹得上八件,才能吃得干净剔透,张久生只用两只手加一张嘴,也能做到同样程度。吃得那叫一个细致板牙,一点一点地扣、拧、捻、捏,钳子缝里,背盖的边沿,他对螃蟹的身体结构比对王淑梅的要更了解。


吃完一只螃蟹,他又连扒了三个虾爬子,然后举起白酒跟我干杯,抿一大口,跟我说,正国啊,你这么做就对了。王淑梅在旁边说,对啥对啊,大夫不让你喝酒。张久生说,你别听他的,我想吃啥,你就给我弄来,我不跟你客气。我说,那是,你是没客气过。张久生说,那你知道我为啥不客气不?我说,知道,等你没了之后,你这财产都是我的。张久生望向王淑梅,然后说,看见没,我就愿意跟明白人儿唠嗑,我还能活几年啊,对不对。王淑梅不吱声。我心想,还他妈什么财产啊,就一个破逼房子,再说我跟张婷婷都离了。


三个螃蟹下肚,张久生喝得有点高,大手一挥,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回屋里躺着睡觉去了,岁月不饶人啊,他是真老了,以前怎么也能吃四五个,酒也能喝个半斤八两的。王淑梅去厨房刷碗,我换了啤酒,自己继续喝,电视放着成龙演的电影,里面有人跟他对打,出手之前大喊一声,王淑梅从厨房伸出脑袋,说,你说啥。我说,妈,不是我,电视里,成龙喊的。王淑梅说,你让他小点声。


*  *  *


王淑梅的耳朵不好使。前几年病过一场后才这样的,动静听不真切,没得病之前,还不服老,出门前总爱打扮几下,爱去跳舞,挺招风,公园里好几个老逼头子拄着拐棍围着她转,一个说,淑梅啊,你现在还能下得去腰吗,另一个说,淑梅,你舞跳得真好,我从网上看见句话,记纸上了,特别适合跳舞时的你,我念给你听听:温柔的你长了三头六臂。得病后彻底完犊子了,干巴巴的身子佝偻着,像晾干的虾米,在蓝白条病号服里直咣当,一下老了得有十岁。


住院期间,我白天开出租,晚上去肛肠医院伺候她,张久生和张婷婷见我去了,恨不得拍起巴掌来,前后脚都撤退,一个回家喝酒,一个出去打麻将,整宿就我一个人陪着老太太。


老太太开始还很含蓄,放不开,我问,妈,撒尿不?老太太摆摆手,皱着眉头。我说,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啊。老太太没说话。我说,那没事,你继续不好意思,正好半夜也别喊我,我也省事了,你就直接往床上拉,明天护士来我看你好意思不。说完我就往地上的气垫床上一躺,蹬掉鞋子,闷两口酒,开始睡觉,其实根本睡不踏实。


到了半夜,老太太喊我,声音特轻,小余啊,喂,余正国。我挺来气的,躺着跟她讲,你有事大点声说,别神神叨叨的,我还当是亲妈回来喊魂了呢。老太太说,便盆。我说,想通了啊你可算,女婿是半子儿,没啥不好意思的,都是自己家里人儿,别总抹不开,再说,我来干啥来了,对吧,是不是,就是照顾病号来了,跟我还外道,没有必要,你这样的啊,就得受一受憋。老太太说,别逼逼了,快,给我上便盆。


出院之后,王淑梅对我的态度转变很大,不像从前,结婚十几年了,还瞧不上我,觉得我配不上她女儿,现在跟我比她女儿还亲。她刷完碗,又给我沏一壶茶,然后说,你跟婷婷到底咋回事。我说,挺好啊,没咋的。她说,婷婷都跟我说了,离了,她有人了。我说,有就有吧,我也管不着。她说,真离了啊。我说,不信下次证给你带来看看,也是红色,跟结婚证长得可像了,就差一个字。她叹了口气,说,正国啊,正国。我说,干啥,别整没用的,用不着你可怜,螃蟹我再来一个啊,今天不着急回家,不用给余娜做饭,她跟同学去吃肯德基。



下雨时请少出门,因为你的那些对手,总会在这样的日子举着伞等你,伺机将你打翻在地,骑在身下,轮番扇耳光。而当你哭泣时,大雨则会掩盖你所有的凄凉。这时你只能告诉自己,忘记这场雨,但要记住每颗雨点的名字。虽然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统统忘记。

工人村如同孤岛,涂着模糊的标语,在晨雾里逐渐清晰,靠拢过来,涌出一群尚未完全苏醒的居民,缓缓迁移,如汪洋一般,密集而无声。而到了夜晚,尘土安眠,那里的每个窗口里又都闪着一盏星星。




 本文节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入围作品

《打你总在下雨天》



打你总在下雨天

作者 坦克手贝吉塔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阅读作品


豆瓣阅读 (微信号:read-douban)

提供海量精品电子书、杂志和个人作者原创作品

希望能让阅读和写作变得充满生机、对人有益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豆瓣阅读专注于高质量的数字内容,提供小说、美食、旅行、科幻等不同类型的作品和图书.您可以进行试读与购买;回复作者名、作品类型等关键字,可以获得更多相关作品.

豆瓣阅读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豆瓣阅读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