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这辈子能拼的,不过是自己的命

2016年10月,42岁正当壮年的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突发心梗去世。引发了整个互联网从业人员的惶恐。关于这个消息的文章,在沉默中被戚戚然地刷屏。几许惋惜,无限感叹。其实更多数在跟风刷屏的人,并不是为了这场沉重的送别,而是害怕,从心里往外的冷。


活在这个集体焦虑的时代,有多少人可以拒绝透支生命?


今天76岁的伯伯常常说:“我年轻的时候,整天肚子都咕咕的叫,晚上常饿得睡不着。你们现在多幸福呀。要吃什么有什么,要去哪里去哪里,上班不上班,想干什么干什么!”


人总是不能了解别人的痛。


越来越来烦的爱情,越来越堵的婚姻,越来越老的父母,越来越淡的朋友,越来越难的教育,越来越贵的房子,越来越不值钱的钱。


在幸福中的人们的幸福,据说都是相同的;不幸的人,据说都各有各的不幸。可就算天下有三千万种不幸,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火急火燎的焦虑,烧得浑身疼痛,坐卧不宁。


每个人的人生起点不同,每个人的人生要求也不同。从始到终,每个人要付出的努力却是相同的。在努力的时候,能拼什么?


这辈子能拼的,不过是自己的命。


现在的我,中年,熬夜,饮食不规律,不运动,压力,焦虑……如果要做一个猝死评估风险报告,我绝对是高发人群,风险比例估计要接近峰值。


我一直都是一个很怕死的人。


我怕死的具体表现形式不是去积极养生,而是会常常自扰。


无缘无故,青天白日的,我会突然地就想到一个实质性的问题:“等到我临终的那一刻,会是怎么样的呢?”


我甚至已经想过,我死了之后,要把我放进火葬场里溶尸炉里烧成骨灰的情景,那得要有多烫,那得要多多?别给我说,死了之后不知道疼。反正谁也没死过!


每次一旦有类似的念头骤然来袭,我会特别害怕,浑身冰凉,身体会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不知所措。


我也曾经试图给不同的人描述过我的恐惧,可是我发现大家都对我这种行为非常嗤之以鼻。“你这叫纯粹是没事儿闲的。人都是要死的,想那么多有用吗?”


真心没有用,我知道。可还是控制不了的想。死亡的恐惧,像是一个梦魇,老朋友一样不定期的突然来访问,防不胜防。


不过自从开了公众号,我已经很久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倒不是因为写鸡汤有治愈性,而是因为忙。忙的无处可逃,忙的分身无术,忙的精疲力竭,没有时间睡觉,没有时间吃饭,当然也没再有时间去闲情逸致的体验生命不可承受的脆弱。


原来这可真的闲出来的毛病。


不过,忙的屁滚尿流的人可不仅仅是我。午夜之后微信上讨论工作,发信息,不但人人在线,还都秒回。从前流行集体投江,现在流行集体烧命。


没有人逼着我每周发文,没有人逼我屯稿写书,没有人逼着我创业,没有人逼着我熬夜,更没有人逼我烧命。自媒体的压力和紧张是有目共睹的强大,可是销售,市场,品牌,技术,更别说转身跳进创业苦海的老板们。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给自己打工,就是为了不伺候老板脸色,自己可以安排自己的人生。事实上,真的开始了做才知道,这个世界上,仅存绝有,心黑手辣,无视人权,最下得去手把自己往死里逼的坏老板,原来是我们自己,没有之一。


开始的时候,人人都以为人生如打仗。只要拼上一段时间,占住一个山头,就可以种满桃花,悠哉悠哉的成个美猴王。


事实上人生是逆水行舟,选择只有A,拼命努力,或者是B,被迫放弃。压根不存在一个选项叫做:悠哉悠哉的飘在水中间。


每个人都有这么大的压力。不是因为太贪心,要赚更多的钱。而是如果停滞不前,如果不变的更强大,就会被吞噬,会被抛弃。曾经付出的所有的努力,全都前功尽弃,枉费心机,一败涂地。


地球已经进化了几亿年了,人类也有几万年了。唐宗宋祖,秦皇汉武,排队排到晕眩了,终于轮到我。人生最大魅力也是最遗憾就是单次性,不往返。既然只有一次,我们到底想要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曾经有人花了重金贿赂批注投胎的小鬼,下辈子定给他找个好人家。


小鬼收了钱,大悦,“你要怎样的人家,说来听听?”


此个人说:“不做皇帝不做官,家产万贯,如花美眷,父母健康,兄弟和睦,子女双全,朋友情深,气宇轩昂,玉树临风……”


他还没有说完,小鬼打断了他:“天下若有此等人家,我早就去了,怎么还轮得到你?”


这世上那有那种理所当然顺着心的完满呢?


繁华永驻的荣国府也不过四五代的富贵。若没有盛极一时又败落下去的江宁织造,哪来那部石破天惊的《红楼梦》?


我们总是觉得,要吃要喝,被逼无奈要去赚钱。事实上,为了活下去而必须赚的钱,只是一小部分。在更多的时候,我们赚钱是为了自己的价值。手一挥画个圆说:“这都是我的”。那种酸爽,叫做指点江山。


这几十年,是走个过场为了活而活,粗茶淡饭,平平淡淡?还是上天入地,极尽努力,拼上身家,折腾一番?


我奶奶是地主家的大小姐,是被自己父母过继给无出的姑姑。她成了姑姑的独女,嫁给也是地主的爷爷,带过来良田很多亩。奶奶身高166,白皙纤细,而且奶奶是极少数会写字的小脚女人。


家里请过两年私塾,中文繁体,一笔一画,工工整整,还非常有艺术感的灵气。十里八乡的女人,都来求她画绣花样子。八十七岁的时候,还给我绣桌布,一个蝴蝶绣的大巧若拙,浑然天成。


建国后,地没了,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带着四个孩子,做了一辈子的家庭妇女。


奶奶给我说:“这辈子,我最遗憾的是没有工作。”


我外婆生在山区的一个村子里面,家里有四个女儿,她排行老二。通常老二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位置,比起另外三个女儿来说,我外婆偏又生的皮肤黑黄,个性执拗,做什么都慢。解放军来征兵,家里就单派她去了。


外婆在部队里学了医,成了劳模,在劳模大会上碰到了来颁奖的外公。建国后,外婆把自己的父母接到部队家属大院,有保姆和警卫员。


我老姥姥最后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辈子,我最想不到的就是居然是二妮儿给我送终。”


外婆给我说:“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


在人生中,比赚钱更能让人上瘾的是证明自己的价值和能力。人活着不是为了吃喝拉撒的初级需求,而是为了证明自己。


有人进山求仙。半山亭上偶遇白胡子老头,慈眉寿眼。跪下磕头求长生不老的秘方。


老头捋着胡须说:“没有七情,戒了六欲,不近女色,名利,不谈金钱,万念皆空……”


此人打断了老头的话:“若是如此,就算能活上两百年,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说实话,我不认为如果春雨医生张锐再活回来,他可以放弃自己的梦想,修身养性,晒着太阳在山上放羊,悠然活到一百年。


来到这个世上,有的人来,是了消磨,有人来,是为了拼命。


猝死,总是一场令人惋惜的离别。


可是人生无常,我不知道明天我会发生什么,我知道今天我还能撑下去。连我在内,没有人能够知道我可以走到哪里。


人生只有一辈子,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功成名就,可是拼尽全力,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不让后悔,才是真谛。


我想那些正在挣扎,亢奋加班,熬夜工作的人,大抵想的,也不过如此。


作者:卢璐,服装硕士 两个女儿 一个正在努力成为“全职太太”的家庭妇女, 致力分享中法文化差异。个人公众号:卢璐说(lulu_blog);微博@卢璐说。本文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作为一个爱钱的星姐

欢迎文末“赞赏”表达爱哦

还有,点击文章最下方的“广告”位内容

微信将替你打赏我哟

谢谢昂,么么哒

正为自己未来奋斗的年轻人都在关注我们哟

一直特立独行的猫 

【下班后】品牌创始人

微博&微信公号&知乎:@一直特立独行的猫

豆瓣:@特立独行的猫

著有百万级畅销书
《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

《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梦想时》


提交公众号
【下班后】品牌创始人,倡导让下班后成为你的自有品牌和吸金利器.星姐不是个勤奋人,但勤奋起来不是人.

一直特立独行的猫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一直特立独行的猫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