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解局】希拉里与川普谁赢了?反正别信民调

2016-09-27侠客岛


位于纽约长岛地区的霍夫斯特拉大学这几年有点儿火。美国东部时间9月26日晚间,美国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在这儿举行。

2012年10月16日晚,当时的主角奥巴马和罗姆尼,也是在这儿进行的第二场辩论,我也在场采访。一晃4年过去,这场辩论已经比2012年那场火多了,全美各地利用各种媒体围观者人数据说超过一亿,全球则超过3亿。举办地霍夫斯特拉大学也因此小赚了一笔——别的不说,光是赶到现场的上千家媒体代表在新闻中心占个座位看直播,就要交出很不便宜的费用。




对掐


身着红装的希拉里款款地走上场来,与西装革履的特朗普握手致意。特朗普很绅士地转过头去用“国务卿”称呼对手,脸上瞬间挤出了微笑,此后特朗普的多数表情便是皱眉噘嘴外带特氏兰花指。此情此景,真的比《纸牌屋》中的任何场景都好看。


6小段、1个半小时的辩论,如大家所见,是一场全程高能的互黑大戏。开场前,CNN的主持人就指出,希拉里的主要问题是不诚实,而特朗普的问题则是不胜任。


果然,虽然这次辩论中二人要扼要地介绍自己的施政纲领、价值等理念,但槽点和看点最多的无疑是二人的互黑。在“美国方向”“实现繁荣”“保障美国安全”三大主题下,二人只要逮着机会便会明里暗里贬损对方。希拉里抓住特朗普曾多次申请破产、打的第一个官司便涉嫌种族歧视、一再揪住奥巴马说他的出生地不是美国、多次对妇女有不敬言辞、纳税记录等事不失时机进行讨伐。特朗普也在希拉里的“邮件门”等软肋上猛插尖刀。


不久前希拉里身体不适成为世人关注焦点。特朗普也将此作为靶子拿来说事儿。他直言希拉里“没有总统的样子”,是因为她没有足够的精力。希拉里则反击称:“如果他能去112个国家,谈和平协议,谈停火,或者在国会委员会作证11个小时,那时再来跟我谈精力吧。”此时台下一片哄笑。真是一个火药味强烈、娱乐性十足的对冲桥段!




过去


其实,这二人的关系也没有台面上那么针尖麦芒,至少过去不是。


比如,2015年,当时特朗普被问及近年来哪位总统最好时,特朗普认为民主党的克林顿好于共和党的老布什和小布什;


再往前,特朗普与克林顿家族也有不少密切来往。克林顿基金会从特朗普那里收到了10万至25万美元的捐款;2005年,当特朗普举行第三次婚礼时,克林顿夫妇专程赶到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出席了那场极为奢华的婚礼;


在2007年出版的《激情创造梦想》一书中,特朗普说,克林顿是“一位来自阿肯色州的杰出人物”,克林顿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出马竞选并最终获胜。他胸怀大志。他的夫人希拉里是一位出色的女性,也胸怀大志,这是克林顿赢得大选的原因。当时其他人不愿意挑战民意支持度很高的乔治·布什,克林顿却毫不畏惧。布什支持率的争剧下降为克林顿的胜选创造了条件,他利用这一条件一举胜出。克林顿是一位真的英雄,他勇敢而杰出”;


2008年,当奥巴马与希拉里在大选中激战时,特朗普则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希拉里·克林顿将成为“伟大的总统或副总统”。




民调


全美直播的电视辩论,是美式民主的现代化媒介渠道,为的就是叫全国选民了解候选人,候选人也借此争取那些尚未打定主意的中间选民。既然是辩论,就容易分个胜负。那么,这场辩论到底是谁赢了?


辩论刚一结束,极为发达的美国媒体便就到底谁赢了此轮辩论展开各种各样的民调,这些民调结果特别有趣——面对同一场辩论,结果大相径庭。


比如,据CNN/ORC调查:62%的观众认为希拉里赢得辩论;27%认为是特朗普赢了,而Drudge Report网站的调查显示,81.5%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赢了,只有18.5%的人认为希拉里赢了。有美国媒体在对30多个美国网站进行调查后发现,除全国广播新闻等5家媒体外,多数民调认为特朗普赢得了这一辩论。



但我想说的是,别对这些民调太在意。看一看可以,但当作论据说事儿时需当点儿心。原因很简单,世界上没有纯粹的新闻自由,且不说任何民调都存有误差。历史老人对美国不少所谓民调都曾打过脸。


记得特朗普在2015年6月16日宣布参选美国总统时,美国民调一片唱衰。当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所做的一次全国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3%,在共和党参选人中位列第10位。在另一项对共和党可能的13名候选人的民调排名中,特朗普位列第12位。



当时,又有一项调查表明,特朗普的负面评分很高,50%以上的受访美国人说他们永远不会投票给特朗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资深政治记者玛雅·莱阿森称“今天将是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获得关注最多的一天,也是最后一天,没有人会把他当真的。”——结果呢?谁也没想到川普能走到今天。


所以,对于美国的民意调查,既不要不把它当回事,也不要太把它当成事。严肃的民意调查有着一定的科学取样基础和量化数据分析,也因此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林林总总的民调背后难免有各种各样的利益背景,也难免有操纵民意黑手存在的现象。



《纸牌屋》中就有一个通过网络操纵民意的情节,在2016年美国大选过程中,也曝出谷歌公司出现操纵民意以利希拉里·克林顿选情的阴谋。在白宫苦斗八年的奥巴马屡屡有感而发,称他对于各种民调多采取不予理睬的态度,如完全依据民调来执政他将手足无措。


未来


除了刚刚完成的这场辩论外,特朗普与希拉里还将在大选日前上演两场辩论大戏。是的,人们就当戏码看好了。


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是一个男人与一位女士的终极对决。按中国农历十二生肖算,1946年出生的特朗普属狗,2016年年满70周岁;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克林顿属猪,较特朗普年轻一岁。美国人没有别的选择,他们的下一任总统只能在这两位七十岁上下的老头老太中选出。


除了年龄相仿外,他们两人如此不同。然而,他们在表面上的不同之外,又有着诸多相同或由于身不由己而相同之处。




对于华盛顿政坛而言,一位是彻头彻尾的“局外人”;一位是彻里彻外的“建制派”;一位是被排斥、嫌弃,最终因无奈被接纳的共和党人;一位是受到总统背书、组织力保的民主党人;一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恣意张狂;另一位是从容不迫,滴水不漏,外柔内刚。


他们两人都已经创造历史,都已打破美国政坛200多年来形成的那块巨大且无形的天花板。他们都有着无可遏止的权力欲,他们都有着愈挫愈奋的、决胜第一的特质。无论是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还是希拉里一再强调的“美国例外论”,争的都是美国在世界上继续称霸,万变不离此宗。


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在历史老人看来,他或她所主张的某些强硬举措恰恰很可能让美国在下坡路上滑得更快。随着这一轮大选政治周期的完结,入主白宫者会被逼迫着更为现实地看待外部世界,有所变化势所必然。


无论谁当选,至少在其入主白宫的最初岁月中,美国对外部世界将变得更为强硬,尤其是在对华政策表态上。无论谁当选,都面临着国内政治更为分化的格局,也因此会不得不做出相当妥协,出现出尔反尔、政策回摆或干脆食言的情况皆在意料之中。因为无论是谁,他们都在做出诸多根本不可能兑现的承诺。


文/温宪

(人民日报原北美中心分社首席记者)


 注:微信群已满,你可以加岛妹的微信(15911166061),让她帮你拖入,注明是想加学生群、公务员群、企业员工群、媒体群、经济金融群还是海外人员群。同时,我们也欢迎大家加入侠客岛微社区。很抱歉,岛妹每天微信加人数量有限,手机常常瘫痪,造成一些岛友排队等候时间过长,我们深表歉意,希望耐心等待叫号。么么哒。

提交公众号
但凭侠者仁心,拆解时政迷局.

侠客岛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侠客岛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