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叫她荡妇,说她自私,她都认」,一年的开放式婚姻给她带来了什么?

2016-09-25人物



美国旧金山杂志记者罗宾 · 里纳尔迪和丈夫为了挽救婚姻,进行了一场「野燕麦计划」——她和丈夫尝试了一年的开放式婚姻。





文|Charlotte Alter 、Diane Tsai、

Kashmira Gander、Carlos Lozada等

来源|Time、Independent、

Washington Post等

编译|田歌




在日剧《Legal High》中有一个这样的故事,做行政工作的职业女性北条爱子和身份为小学老师、起重机司机、杂志编辑的三位不同男性维持着一周每人两天的夫妻生活,周末三家甚至会在一起聚会。在这三段看似只差登记这一步的婚姻关系中,三个老公都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并且互不嫉妒,三家的孩子还会经常一起玩耍。能干又温柔的北条爱子精力旺盛,每天将工作和生活处理得井井有条。



小学老师、起重机司机和杂志编辑共同的妻子——北条爱子


没有证据能证明人类作为哺乳动物,在自然法则下必须遵循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原则,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多夫多妻、甚至自由随意的开放式婚姻都有可能成为个人的选择。


在父系社会里,能像北条爱子那样生活,仅存在于大多数女人的幻想之中。美国旧金山《7×7》生活杂志的执行主编和专栏作家罗宾·里纳尔迪决定在有生之年将这份妄想变为现实。她和丈夫尝试了一年的开放式婚姻,里纳尔迪将自己的周一到周五分给陌生人,周末回到丈夫斯科特的怀抱变身贤妻良母。这样的行动如同玩火,但是对里纳尔迪和丈夫来说,尝试开放式婚姻恰恰是为了挽救婚姻。


罗宾 · 里纳尔迪跟丈夫的婚姻到了十八年之痒,两人在孩子的孕育上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分歧。里纳尔迪将孕育孩子视为生活目标与生命热情之源,但是丈夫却瞒着她做了输精管切除术,斩断了她对孩子的所有期待,「我是想要孩子,但我只想要和他生的孩子。」里纳尔迪伤心绝望,思考人生。「在我入棺材之前,要么有四个情人,要么儿孙绕膝。我不能两样都得不到。」她曾经奉献出了黄金年华准备当妈,但是现在做母亲的愿望似乎不可能实现了。当她的丈夫做了绝育手术后,里纳尔迪有了勇气放纵自己,她准备来一场性生活的探险。


里纳尔迪的丈夫同意互相给对方放一年的「假」,他们彼此约定了三条原则:不谈走心的恋爱、戴套才能做爱、不能和共同朋友睡觉。



罗宾 · 里纳尔迪的新书《野燕麦计划》的封面


104天的家庭生活,261天不受约束的淫乱生活给了里纳尔迪写作的灵感,她写了一本名为《野燕麦计划》的自传。(sow their wild oats「播种野燕麦」意为「放纵自己」,书名即来自这个词组的寓意。)她建议每个年轻女孩都应该在安家之前过一段放纵生活。「性是一间教室而不是一节课。女人的身体充满智慧与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性可以指引怎么走未来的路,你不用总考虑或者听从别人的想法。」


在这一年里,她差不多跟一打的朋友或者陌生人睡过。她曾经放广告招募30到35岁的男人和她一起探索性爱,曾经用交友软件约炮。她还加入了旧金山的一个名为「One Taste」的新坦陀罗组织。(坦陀罗是印度教的一种教派,认为通过性交可以使人类灵魂和肉体中的创造性能源激扬起来。)有一次在关于高潮冥想的群体集会上,「专家」们抚摸成群的赤身裸体的女人,里纳尔迪看到了一个男人抚摸女人的阴蒂左侧,十五分钟后,她达到了冥想高潮。在「野燕麦计划」的最后三个月,她搬进了这个混合性别公社,在这里练习高潮冥想,享受完全自由的恋爱,甚至三人行。


里纳尔迪觉得这场44岁时发起的探险非常值得。「因为我的性教育背景里性就是男人要女人给。性交之后女人就失去什么,或者被男人给予什么,男人抢走了女人了什么或者给予了女人什么。当我年轻的时候,享受任何一种性爱或者主动要求性爱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但是在我40岁的时候我终于长大了,我明白了性就是两个人分享自己的活动,性不会削弱我作为一个女人的力量,它也不会抢走我的任何东西。」


里纳尔迪觉得这是她四十四年来作为好女孩的一种叛逆,或者说是一场对鲜活精子的寻找之旅,或者说是一次交换获得的筹码,或者说一种对拆散爱情锁链的计划,或者仅仅是一场上帝才知道的青春追求。


她主动承认「野燕麦计划」非常自私,「很明显,这可能是我活过的最自私的一年。」很多人骂她是个荡妇,她承认,但是她说:「你不能用荡妇来羞辱一个有意识去选择尝试荡妇生活的人,这不符合逻辑。我和我丈夫都同意尝试开放式婚姻,他做了他想做的,我做了我想做的,这就是我。」


毫无疑问,对这本书的评价走向了两极分化,有人说「太棒了,谢谢你,太勇敢了,这么多人攻击你但是你挺下来了,赞美你」;也有人说「你个碧池,你该为你所做的事情羞愧,我希望你被掌掴,活该你生不了孩子。」


在以上两种极端言论中间,几乎没有中立者出现。里纳尔迪对此哭笑不得,「它不是一本自我帮助的书,它只是我的个人故事,我不是写来让人生气的,我觉得如果人们沉浸在这本书的故事中,或者人们跟这本书产生联系,这很好,但是如果没有的话就当没看过这本书吧。」


一连串没有建设性的消极意见对于很多人来说都难以接受,尤其这是对个人最私密的事情发表评论。像许多出头挑战常规的女人一样,里纳尔迪在网上遭受一些人的尖酸质疑,她觉得这是男女双重标准。「叫人荡妇是一种羞辱。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写了一本关于开放式婚姻的书,也会有一些反对言论,但是他肯定不会得到不知道谁发的的指名道姓的辱骂推特和邮件。这就是一种特权心态,或者一种优越感,它让你觉得你有权利去私自伤害一个你不了解的人。」里纳尔迪觉得这些对她的激烈反应恰恰是一种男权社会对女性的镇压。


「我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女人,任何空间、任何时间的的女人可能正因为性表达受苦,她们可能真的正在遭受暴力,一种比140字的推特更严重的暴力。」


里纳尔迪在「野燕麦计划」里获得了最重要的领悟——她给丈夫太大压力了。「期待你的另一半给你热情、安全感,生活的目标,这要求太多了,所以现在我不会期待别人给我这些东西,这其实不公平。如果我没有经过「野燕麦计划」的话我不可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现在她意识到自己当初钻了牛角尖,但是心里也明白当时她是不可能改变的,从小她看着酗酒的父亲和受压迫的母亲辛苦恣睢着生活,她一直试图修补自己的心灵废墟,结婚之后更是把对生活的热情和期待全部寄予在婚姻与孩子上。所以她不能接受丈夫剥夺她作为母亲的权利。但是她现在释怀了,她现在认为丈夫当初选择做输精管切除手术,是一种自由和独立的宣告仪式。


这本回忆录以里纳尔迪和丈夫的离婚作为结局。在两人的这段开放式婚姻中,里纳尔迪发现无论夜里她的枕边人是谁,当她害怕时,当她碰到车祸或者收到恶意短信,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丈夫。里纳尔迪的丈夫自己也说,没有里纳尔迪的晚上,他经常含着泪水入睡。但是又能如何呢?两人在「野燕麦计划」开始没多久就各自违约,丈夫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女朋友,里纳尔迪和他俩都认识的朋友做爱。一年过去后,他们两个已经失去了男女之间的化学反应。


调查显示,大概60%的男人和45%的女人会在某种程度上出轨,每2.7对夫妇中就有一对会受婚外恋影响,也就是说将近三分之一的夫妇受婚外恋的威胁。热恋中的双方确实在某一刻真心希望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生活里的琐碎小事一遍遍拷问两人的耐心时,一夫一妻制真的还适合彼此吗?


里纳尔迪的离婚选择似乎证明了开放式婚姻的失败,十分讽刺的是,离婚之后她和一个在「野燕麦计划」里认识的人长时间地在一起了,想从一夫一妻制中解脱的她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也许一夫一妻制真的是灵长类动物对生存繁衍的最佳选择。开放式婚姻似乎真的是个难题,不然也不会只有「精神忠诚、肉体自由」的萨特与波伏娃被人们翻来覆去地挂在嘴边了。


罗宾 · 里纳尔迪



没看够?

长按二维码关注《人物》微信公号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着你



提交公众号
提供中文世界最好的人物报道.

人物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人物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