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一位“非主流”博士的非常人生路——关于考研、读博、找工作、联系海外博后的原记录

2016-09-05小木虫

一位“非主流”博士的非常人生路—— 关于考研、读博、找工作、联系海外博后的原记录 


      主流的博士,至少是二本起点,本硕博一路走来,毕业时也不到30岁,进高校公司研究所海外博后,随心选择,从容应对,因为还有大把青春可以挥霍。而我,第一学历大专,拼死的考研考博,最后36-7了才博士毕业,虽然发了四篇文章,平均单篇影响因子大于11,还包括一篇Nature子刊,最后也几近穷途末路.........


        【一】考研


        大专毕业后,我在中国最基层的乡镇高中,一教6年。那个时候没想考研,一个同事考了5次都没考上,受打击的不仅是他自己,还有我的信心,让我觉得考研太难了。后来,为了晋级需要,我参加成人高考,考上了教育界老大——北师大的函授本科,在北京的日子我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考研。但我对考研了解不多,买了本《风雨考研路》,根据书里的过来人的经验介绍,买了一皮箱的考研参考书,带回家后就开始了我的风雨考研路。


        那个时候我的课还比较多,一周能达20多节课,还要备课批改作业,我只好抽时间学习了。为了避人耳目,我把单词书的封皮换成教科书,以免同事知道传出去影响不好,拿着书,有时间就背几个单词。我的英语基础很差,当时的大专不开英语课,所以我只有高中的底子,考研还要考听力,我就反复听。就这样,在学生厌学逃课中背单词,在同事喝酒打麻将中练听力。但如此一来,我觉得效率还是太低了,然后向校长提出能不能请几个月假,校长说只能请1个多月,再长不行,要么调走。我想了3个小时后找他,说我要调走,他说调走容易,想回来就不容易了,我说我知道。然后,我把工作调到一个邻村的小学,成了一名小学老师。那小学是我的母校,通过关系找个人替我代课,我请假去了合肥。和我另外一个函授班的同学一起,在合肥租了个房子,每天6点起床,跑步1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每天至少15个小时,坚持了3个月,报名的时候要回家,然后就在家自学。我同学在我走后,一个人在合肥独守空房,后来他继续坚持了1个多月,也回家学去了。报考的时候也没信心,因为中科院的公费多,所以我报考了最远的中科院新疆理化所,超出分数线30多分,但复试发挥不好,调剂到中部的一个“211”。读硕士时,我发了2篇文章,其中一篇因子2点多,也是所在实验室文章发得最好的了。


        读研期间决定考博,报国内TOP10的南京高校,结果我的英语差2分,只能找工作了。后来阴差阳错,我进入一煤化工国企上班。我硕士做的化学实验,都是烧瓶啊,试管啊,上班的第一天看到的就是巨型的化工管路,一下子懵了,工作环境也很差,硕士也下生产一线四班三倒,而且危险,在我走后据说发生了几次意外事故,数人殒命。我想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决定再次考博。那个时候公司还在建,事情不多,带我的班长是我老乡,和他说好后,我就在公司外租了个房子自学。为了省钱,找个小的顶楼,春节过年也没有回家。房间里连个桌子都没有,我就在靠窗的暖气片上放了块木板当书桌,很暖和。报考的时候为了保险同时报了国内TOP10的南京和上海高校,都考上了,想着上海导师名气更大,放弃了南京,开始了上海的漫漫读博路。




       【二】读博


        我开始读博时年龄都32了,等毕业的时候都35、6了,第一学历又是大专,工作也不好找,想想就很迷茫。读博的时候导师要求极严,我当时表现不好,家是河南的,年龄大,有自己的主见,很难被导师驯化,一度被列为实验室最不听话的三人之首。


        第一学期,我尝试了很多课题,都无疾而终。第二学期,我接着要毕业的一个人的课题发了一篇JMC,但接下来又一年多什么都做不出来。找导师讨论,导师说,给你这么多课题你都做死了,你还能做什么呢。那段时间,我很焦虑,天天早上醒得很早,就在床上想idea,一个周都能想出10几个,但不保证能做出来,所以也不敢给导师说,小文章导师看不上,大文章也做不出来。后来我给导师说,换体系做吧,做碳材料试试,把实验室的发过的材料,找个电化学性能。但之前的碳材料就是形貌特殊些,性能并不好,导师一直说是我做的材料纯度不高,我把反应条件全改了,纯度提高了,但性能还是不好。想想如果做碳材料,还得做3篇才能毕业,而接着之前的体系再完成2篇就行了,就和导师说,我还是做之前的体系吧,导师同意了。后面导师又提了一个很牛的idea,我做了半年还是做不出来,但做的过程中出来个新颖的形貌,但导师不感兴趣,说没意义,最多发CC。我坚持着,说用到XX上性能会很好,但我并不敢确定是不是真好,只是和同学讨论过。于是我和别人合作,性能越优化越好,直接超过当时发到Jacs、AM上的同类材料。当时想投Angew,导师不让,我就投AM上了,在大年初一的时候,收到拒信,其中5个审稿人,2正3负。我不服,我的东西不比他们的差,凭什么不能发,等开学后和导师说,重投吧。导师也没信心,但支持我重投。我按审稿意见逐条回复,补了些实验重投过去,合作的导师说,你要做好改投的准备,不过最后还是接受了。


        后面我又不知道做啥好了,导师说“这个东西别人没做过,你做吧,我心想这个太难了,但不敢说。想起之前做了半年多没做成的碳材料,把它的模板拿过来用,中间我发现了一个新的前驱体,顺利地做出一个新的形貌,也发现了这个材料的一个新性能,算是完成导师的目标。到此,我加上详细的解析,估计能发Jacs、angew,但导师不满足,使劲挖掘,要冲Nature。后来我投Nature了,送审了,被拒了,因为觉得不太可能,所以一直没什么感觉。审稿一正一负,负的说没应用,导师集实验室的所有力量,找应用,还是找不到。后来写了20多页的申诉意见,重投,还是一正一负被拒,负的说可以投Nature material或者Nature Photonics,但主编为了支持Nature Communications(简称NC),建议我们投NC,17天就接受了,就是这篇文章改变了我的后面的路。这个时候我博士已经四年多了,和我一个实验室的都要毕业答辩,导师说投Nature的文章不能公开,不能答辩,10月底终于接收了,开始预答辩,盲审,等12月份的学位。


 


      【三】找工作


        在NC没接受的时候,只有JMC和AM,我联系过一个江苏非省会的211的A校,一个副院长说可以进他的团队,给讲师,我告诉他我有一篇Nature在投,即使不中也可以发一篇子刊,他说那就等等吧,到时候给我申请特聘副教授,带家属。于是我等啊等啊,后来Nature没中,NC接受了,我去找他,他告诉我院长2个月前换了,之前的院长同意给我特聘副教授带家属,但新院长不同意,院长看我简历上还有一篇Angew在投,要么等中了再讨论。我当时没把握,也不想等了,给他说副教授也行,院长又说,家属的本科学历太低了,不好解决,他要问人事处,后来沟通了,按副教授往上报,写个申请请求解决家属工作。等了一个多月,一直没回复,我打电话问,他们告诉我说我们那一批的校长都没批,前期进的人太多了。又等了10来天打电话问,说校长给我的批示是没有出国经历,建议学院引进有海外经历的人员。我把简历投到另外一个学院,有几个团队想要,但我说了我的这段求职经历后,他们觉得还得报校长审批,都说不能要了,同时建议我最好出国,哪怕一年就行,也算是有海外经历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的Nature中了,如果我NC早接收2月,如果……可惜没有如果。


        在和A校院长纠缠的时候,我也投了南京的211的B和C校,以及上海的211的D校,他们也都通知我去面试。后来A校学院往上报了,觉得没问题,就告诉他们说,我这边弄的差不多了,面试不去了,后来A不行了,又重新联系了B校,院长为我一个人专门安排了一个试讲,试讲后,有一个老师当时提出,我应该出国,搞得我很尴尬,我本来是要找工作的嘛。那边招人是以进团队的形式,但对口的团队一个就是提议我出国的,另外一个想留自己的学生,最后没人接收,我灰溜溜的离开了,在回去的路上我就收到了不能录用的消息。这期间我也参加了上海的D校的面试,试讲分两部分,科研成果介绍和任选一门讲课,下面有学生打分,他们所给的课我都没有上过。周3的时候我决定参加面试,中间花了1天的时间从网上下了些PPT,做了课件,练了几遍,周5就试讲,最终我通过了学院的试讲。学校的试讲3个月集中一次,各个学院一起,当时全校51个人参加,最后通过30多个,我是其中之一。那个时候我的文章有JMC、AM和NC了,我想要副教授,院里也同意,他们和人事处也帮我争取了几次,但人事处那边一直不同意。海外回来的可以走绿色通道,即评即聘,我只能赶9月份的大部分,到时候破格申报。院长答应给我破格申报,即使我上不了,院里也会把待遇补齐。我很感激他们,但我还是担心人事处或者学校到时候破格不了,院里也没任何办法,所以一直下不定决心。后来就过年了,我和家人商量了下,说不行就去吧,到时候再说。这段时间,南京的C校通知面试,觉得和上海的相比也差不了多少,那边的副教授估计也不容易,所以我就没去试讲,放弃了。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错过了上海的应届生落户,等年后往上报的时候,D校人事处说你这个应届生走不了,看看人才引进吧,然后就放在那里了。这个时候,中部的985的E校有个人才计划,还是年前投的简历,他们告诉我入候选人名单了。如果最终入选,可以先签副教授,然后送到国外的顾问教授那里培养1-2年,都是美国名校牛组,这个颇有吸引力,我也认真准备了。一同参加这个面试的就我一个是土鳖,其它的都是海归博士、博士后,都发了Nature子刊或者PNAS,他们一周安排一个人面试,我被安排到最后,轮到我的时候,人事处的那个人他太忙了,再招个人专门负责这个事情。好吧,等了2个周,招到了,这个人办事效率很高,但海外的几个顾问教授约到一起不容易,又耽误了3个周,终于约好了面试时间。面试用Skype,用英语,我有些紧张,英语也不好,所以表现得不够好。最后中方的负责人也是院长告诉我,这个政策人事处那边有分歧,不想招国外的人了,因为要有海外培养过程,想招海归直接副教授、青千之类的,可以直接入职的,他后来说再帮我问问。这种情况,我就不报任何希望了,就再也没问过了,他们也没和我联系,就不了了之了。


        这期间也有中部的国内TOP30的2个985高校,给我副教授或者副研究员,但想想还要从头经过院面、校面、人事处、校长等等手续,每个学校搞下来都2-3个月了,都不想再弄了,再加上我爱人的亲戚都在上海,在上海留校的话,也有类似的计划,就是但还没有正式的文件,从申请到批下来要小1年的时间,实在是不能等了,想想不行就D校算了。但后来还是有些担心,如果破格不了,一步步的PK副教授,我年龄超35了,不能报青基了,只能申请面上或省基,省基据说也不好申请,面上要和教授副教授PK,也很难,所以我上副教授也不容易,想想这些困境,干脆出国得了。 


 


       【四】联系博后


        这个时候我的第四篇文章Angew也中了,还有一篇文章至少也能发个CC吧,想着如果出国,就去一个名校牛组,积累2年再发2-3篇AM、Angew或者Jacs的文章,加上我目前的NC、Angew、AM、JMC、CC,回来看看能不能去一个差不多的学校当副教授或者教授。然后我就开始着手联系,先把全球前20名的高校相关院系地毯式的扫荡一遍,前50名的只选了些牛人,主要是美国、加拿大和瑞士,英国签证考雅思就没考虑。


        多伦多的大学的一个大牛在我发信后15分钟就说对我感兴趣,约我面试,还说周末要来中国,我想既然这样,见一面吧,聊的还可以,1h,还说欢迎加入他的课题组,谈了将来的课题,就是我硕士从事的方向,然后问了我目前老板的联系方式。3天后,我给他写信,问下进展,他说等我老板的反馈,然后可能再检查1-2个推荐信,就可以谈offer。一周后,我问老板,他要推荐信了吗,老板说,没有啊,他回去查了下邮箱,其实我面试回来的第二天,就要了,不知道我老板怎么给忽略了,然后让老板赶紧发过去,我随后写信也解释了一下。面试完后都3个多周了,那边一直没说行不行,我后来催了下,他说他想招那个领域做得更深入的,我硕士可能做的太浅显了,没办法,大牛要求高,这个没戏了。


        ETH的一个刚建组的对我也有兴趣,先要了2份推荐信,然后我问他下一步进展,他说考虑几天,好像很勉强,3周后让我面试。我的Skype号给他发过去,他没加我,到约定的时间我一直等,以为他那边有事,过了30min,他写信说他忘了告诉我的Skype号了,然后加入,视频。不巧的是,期间软件出了几次错误,重启了3次,本来想给他好好讲讲我的研究内容,也整得没气氛了。他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英语口音也重,我听得不是很明白,所以草草收场,前后也就15min,一周后那边还没动静,我问了下,他说我不是最后的候选人,好吧。


        美国的好难申,估计我的定位也有点高,基本都没有位置,有一个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大牛要去韩国一个没听说过的学校,我同学就是做他这个领域的,说他是业内世界TOP级的人物,如果是他,他就选择这个机会。而我还是有名校情结,因为我的出身不好,回来怕人家不认可,所以放弃了,现在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后来,有一个南洋理工的小牛让等到7月份,说有基金可能会下来,一个康奈尔的非要8月底来上海,不面聊不确定offer,还有个阿贡国家实验室的,说9月份还没联系好的话让我一定联系他。因为我前面的两次面试这么有把握都没搞定,这些后面的这个更是不报什么希望了,都也不想等了。


        实验室的师弟们也被我打击得不行了,说发这么好的文章都找不到好去处,整得他们也都没干劲了。在学院里,因为我的文章也算知名人物了,见了面就问,怎么还在这,我都无言以对了。和我一届的人陆陆续续的都走了,室友是同窗,去了南京的211,高高兴兴上班去了。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前途不敢想,因为一想就睡不着,每天不到6点就醒了。从去年的8月份,四年的学制满了,延期的学生没了补助,老板的补助也停了,后面我就靠奖学金活着了,因为我的文章,得了3W的研究生国奖,还有其它的一些小奖,算是对付着活过来了。


        这个时候,D校的人事处打电话问我去不去,我说和学院、人事处因为职称的问题还没沟通好,他让我抓紧点,马上就放假了。不管怎样,我还是非常感激他们,都这么久了,还没忘了我,我也不是故意拖他们,因为我实在是没想好。怎么办呢?选择D校?还是继续坚持找博士后?


        就在这时,我也投了一个老板的熟人,德国马普所的一个导师,没给我回信,我以为没戏了,就又写了封邮件,提了些idea吸引他的兴趣。但还是没有回,后来我准备让我们老板给我推荐下,和老板说的时候,老板调出来一封邮件,我一看,不就是我写给那个人的吗?原来,他认识我们老板,直接转发给他了,咨询下他的意见。老板说我不是最优秀的,不像本校的那些小孩那么聪明,但很能干,很勤奋,还说我有自己的想法,意思是不像本校的小孩那么听话。都是实话,我的确不够聪明也不够听话。


        后来我还是确定去马普所了,其它的一些机会也准备放弃了,折腾了这么久,我也累了。年近不惑,我再一次踏上不归路,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年龄大了,拼不过本科就出国的海归,拼不过漫山遍野的80后教授,不去幻想杰青、长江了,我只想做到最好的自己,不浪费生命就行了。


 


        【五】结束语


        我是农民的孩子,什么活都干过,做实验再累也累不倒我。每天早上8点多到,晚上10点多走,周末无休,最多的时候1天能做80多个样品,3h用SEM拍了100多个样品。临近毕业的最后2年,过年都没回家,即便我的文章是组内迄今最好的,但我一点儿都不认为自己优秀,我还有很多东西不知道。


        无论我个人怎么努力都可以,我感到唯一对不住的就是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爱人和孩子。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支持我求学上进,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我爱人在老家很落后的一个小镇上教学,婚后一直聚少离多;儿子在我读硕士时出生,现在8岁了,由她一个人带,每次在一起的时间都屈指可数。因为我没有固定下来,她也没法辞职跟随我,一直以来,只能以微薄的工资(一个月才1000多)支撑全家的生活(我硕士自费、没补助,博士还好些有了助学金,但维持全家往往入不敷出)。所以,我想用我的付出给她们带来更好的生活。为了安慰她,我给我爱人说,你等着,等我Nature中了,我找个好工作,也把你带过去。这样,她们就很开心,连我儿子都对他的小伙伴说,他真正的家在XX。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知道,一直以来,他并没有真正的家。后来,我的Nature没中,那边的家自然也就没了。我最终的选择又一次鼓起了他们的梦想,我希望不会让他们再失望。


        感谢我的父母、家人、朋友,感谢培养过我的老师们,和我一起奋斗过的实验室的兄弟姐妹们,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给我鼓励和支持,祝福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备注:认识我的人请别公布我个人信息,不认识的人不必试图猜测文中涉及到的人和学校,我只是把我的故事讲述出来,给大家一个借鉴,也为我的这段遭遇画个句号,然后好好继续赶路。



长按识别二维码

下载最新版小木虫APP




提交公众号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始创于2001年.面向高校科研群体、企业研发人群,致力于为中国科研提供免费动力,已经成为国内最有人气的专业学术科研第一站!

小木虫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小木虫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