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微雨过,小荷翻

2016-08-22潮起潮落
微雨过,小荷翻



清晨雨后,在新加坡裕廊东的日本花园里遇着一池夏荷,和一只在荷塘边驻足赏花的白鹳。

甚是喜欢。



雨后的晴空,如被画家刷上一层均匀明亮的湛蓝,平静而单纯。唯有湖面的风,让初阳显得茁壮,水面闪闪的鳞光像出征将士身上抖动的铠甲,不喧哗但是有气势。



这一塘荷,在这里也不知已经花开花败了多少年月。赤道的热情是永恒的,而荷花出淤泥踏红尘,也总是一身净洁。


如果说那一袭长裙的白荷是杨过终南山中孑然清冷的姑姑,那这粉色小荷的灵动,则像赵敏,甜美飘逸,又带些调皮娇嗔。


但此物究竟是荷是莲?翻查一下,才知道荷也即是莲,莲亦称为荷,同属莲科。难怪杨万里那两句脍炙人口的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中,既说莲,也说荷。



倒是睡莲与莲原来并非同类。贴于水面生长的睡莲属于“睡莲科”,而被托出水面轻逸婀娜的荷,属于“莲科”。据说在植物科学中,不同科就属于不同家族(Family)。



荷花的花瓣一般较大,花枝亭亭玉立于水面时,风姿卓越,因此也被称为水芙蓉,水宫仙子。既是仙子,行迹自然也不凡。



从初露尖尖角、到含苞娇羞、以至盛情绽放后的零落残缺,荷都随心随性。风过,粉瓣飘零,与风执手在湖面荡起微微涟漪,而后随光阴葬身水底,似乎也只是在说,人生的缘来缘去不过如此而已。



莲花有莲蓬,睡莲则没有。莲蓬中有莲子,莲子与“连子”谐音,这“子孙满堂”的寓意一直颇得天下华人心仪。


才情倜傥的苏东坡就极爱莲子,曾诗《莲》:


城中担上卖莲房,

未抵西湖泛野航。
旋折荷花剥莲子,
露为风味月为香。


从前,在夏末的杭州西湖边上就见过卖新鲜莲蓬的。那莲蓬丰满肥硕,十分诱人。可惜当日匆匆经过,否则,真当在西子湖上泛舟野航,随手折来莲蓬三两颗,躲入接天碧莲里,露为风味月为香。




图/文:晓



 
潮起潮落,微雨小荷香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潮起潮落间,时光的小脚印.

潮起潮落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潮起潮落的标签

广告一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