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微信公众号

夏日消暑的仙人草

2016-06-21潮起潮落
童年夏季的午后,时常穿着背心小裤衩趴在地板上。院里树上的夏蝉在烈日中好不烦燥,还没脱去一身盔壳的,扯着嗓门喊:“热了......热了......”,已经一身轻松的则烦不胜烦,回复说:“知了......知了......"



在知了此起彼伏的对唱中,地板上看似昏昏欲睡的裤衩小孩,其实满心期待。期待巷口突然传来清脆而悠扬的敲碗声。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声,便可使巷里好多小屁孩都突然睁圆双眼,竖起耳朵。



然后小巷会突然热闹起来。有拖鞋声啪嗒啪嗒往巷口而去;有吵着跟爸妈要一两毛钱的,快点快点呀;也有讨不到钱开始大哭大闹的。何方的神圣呀,只是碗边轻轻一敲,便已打破炎夏午后的单调。

巷口的大榕树下, 此刻有从四方随敲碗声而来的街坊老少,包围着一辆破旧单车。我对单车后座上的大陶钵总是充满遐想。里头,有如黑水晶一般神秘的海洋。许多年后,当我真正在深不可测的海面上航行时,仍旧觉得,海再怎么深,都深不过没有尽头的遐想。



而当大陶钵中的黑色海洋出现在一只小瓷碗中,上面还沾一层六月的白雪,好多小孩纯色的双瞳里满满都是季节赋予的梦。瓷碗上,一只骄傲的大红公鸡,仰首挺胸,与碗里苦中带甜的草粿一起走进童年无法磨灭的记忆中。


这种用“仙人草”熬制而成的黑色果冻,潮汕人称之为“草粿”,广东人称之为凉粉,在新加坡则被直接称为“仙草”。


在常年如夏的赤道,各种品牌不同包装的仙草,被整整齐齐地陈列在超市的货架上。然而,我却极少去买。赤道的仙草,即便没有一层六月殷殷洒洒的雪花儿,每一口也都甜得很均匀。





要说,那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没有季节的滋味,就仿佛丢失了记忆的暗号,竟甜得有些呆板。



图、文:晓

 
潮起潮落,夏安


阅读原文
提交公众号
潮起潮落间,时光的小脚印.

潮起潮落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潮起潮落的标签

广告一下^_^